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九天栗魔印
    门外站着一个白衣女子,泛着暖暖的白光,而在我旁边站着的是九姑娘阿夏。www.Pinwenba.com

     阿夏看着门外的白衣女子,身上的气场如海,缓缓流动,波涛汹涌。

     “还来做什么?”阿夏问。

     “幸得曾先生相救,我才得新生,特来拜谢”,门外的白衣女子声音婉转动听。

     阿夏平静的点点头,“曾家后生刚刚睡去,不要惊扰,你的心意,他自会知晓。”

     “劳烦转告曾先生,我一定恪尽职守,守护圣物,守护乌兰姑娘,他日若曾先生需要,一声召唤,千里赴约,”白衣女子说完冲阿夏行了一个便礼,转身走了。

     是她!我坐了起来,一下子睁开眼睛,仿佛是梦。

     “九姑娘,原来那红光是你,谢谢!”我心里默念。

     “不必如此客气……”,耳边传来阿夏的声音。

     我闭上眼睛,心理一阵踏实,看来乌兰已经把新的阵法布好了,“乌兰,愿道祖保佑你,愿佛祖保佑你,愿长生天保佑你,愿一切神灵护佑你,我那草原的恋人……对不起……”一股热泪涌出了眼角,顺着脸颊流下,渐渐变冷。

     这一晚,我又失眠了,一个人躲在沙发上,放肆而任性的流着眼泪。这个沙发上,我曾经抱着果果同眠,如今我在这里为乌兰流泪,曾杰啊,你到底有几颗心?

     我睡到下午,一睁开眼睛,许墨很调皮的托着下巴正在看着我。

     “我睡过头了?”,我坐起来。

     “哥哥,你睡着的时候,很可爱”,她笑着说,“我现在不仅仅羡慕隋姐姐的身材了,也羡慕她有这么好的一个男人。”

     “你才多大!”我点点她的鼻子,“有什么可羡慕的,我不是个好男人。”

     “因为你和乌兰姐姐的事?”她笑。

     “你怎么知道?”我惊了一下。

     “哥哥,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她看着我,“我被那灵体伤害了,然后你去破那个局,可昨天咱们见面后,关于破局你什么都不说。我就知道,你不想提一定是因为心痛,肯定这几天有了一段让你刻骨铭心的经历。”

     我看着她,这丫头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

     “天不亮我就醒了,想给你煲粥,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什么?”

     她一指院子里,“那个伤害过我的女人站在那里,仿佛变了个人,她好像是奉命守护你,直到看到我,她冲我笑了笑,然后走了。”

     “哦……”

     “还有,你半夜哭的时候我也听到了,但你也不说梦话,于是我就坐在你身边静下来去感知你的心境”,她很俏皮的看着我,“我感觉到两个名字,一个是乌兰,一个是果果,你好像对乌兰有很大的歉意,而你对隋姐姐的思念太深太深了,深的都透到骨髓里了……”

     我没说话。

     “哥哥,给我说说你和乌兰姐姐的故事吧,别把自己闷坏了”,许墨像个大姑娘一样,突然变得那么善解人意。

     我勉强笑了一下,“好。”

     我断断续续的讲了很久,她一直安静的听着,听到后来不时的抹抹眼泪。

     “就那么走了?”她看着我。

     “不走能怎么样?”我抹抹眼泪,“我有女朋友的,再说了,她是女祭司,不能结婚,她有自己的使命,就是守护乌兰妃的圣物,祭祀月神。”

     “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她给我拭去眼泪,“哥哥,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许墨第二天就回广州了,我恢复了一段短暂的清静生活。每天就是看书,练功,休息,偶尔约凌晓雅一起喝茶。

     至于那个青铜印,我查遍了资料也没找到它的信息,上面的文字也让老同学徐静鉴定过了,她说不认识,这是似是而非的蝌蚪文。

     到底是什么?

     泽山咸,通过这一卦分析,这是一个古老家族给我的一个信号,一个投石问路的信号,一个东南方向的古老家族,遇到一个解不开的谜题,有意无意向我投来一个信号,到底是什么谜题?

     我给许墨发了个短信,“送你青铜印的朋友,最近是不是家里出了变故?”

     不一会她回复过来,“嗯,她爷爷过世了,还有个弟弟因为吸毒被抓了。”

     “如果两天内她要见你,不要见她!”

     “可是,我已经答应她明天见面了,哥哥,你看出什么了?”

     “她家的事情很大,你解决不了,我担心你!”

     “我明白了哥哥。”

     我想了想,拿印泥,在一张纸上印下印纹,用手机拍了给凌晓雅发过去。

     不一会,凌晓雅电话过来了,“这印纹你从哪得到的?”

     “朋友送给我一个印章,就是这个印纹,你认识么?”

     “这是九天栗魔纹!”。

     “小雅你怎么了?”

     “赶紧来找我,我把地址发给你,见面再说!”她挂了电话,很快我收到一条短信,是她的地址。

     原来她就住在那个艺术区附近!

     一个多小时候后,我到了她的家里,这是一个干净的大一居,收拾的非常干净,整洁,一股淡淡的香味沁人心脾。

     她给我倒了杯茶,坐下直入主题,“带来了么?”

     我把青铜印从包里拿出来递给她,她接过去仔细看了半天,轻轻放下,发了会呆,“这是九天栗魔印!”

     “从来没听说过这个印,是什么来头?”我赶紧问。

     “道家有一个古老的教派,修行法门特殊,威力极大,他们供奉的主神是一位女神,叫四面女神,据说这个女神有一个法宝,能让天魔颤栗,叫九天栗魔琴!”

     “和这青铜印有什么关系?”

     她看看我,“四面女神的法相非常神秘,只有有限几个道行极高深的才有资格看到。唐朝的时候,这个道派的一位高人制作了四枚印章,分别用四面女神的四件法宝命名,并以特殊法门炼养,四个印章上的印纹,就是四面女神法相上四个法宝上的神秘纹理。”

     “这是其中之一?”

     “四枚印章是飞灵印,金轮印,巡天印和九天栗魔印。”

     “这么说,这印可太有来头了”,我努力克制住激动的心情。

     “九天栗魔印降魔之力第一,这宝印很少人知道,失传千年了,难道送你印的这个人不知道这印的来历?”

     “会不会是赝品?”我问。

     “不可能,这纹理太特殊了,而且你能感受到里面的气场,这不是印本身的气场,而是封印九天栗魔纹的气场,一旦解开,这印威力极大,这是做不了假的。”

     我想了想,“小雅,这印我要不要还回去?”

     “不行”,她神色凝重,“一是如果原主不知道这印的来历,万一保护不好那很危险,二是既然这印有缘到了你手里,你就是它的新主人,这是天意,不是人情。”

     “那我送给你!”

     她笑了笑,“绝对不行,这是你的印,上天给你,一定有机缘,我可不能收这么重的礼!”

     我点点头,“师父跟我说过,古代的很多法宝是用的印纹来赋予力量,很多印纹都是来自天界,我一直以为是传说,没当回事,小雅,是不是真的这样?”

     凌晓雅静静的看着我,不说话。

     “怎么了?”

     “你们曾家祖传的一部书,《分合阵诀》,在你那里吧?”

     “你怎么知道我们曾家的秘籍?”

     她淡淡一笑,“你是我们祖师的血脉,你忘了我们两家什么关系了?”

     “可这跟印纹有什么关系?”我不解。

     “你可知我们祖师当初为何出家修道?”她凝视着我。

     “这个不知道。”

     凌晓雅站起来溜达一会,似乎在思考什么,想了一会她把灯关了,然后又坐下,我给你讲讲当年的真相吧。

     我更精神了,“好好好!”

     她又想了想,起身走到书橱前,从顶上取下一个盒子,小心翼翼的打开,里面是一副画。她摆好香炉,点燃三支檀香,跪下掐指诀,闭上眼睛。

     外面的月光进来,照在她身上,她跪姿很美,仿若圣境仙女在虔诚的祈祷。

     过了一会,她收起指诀,“曾杰,过来跪下。”

     我走过去跪在她身边,也掐起指诀。

     她站起来,将画小心翼翼的展开,画上是一个清逸绝伦的女道士。

     她把画挂在墙上,转过来和我一起跪好,“这位就是我们的祖师,也是你的祖先。”

     天,这就是我的老祖奶奶?画上的女道士仙风道骨,眉清目秀,一手拂尘,一手掐着指诀。

     我静下心念,空寂神识,按道家之礼三跪九叩,这是参拜仙师;然后再按俗礼,给老祖奶奶凌燕波磕了九个头。

     凌晓雅一动不动,我能感受到她身上慢慢散发出一股柔韧的气场,这气场仿佛漫布虚空。

     “随阴阳,合虚空”,凌晓雅轻轻的说。

     这话像一把钥匙,一下子打开我心底一把隐藏万年的锁,刹那间我感觉自己融化了,消失了,与她合在了一起,与虚空合在了一起,与阴阳融合,与道体同在。

     不知过了多久,我慢慢恢复了神识,一边的凌晓雅也出了定,磕了几个头,起身把画像恭恭敬敬的收好,小心翼翼的放回原处。

     “起来吧,跪了一个时辰,可觉得腿麻?”

     “一个时辰?不可能吧,感觉……”我顺着她的手指看了看表,果然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我站起来,没有一丝的不适,她欣慰的看着我,“老祖奶奶的子孙,果然有修行的天分。”

     “小雅,你这是?”

     “坐下,我把当年的真相告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