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旅行2
    晚上八点,我和老驴上了火车,从北京出发前往西宁。这趟列车是特快,大概要开二十多个小时。很久没坐火车了,我们都很兴奋,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火车承载着太多的青春记忆。

     火车开出北京站,我给老鲁叔发了一条信息,“老鲁叔,我和老驴正在出发去西宁的路上,黄大庆那边您可以答复了。您坐飞机过来,三天后咱们西宁见。”

     既然这事必须得办了,那就没必要答应那边拒绝这边,反正他们早晚都得知道。丁小雨那天的话让我想开了很多,不管我对这种事情怎么看,在那些人眼里,这只是生意。这次的事情很大,那就让他们两边都出点血,一起买单吧。

     老驴睡了一觉,凌晨三点多醒了,拉着我到车厢连接处抽烟。

     “哥们儿,你身体顶得住吗?看你都不睡觉。”

     “车一晃悠我就睡不着”,我点着一支烟。

     “那会应该让龙姑娘给买两张卧铺,那还好点”,老驴看看我,“哎,她送咱们上车时那神情可不对,怎么着,你们吵架啦?”

     我看他一眼,“少扯淡!什么吵架,她是不想我管这个事!”

     “有啥内幕?”他凑过来。

     “这次的事”,我看看两边车厢,“挺大,挺危险,你怕么?”

     老驴嘿嘿一笑,“咱不怕事儿大,就怕没事儿。有咱跟着你,就没有办不成的,放心吧!”

     抽完烟回到车厢,发现我的座位被一个女孩给占了。

     “妹妹,这是我的座!”

     “对不起,我站了几个小时了,所以……”,她赶紧站起来。

     我打量她一番,看样子像个大学生。

     “你是学生?”

     “嗯!”

     “到哪?”

     “西宁。”

     我点点头,“那你先坐吧,我再去吸根烟。”

     老驴跟我又回到车厢连接处,“那小妮子看着挺简单的,哎,你不会一直让给她吧?”

     “我没那么伟大”,我点着烟,吸了几口,“咱们三个轮流坐,一会我回去就让她坐你那,你趁早回去再睡会,不然一会有你累的。”

     “操,你不早说!”老驴给我留下一盒烟,赶紧溜回去了。

     半夜的火车上,外面黑乎乎一片,车窗上只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和偶尔一些灯光飞驰而过。我此刻什么都不愿意想,就想静静的放松自己。等到了西宁,先好好玩儿两天再说,这些日子一直紧张兮兮的,是该行路远方,进行一次无牵挂的旅行了。

     站了一个多小时,我回到车厢里,那女孩正在打瞌睡。我犹豫了一下,没好意思叫醒她,转身又回到了吸烟的地方。

     “这一盒烟,未必够”,我自嘲的笑笑。

     天快亮的时候,有人在后面拍拍我,我回头一看,是那个女孩。

     “醒啦?”

     她点点头,“谢谢你大哥哥,你站了一晚上了,快回去休息会吧!”

     “那你呢?”

     “我睡好了,现在体力充沛”,她笑笑。

     “我的工作需要经常熬夜,习惯了”,我看看她,“你是西宁人?”

     她摇头,“我家在青海湖边,你去过吗?”

     “没有,你是蒙古族?”

     “我是汉族,对了,我叫梁文,文章的文,你呢?”

     “我叫曾杰。”

     梁文点点头,“我记住了,哎对了,我请你去餐车吃早餐!”

     我看看表,“有点早吧?”

     梁文笑了,“就得趁早,晚了就没位子了!”

     我们来到餐车,果然已经坐了很多人,梁文看准一个桌子,拉着我坐下,“我经常买不到有座位的票,就是靠到餐车来蹭位子坐一会,曾哥哥,想吃什么,随便点!“

     老实说,餐车里的东西实在不好吃,还特别贵。我点了三明治和牛奶,梁文又加了两份皮蛋瘦肉粥和两屉小笼包,一盘花卷,三碟咸菜。

     “咱们吃不了这些的!”我说。

     “我很能吃的”,她不好意思的笑笑。

     “谢谢你,请我吃这么丰盛的早餐”,这么点东西花了二百多,我都有点舍不得,可她一点也不在乎。

     边吃边聊,一顿早餐吃了将近两个小时。她告诉我她妈妈是蒙古族,爸爸当兵去的青海,她家祖籍河南等等。

     后来列车员来轰我们了,她不好意思的看看我,“光顾着跟你聊天了,忘了你都一晚上没休息了,你快回去睡会吧。”

     “你呢?”

     “我再去找个车厢站一会,没准还能碰上像你这么好心的人呢”,她笑了笑。

     “得了,我昨天就跟我哥们儿说好了,轮流让座给你,你跟我回去吧!”我打着哈欠。

     实在太困了,我再次坐下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感觉好像果果在我身边,我本能的想往她肩膀上靠。没等靠上突然清醒过来,旁边的是梁文,不是果果,于是赶紧坐好了。

     几次这样下来,梁文有意无意的往我身边靠了靠,“曾哥哥,要不要我借你个肩膀?”

     我迷迷糊糊的摇摇头,“谢谢……”

     后来我做了一个梦,草原上,千军万马从一个高坡上俯冲下来。我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在我的身后,有一支金盔金甲的的军队。这时乌云遮住了太阳,一股寒风袭来,尘沙骤起。身后的军队擂起战鼓,雄壮威武中带着无限的苍凉。突然一个白衣的古代女子从天而降飞到我身边,抓住我的衣服将我带到高空。我惊愕之余看着脚下的战场,金甲军的弓弩手们开始轮番齐射,而那支草原骑兵,不断被射的人仰马翻,却又英勇无畏,前赴后继……

     老驴拍拍我,“哥们儿,醒醒,快到啦!”

     我睁开眼睛,看看身边的梁文和站在我旁边的老驴,“到西宁了?”

     “还有半小时!”老驴看看梁文,“哎妹子,站起来,该咱坐了!”

     到西宁的时候是下午,三点五十多。梁文坚持要请我和老驴吃一顿饭,于是就在火车站附近的一家清真馆子里,请我们吃了一顿烤羊腿。

     吃完饭,梁文要去找同学,而我们要去酒店投宿,彼此留下电话,分道扬镳。

     酒店是龙姑娘给我们定的,两间豪华套房。我进了房间,洗了个澡后躺床上就睡着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一阵敲门声把我吵醒了,穿上衣服开门一看,是老驴。

     “哥们儿,还睡哪,早饭你都没吃,午饭也不打算吃啦?”

     “我就是想睡觉……”

     “咱总得出去玩玩吧?”老驴进来关上门,“我刚才问楼下的小服务员了,说塔尔寺不错,咱去那看看?”

     “你自己去吧,我就是想睡觉”,我不住的打着哈欠。

     “靠,火车你还说要先玩两天,你不会准备睡两天觉吧你?”老驴纳闷。

     “我对那些景区没什么兴趣,好不容易换个环境,能让我心无挂碍的睡会觉,哥哥你就成全我行不?你想玩自己去,让我睡两天,成不成?”

     老驴想了想,“你等等,我去打个电话!”他掏出电话进了卫生间。

     我躺在床上接着睡。

     刚要睡着,他出来了,嘿嘿一笑,“曾爷,咱给你找了一个小妞做导游,人家正往这来,你还好意思睡么?”

     “什么小妞?”

     “梁文那同学,学旅游专业,昨天火车上跟咱说的。嘿嘿,听说那妮子长得不错呢,这不,刚才咱跟梁文一说,她说那丫头正送她上车。现在,人家正打车往咱们这赶,你去是不去?”

     “操!”我猛地坐起来,“你丫有病啊?麻烦人家干嘛?”

     老驴诧异的看看我,“曾爷,你没事儿吧你!都出来了,光睡觉不是可惜了吗?”

     我无奈,“得了哥哥,我错了,我就不该跟你说什么出来先玩两天的话!”

     梁文的同学叫马伊娜,是个漂亮的回族女孩,两个眼睛非常水灵。她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两点多了,我们请她吃了饭,然后她就开始给我们做起了导游。

     当天在西宁市内转了转,吃了些特色小吃,第二天她又带我们去参观了塔尔寺和附近的一些景点。马伊娜姑娘不愧是学导游的,讲解的非常专业,老驴听的很认真,我却一直提不起精神。

     “曾先生你没休息好吗?”马伊娜纳闷。

     “也不是,可能是高原反应吧,这里已经属于青藏高原了吧?”

     “算是吧,不过……”马伊娜笑了笑,“没关系,看完下一个景点咱们就回去,晚上你早点休息。”

     终于回到酒店,吃过晚饭,马伊娜回学校了。临走我塞给她一千块钱,她说什么也不要,说梁文是她同学,这是应该的。送走她,我回到房间里澡也不洗了,直接躺床上就睡着了。

     其实隐约之中,我也体会到了一些不对劲。这两天困的实在邪性,没有理由。迷迷糊糊中又开始做那个草原战场的梦,又是一个白衣女子将我提到半空中,我惊愕的看着脚下,金甲军的箭雨将草原骑兵射的七零八落,人仰马翻……

     “曾家后生,醒一醒……”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

     我猛地清醒过来,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刚才那个声音,是九姑娘阿夏的声音。

     我回回神,盘腿做好,静下心来。一个年轻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我身边,是阿夏。

     “上次在地宫中,多亏了九姑娘救我,一直没向您道谢”,我说。

     阿夏淡淡一笑,“不必客气。那蒙古王妃甚是厉害,我也奈何不得她,若非那姑娘以死相拼,我救不了你。”

     “九姑娘谦虚了……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你这次应承之事,很是凶险,万要仔细。”

     “还请九姑娘指点一二,曾杰不胜感激。”

     阿夏略一沉吟,“此事,皆由薛姓而起,千年血债,怨灵不服,以你今日之修为,数日之后,自当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