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迎风客栈
    当老驴终于平静下来,心平气和的把余大双送到院里时,大门一开,黎爽领着李丹进来了。李丹上身换了一件大红色休闲装,下身牛仔裤,一条银狐狸尾巴作为腰带系在腰上,看着格外精神又奇怪。

     余大双的眼睛一下子就黏在两个女孩身上,“这两位美女好漂亮呀!”

     “别挑战咱的耐性,快走快走!”老驴不耐烦的推着他,同时冲俩女孩嘿嘿一笑,“老板,美女,快请进!”

     我在客厅门口打量着李丹的装束,黎爽看我不看她,不太舒服,“哎,小七爷,说句话呀!”

     “哦,请进!”

     坐下之后,我依旧打量李丹,看的李丹很不好意思,“小七爷,您看什么呢,是不是我这衣服穿的有问题?”

     “李小姐,我实在不明白,你干嘛弄个狐狸尾巴别在腰里?”

     李丹更不好意思了,“前天不是那什么了么,我想穿点大红辟邪,后来我就琢磨,狐狸尾巴应该也能辟邪吧,围在脖子上太热,就当腰带了,不妥吗?”

     “不必这样。”

     李丹点点头,赶紧把狐狸尾巴解下来。

     “我带李丹来是想问问,什么时候能去张家口?”黎爽说。

     “可以,我下午收拾下东西,明天一早就动身。”

     “那感情好,李丹的意思也是想明天,就是怕你不方便”。

     “方便”,我看看李丹,她也正看着我,“明天上午九点来接我们吧!”

     “好的!”,李丹松了一口气,从手提包里取出一个红包,里面应该是一张银行卡,站起来双手捧着递给我,“小七爷,小小薄礼,不成敬意,请您收下。”

     “你这是干嘛?”我看看黎爽,“你没跟她说?”

     黎爽耸耸肩,“说了,她没意见,但……这是她的一番心意,她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收下吧!”

     “小七爷,只是略表寸心,等事情办完了,必有重谢,还请您多费心!”李丹毕恭毕敬的。

     弄得我很不好意思,“李小姐,我说了不收其他的,心领了!”

     “这个请您一定要收下,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就是一份心意,您别想多了。”

     李丹不住的看黎爽,那意思请黎爽帮她说句话。

     黎爽笑笑,“曾杰,别推辞了,李丹一片诚心,再推辞可就矫情了。”

     “我说了不要,你们这是……”

     “小七爷,您别推辞了……”

     正这时,老驴进来了,见我们这阵势,他凑过来,“这容易,美女,给我吧,咱替他收!真是的,钱的事哪用曾爷亲自过手!”

     李丹看看黎爽,黎爽点点头,李丹像见了救星,赶忙把红包递给老驴,“有劳了!”

     我也不好再说什么,客气了几句也就算了,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太较真弄得气氛尴尬了,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何必?

     “那就这样吧,你们先收拾,明天一早李丹过来接你们,我就不过来了”,黎爽站起来,“曾杰,你给我好好的回来,答应我……”

     最后这句说的很暧昧。

     她们走了之后我就开始收拾东西,这次必须轻装简行所以收拾起来也简单。转星旗,玛瑙,红线,翡翠八卦,想了想我又让老驴去中药店多买点朱砂。

     虽然还没看过李家的石头屋子,心里也有了个大概的方向。这次要多准备辟邪的东西,风水上需要的估计不会太多。那个风水局里形成的阴煞力量很强,即使打散了也只是暂时,有风水局在它很快就会恢复元气。这不是普通的阴煞,风水局是它力量的源泉。之前这个阴煞的本体应该一直是护佑李家,不知是出了什么问题,让阴煞显了煞性,这也是我到张家口首先要查的问题。

     直到晚上十点多老驴才回来,满头大汗,“曾爷,我找了十多家中药店一共才凑了三两多朱砂,够不够?”

     “不够,剩下的让李家解决吧”,我回头看看阿呆,“明天你替我去开会。”

     “我?”阿呆指着自己鼻子,“替您开会?”

     七号院那个会议明天还得继续,人家这么捧我,我要是明天突然不去了也没个交待,那真有点不识抬举了。

     想到不识抬举,我得给老鲁叔打个电话,跟他简要的说一下,让他带阿呆去开会。

     “钱谈好了么你就去?”老鲁叔有些不悦。

     “七号院老当家都给办好了,我也是身不由己”,我顿了顿,“就让阿呆以我助手的身份跟您去,您是我长辈,在这个圈子里也这么多年了颇有名气,代表我去跟大会做个交待最合适。”

     我一捧他,他语气明显好多了,“呃……这个名气嘛,叔是借你的光,不过话说回来在这个圈里三十来年了,认识我的人还真不算少,行了,你放心去办事,北京这边有叔给你打理,哎对了,七号院老当家那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怎么安排的?”

     “这个不好细说,总之您放心就是了,亏不了咱们!”

     “那好,那明天我就带那个……她叫什么来着?”

     “她叫……”,我看看阿呆,“全名叫什么?”

     “爷,我叫谢玉琳”,阿呆说。

     “她叫谢玉琳,就说她是我助手!”

     打完电话,阿呆一脸憧憬,“爷,我升级做您助手啦?”

     老驴过来一拍她屁股,“曾爷是省略了几个字,是‘助手的娘们儿’,你丫有那福分,能给曾爷当助手?”

     “别欺负人家!”我瞪了老驴一眼,吩咐阿呆,“去了少说话,让那老家伙说,你就跟着看热闹吃饭就行了。”

     第二天八点多李丹就到了门口,但不进来,看来李家很有规矩。九点多我们收拾好了正式出发,阿呆抱着老驴依依不舍,老驴无比的兴奋。

     “爷,大概多久回来?”

     “来回九天!”

     李丹惊异的看着我,“这您也能知道?”

     出二环,走德胜门,上了高速一路飞驰。路上非常顺利,三个多小时后就到张家口了。

     一路上我话很少,基本都是应付李丹的,老驴在后座上鼾声如雷,这二百五昨晚又把阿呆折腾半宿。

     李家在张家口市区有房子,但我们没去那,李丹从外环绕一下就直奔西北。快天黑的时候我们到了一个镇子上,小镇不大,很繁华。

     我懒得问这是哪儿,是哪儿又有什么关系?

     李丹把车开到一个风格粗犷的馆舍前停好,“小七爷,唐先生,咱们就在这休息吧,这店是自己家的。”

     店门前一块高大的石头,上面刻着四个大字,“迎风客栈”。

     我不禁皱眉,这个店不干净,转念又一想,估计是想试试我们吧。

     李丹很热情的把我们带到店里,大堂很精致,仿若江南水乡,所有服务员清一色古装,像是穿越到了古代。

     早有几个小厮打扮的服务员迎过来帮我们拿行李,一个很秀气的女孩引导我们上楼,“三小姐,膳房按您的吩咐已经安排好了酒宴,三间上房也已准备妥当,两位贵宾稍事休息就可以入席了。”

     老驴摸摸这,摸摸那不住的赞叹,“不赖,真不赖,哎我说妹子,咱是不是一会也得跟你似的换身古装去吃……哦去赴宴哪?”

     女孩笑了笑,“上房中已为您备好了衣服,换与不换,悉听尊便。”

     “赵瑶,你给唐先生带路,我带小七爷去他的房间”,李丹吩咐。

     原来这女孩叫赵瑶。

     “好的三小姐,唐先生这边请”,赵瑶的笑容和声音一般温柔。

     “嘿嘿好好好,不对,你得叫客官才对!”老驴笑嘻嘻的。

     “好,客官,您请!”

     我一把拉住大摇大摆的老驴,右手迅速的掐指诀在他后背上画了道符拍进去,再拍拍他肩膀,“唐大官人,一会见!”

     等他们走了,李丹也领着我来到我的房间,门上一块蓝底金字匾上面用隶书刻着两个字“琴韵”。

     进了屋把东西放好,李丹轻松了些,“小七爷,委屈您就住这吧,您先洗个澡,然后咱们去吃饭。”

     我看看这个屋子,非常不错,是个套间,里面是卧室,外面客厅与卧室之间还有一个小隔间,里面一张精致的单人床。

     “怎么,这还有丫头睡的地儿?”

     李丹笑了笑,“来这住的一般都是些外地的老板,官员之流,多半是带有秘书的,这个单人床古代是陪房丫鬟住的,现在多是秘书们住,照顾领导也方便。”

     “哦,不错,想的真周到,可惜我没带丫鬟”,我讪笑。

     李丹微微一笑,“小七爷,我就住您隔壁,一会您洗完澡我再来。”

     我点点头,送她出了门口,等她进了房间我顺便看了一眼,她的房间叫“盈芳”。

     我回屋进了浴室,一个大木澡盆里早就放好了热水,上面洒满了鲜花瓣。试试水温,刚刚好,我长长的伸了个懒腰,三下五除二脱光衣服,轻轻的进了澡盆。

     舒舒服服泡了个澡,一身的疲劳都消散了,昏昏欲睡中精力开始复苏。我闭着眼睛放松着自己的身体,精神却一直戒备着,等待着。

     果然,一股莫名的奇香悄悄飘进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