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第三只貔貅
    我进了咖啡厅走到她对面坐下,她早已给我要了一杯咖啡。

     “辛苦你了”,她放下杂志。

     “哪里,很有意思”,我拿出三个信封递给她。

     “这是你的。”

     “给你代班而已,怎么是我的了?”

     “我没出力,充其量就是介绍了一下,你我之间不必客气吧?”她看着我,清澈的眼神让人如沐春风。

     “既然不必客气,那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不要争执了,不是我的我不会碰,你收好吧”,她淡淡一笑,“这个比不上给人破局,但你生活清淡,也足够你用些日子的了。”

     她这是要借代班来点我,告诉我我这样也可以生存,也可以过的很好?

     “谢谢你的点拨”,我收起信封。

     “我哪有那么大本事还能点拨你”,她笑的很干净,跟果果不一样的美,“不过我们修道之人,修行是我们的本分,世间的一些事情我们还是不要参与太多为好,这是我们凌家的祖训。”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我喝了口咖啡,“能叫你小雅么?”

     她点点头。

     “小雅,我知道你本事很大,这几天我过了一下你的生活,觉得有点可惜。你成天给这些人解决这些小事,不觉得大材小用么?”

     “世上无小事”,她看着我,“对他们来说,这些都是大事。”

     “这样的生活更适合你,游离内外,逍遥自在。”

     “你也可以,只是暂时还不行”,她看着窗外,“你该走了,她快到了。”

     “你电话还没给我。”

     “第三个信封里。”

     路上我打开第三个信封,里面是一叠人民币,大概三千多,还有一张小纸条。拿出纸条,上面写着一个电话号码。

     “谁给你的?”果果问。

     “替朋友代班的报酬”,我说着掏出手机记下号码,随手给她发了一条短信,“曾杰。”

     很快她回复了,“记下了,勿回复。”

     我收好手机,“宝贝,有结果了么?”

     “连着三天请假的,只有文萱”,果果说。

     “杨雪呢?”

     “她没事,正常上班,我专门还去瞧了她一眼,一切都正常。”

     “这么说就是文萱了。”

     “什么意思?”

     “知道她住哪么?”

     “她在海淀那边的一个女子公寓住,具体的我不太清楚。”

     “也许我们能从文萱身上找到破局的关键。”

     火眼貔貅的三个小阵是相辅相成的,必须都和事主有密切关联才行。那天文萱在办公室风流,想必是布局的人安排的。如果这是一种经常**件,那么文萱就一定是局线。把第三个小阵布置在隋光远情人家里,然后这个情人还和另外的男人有关系,这样火眼貔貅就可以源源不断的把隋光远的财富和运气转移到另一个男人身上。

     冯爱国?他会是做局的人么?

     这个人这些年发了横财,每年几千万,没有火眼貔貅,没有文萱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可是隋家损失的财富何止这些?以火眼貔貅局的能力来说,这点好处太小了。做局的肯定不是他,是另有其人。这人很会算计,冯爱国暴富的同时,也会分担火眼貔貅带来的副作用,甚至如果这个人够高明,他可以把火焰貔貅的伤害大部分转给冯爱国。用一个替身,等火眼貔貅到了必须破的时候,一可以用来转移视线,二可以替自己分担风险,而代价就是一个女人文萱,背后的这个人实在精明。

     不管背后的人是谁,先破了局要紧,怎么才能进文萱的家呢?明说?可取么?

     整整一晚我都在思索这个问题,翻来覆去。

     果果坐起来推推我,“你怎么啦?”

     “我得跟你爸谈谈!”我也坐起来。

     “谈什么?”

     “谈女人,明天帮我约你爸!”说完我心里踏实了,倒头躺下很快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中午,隋光远请我吃饭。席间无话,简单吃完之后,我拉开了话匣子。

     “隋先生,我和果果关系很不错,所以我对您说话吧总有些放不开,但是咱现在在办事,有些话我说了您别介意。”

     “小七爷,有什么话尽管说,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隋光远很认真。

     “您公司总部那个文萱小姐,跟您关系很密切吧?”我直说。

     隋光远表情一僵,一阵尴尬,“呃……是,我们关系是挺密切的,你我都是男人,我也不避讳了。”

     “前几天,她在您办公室过夜了?”

     “呃……是,我和她有一个来月没在一起了,所以那天有点情绪激动。”

     “能说说您和她的故事么?”

     隋光远想了想,“她大学毕业就进了光远集团,不久我们就在一起了,直到现在。”

     “经常在办公室么?”

     隋光远很不好意思,“早先那几年是,后来就不多了,平时我都是去她家。”

     “您有她家的钥匙吧?”

     “嗯,她对外说住在公寓里,其实六年前我在那附近给她买了套房子,那才是她的家,公寓她很少住。”

     “我能去她家看看么?”

     “可以,她下午不在家,怎么小七爷,您怀疑她?”

     “没有,只是有点疑问,想确认下。”

     “除了文萱,您还有别的情人么?”我看着他。

     他沉默了十几秒,“还有祁红,果果的小姨。”

     “没有别人了?”

     “别的不算情人,都要一一说清吗?”

     我看着这个老男人,尴尬已经触及到了他的自尊心,我没有继续问下去,也许是一种男人的体谅吧。

     “去文萱家里看看吧,现在就走!”我站起来。

     文萱的房子很精巧,两室一厅,装修得非常时尚。一进门,一股风尘气息扑面而来,很是魅惑。这就是隋光远的藏娇金屋,温柔乡。

     我脱了鞋,光着脚转了转,没发现什么异常。主卧的床头,有一副油画,画的正是屋子的女主人文萱的人体。我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真是很魅惑的女体,摸了摸她的床,我耳边若有若无,传来阵阵女人的喘息声。

     这屋里的壁纸,家具,摆件,灯饰,处处透着风情,透着诱惑,住在这样的屋子里,文萱的桃花不旺才怪。

     “这风水是谁给设计的?”

     “黄淼,他说这样文萱就能旺我”,隋光远很不好意思。

     的确会旺你,旺了你再来坑你,可怜的文萱,就这么成了男人们明争暗斗的工具。这些被用在生意场名利场的女孩子们并非都像别人看起来那么光鲜,可这就是生活,仍旧有大批的漂亮女孩争先恐后的挤入这个游戏圈子。

     “黄老师对您到真是忠心耿耿啊”,我笑了笑,“当初他镇在钢琴里的玉片是为了什么,您能告诉我么?”

     “这个……”他面露难色。

     “我不关心您和政界的关系,只是他当时布置那个局,一块阴玉是不够的,想必客厅水晶吊灯上也布置了一块吧?”

     他没说话,冲我一挑大拇指。

     我抬头看了看文萱卧室的吊灯,这个明显要小很多,精致很多,可是这粉红色水晶吊灯上,没有任何风尘之气,却有阵阵火气。

     在这样的布局里,这就显得很突兀了。如果黄淼要用风水来催淫,那么这灯是个关键,可是现在恰恰反过来了。

     我搬了个凳子,站到高处观察这个水晶吊灯,看不出任何异常。

     “您开一下吊灯!”

     隋光远按下开关,灯亮了。粉色柔光,非常漂亮。

     还是没有任何异常,观察了一会,我眼睛都快花了,刚想下来,无意间一抬头,屋顶的灯影里,赫然一只非常写意的貔貅,而眼睛部位恰好是从灯里透过来的粉红光斑。

     第三只貔貅!

     从凳子上下来,我指了指房顶,“灯里藏着一只貔貅。”

     他点头,“这是黄淼布置的,说这样可以和家里的招财阵合成一个系统,能让文萱给我旺财。”

     黄淼说的没错,的确可以,不过这样一来,这就很可能构成火眼貔貅局,难道他不知道?黄淼,你在贼喊捉贼?

     不对,这不是第三个小阵,时间上不对,功用上似是而非,难道仅仅是巧合?

     回来的路上我看着外面的风景反复整理思路,三个貔貅招财阵,表面上看足以构成火眼貔貅局。那时间怎么说?文萱的年纪和成局差了太多,这样一来她只能被排除?真正的第三个貔貅会在哪?

     “文萱去哪了?”我问隋光远。

     “她参加了灵修班,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每天都去那请她老师给治病。”

     我没话说了。

     见我沉默,隋光远又问,“小七爷,您是不是怀疑黄淼?”

     “水落石出之前,谁都可疑。”

     “不可能是他”,隋光远斩钉截铁。

     “您那么有把握?”我看着他。

     “我们二十年的交情了,他是什么人我最清楚,不可能是他!”隋光远神色凝重。

     我淡淡一笑,无话可说。

     回到家里找出地图,把隋家,光远总部和文萱的房子标注出来,勉强可以构成一个等边三角形。难道这也是巧合?

     可房子才买了六年,而火眼貔貅局起码成了快二十年了,时间上怎么也不对。祁红没有别的男人,文萱年纪又不对,到底局线在哪里?

     “似是而非,似是而非……”我反复品味这个布局,不可能这么巧合,如果不是黄淼,难道是他也被做局的人无形中左右了?

     刹那间我明白了,原来这是个**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