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九姑娘2
    阿夏一愣的瞬间,刺喇一声,喇嘛撕开她的胸衣,一刀刺进阿夏的左胸。

     阿夏疼的一声闷哼。

     喇嘛不管她,刀快手快,几下掏出了阿夏还在跳动的心脏。

     “啊!”阿呆大叫一声抱住了老驴。

     “怕了?还听么?”我说。

     “那么大本事,怎么就这么容易被人害了?”老驴无限惋惜。

     “既然你们害怕,那就不说了,回屋睡觉。”

     “您继续讲吧,我还是听完吧,这样更睡不着”,阿呆怯生生的看了老驴一眼。

     “怕什么,傻媳妇,不是还有你驴哥么?”老驴得意洋洋的搂住阿呆,其实他自己脸也有点发白。

     “那我可继续了”,我静了静心继续讲。

     阿夏眼睛失神的看着喇嘛抓着自己的心脏。喇嘛从土司手里接过一根人形黑根木,把黑木放到阿夏胸前的伤口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剖开心脏,把心脏中的血倒入手心,抹到黑木上。

     “这可是千年不遇的人形根,跟这女娃子一样稀有”,土司淫笑着看着阿夏的胸口,“可惜了,刚才应该先给她破身再杀她。”

     知府凑过来,“必须是处女,一旦破身,上师就不能做法了。”

     随着喇嘛做法,阿夏的意识带着一股天大的怨气飘入了人形根中,与之慢慢融合,合为一体。

     突然外面一阵闷雷,瞬间起了大风,风顺着风口吹入密室,阿夏含着血布一声长啸,气绝身亡。

     喇嘛吓了一跳,见阿夏已经气绝才放下心来。

     知府和土司赶紧凑过来,“上师,怎么样?”

     “接下来,要让这木根晒七七四十九天月光,吸收太阴之精华”,他看看阿夏的尸体,“还得当心,这女娃子的尸体如果七天之内诈尸,那就不好办了。和尚带来了镇尸铃,一会给她压在身上就万无一失了。”

     喇嘛说着取出一串金铃,这是西藏密宗的镇尸铃,走到阿夏尸身前从她胸腔伤口里拔出了木根。阿夏突然一口血喷到喇嘛脸上,喇嘛吓得向后仰倒,土司赶紧扶住他。

     阿夏睁开血红的眼睛,“杀了你们!”

     “诈尸了!”知府大叫。

     阿夏诡异而阴森的一笑,闭上了眼睛,头又一次垂了下去。她的冤魂趁着三人慌乱的空档飘了出去。

     第二天晚上,城里的鸡狗牛马都疯了一样叫了一晚上,天亮之后人们发现,衙门里死尸遍地,一百多口人竟然没有一个活的,土司和知府都死了,喇嘛不知所踪。

     “阿夏干的?”老驴忍不住问。

     “阿泰,也是阿夏”,我喝口水接着说。

     阿夏本来就有巫术和道术,再加上被喇嘛激发出的怨气和恰好至阴的时辰,这一切让阿夏没变成魔傀先变成了更强大的一种灵体,巫灵。

     “巫灵?解释解释!”老驴明显的很紧张。

     “巫灵,有点类似与道家的鬼仙,但是比鬼仙力量强大,怨气冲天,阴狠毒辣,有点接近魔道了”,我解释。

     “真的有这些呀?”阿呆说。

     “娘们儿哪那么多废话,听着!”老驴一瞪眼。

     阿呆赶紧点点头,“爷,您继续!”

     巫灵类似鬼仙,有意识,能自由行动,有神通。阿夏成了巫灵之后,就去山里找到了孪生姐姐阿泰。阿泰跟她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又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是最适合的附体。

     姐妹俩结合之后,就进城杀了官府里的一百多人,夺回了黑木根。之后每天晚上,阿泰都到山顶,把黑木根放到一块巨石上不断的冲着月亮参拜。拜了七七四十九天之后,黑木根成了阿夏的附着体,有了附着体,阿夏的巫灵就可以无论白天晚上自由出动,杀人千里之外了。

     “那个喇嘛呢?”阿呆问。

     “他知道巫灵的厉害,所以一早就跑了,躲到了五台山一座喇嘛庙里,不久之后就死在了庙里,死的很惨,心被挖了出来。”

     “痛快!肯定就九姑娘做的吧?”老驴一脸兴奋。

     “还听不?”我不耐烦。

     “你别废话了”,阿呆瞪了一眼老驴,“爷您快讲。”

     从那之后,当地很多官员都死于非命,还查不出死因。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都欺负过阿夏寨子里的苗人。

     那些苗人被欺负后,就去山里找阿泰哭诉,一般三天之内,欺负人的官员就会丢掉性命。这个事情越来越大,新来了三位知府要么就是死在任上,要么就是提前罢官,而且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

     事情传到广西布政使那,他大发雷霆,派了军队来剿灭阿泰,军队在山里搜了一个来月,不但没发现她,军队里却损失了上百人。

     广西布政使一看不敢怠慢,把这个事报到了京里,于是朝廷调派多位僧道前来除妖。

     几位和尚道士来了也没用,阿泰仍旧是不见踪影,而巫灵却四处出现,最远的在京城都有过显现,就差直接去找皇上说理了。

     这时一个年轻的道人游走到了这里。

     “肯定是咱家老祖宗吧?”老驴又忍不住。

     我没理他,继续说我的。

     为了躲避官府,阿泰在阿夏的指点下来到了阿夏修炼的小道观。巫灵力量强大,但需要不断的汲取灵气或者血气才能维持,所以阿夏不断的四处显现,杀人来汲取力量。

     这年轻道人就是后来进入钦天监的曾仪,我的老祖宗。曾仪当时才二十多岁,正在四处游方,听说广西巫灵肆虐,于是就来看看。

     他随着巫灵的气息,找到了那片小树林,树林自然挡不住他,没多大功夫他就穿过树林来到了道观前。

     他见到阿泰的时候正是晚上,阿泰正在拜月。

     曾仪找了个地方坐下,静静的等她拜完月。阿夏却早就发现了曾仪,于是跟曾仪展开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斗法。

     “怎么斗的?”这次阿呆又忍不住了。

     “不知道,书上没写,反正阿夏服了。”

     “操,哪那么多废话,让曾爷讲”,老驴又看看我,“咱老祖宗怎么让她服的?”

     不知道是被打服了还是因为阿夏师父曾经的预言,反正阿夏最后是服了。

     据《玄谱》记载,当时我老祖宗曾仪是这么说的,“尔为巫灵,实情有可原,汝本……”文言文原文不记得了,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我知道你很冤枉,可你做巫灵也没有前途,而且每个月要杀那么多人,残害众生也是不对滴。不如这样,我帮你化解这段冤孽,帮你找一个安神之处,你也可以早脱苦海,你姐姐也不用跟着你躲躲藏藏受累了!”

     曾仪收服阿夏之后,把她的巫灵附着的黑木根带到了终南山,藏到一处龙脉上的龙口洞之中,据说那龙口洞正上方有一棵大树,大树的根系钻入了山洞,包裹住了黑木根。阿泰独自在那树下住了一年多才离去。

     阿夏幸存的族人中也有巫师,他们用阿泰教的方法,去阿夏修炼的道观外树林里取根木,雕成阿夏的样子,再用一定的方法供养,非常灵验。但是据说,终南山那棵树做成的阿夏雕像更灵验,当然了最灵验的还得是山洞里的阿夏巫灵本体。这种巫术一般人不得知,因为融合了巫术,道术和阿夏本身的灵力,三种力量合一而成。所有的咒语传自阿夏的巫灵,所有的仪式传自阿泰,阿夏是阿甲的第九个女儿,所以这种巫术就被称为“九妹祝”了。

     “讲完了?”俩人异口同声。

     “嗯,就这么多。”

     “那阿泰呢?”阿呆问,“是不是和曾仪在一起了?”

     “对呀,我说曾爷怎么一会会看着有点少数民族血统似的呢!”老驴一拍脑袋,“肯定后来阿泰是跟咱祖宗好了!”

     “扯淡!”我瞪他,“曾仪老祖宗有老婆,娶的是江南名门之女。”

     “你还不许人老祖宗有个婚外情什么的?”

     “我觉得也是,阿泰那么漂亮,阿夏又那么感激曾仪,没准姐妹俩配合一下报答曾仪呢”,阿呆认真的说。

     “行了二位!”我赶紧制止住阿呆的话,“嘴下留情,暂别乱盖,这可不是胡说的!”

     阿呆赶紧捂住嘴,点点头。

     这时候收到一条短信,果果发来的,“需要聊一晚上么?”

     得!把她忘一干净!

     我赶紧打过电话去,“你在哪?”

     “我在三楼坐着呢,你们聊了几个小时了?还没聊完吗?”果果平静中带着一点抱怨。

     “你吃东西了么?”

     “吃过了。”

     “我把你给忘了,都回来了……对不起果果!”

     “曾杰你有种!”她咬牙切齿的,“那我回去了!”

     “别介,我去找你”,我边说边穿鞋,一边冲老驴比划。

     “不用!”说完她挂了电话。

     “咋着?闹别扭了?”阿呆问。

     “回来再跟你们说吧!”

     我火急火燎的赶到晚上吃饭的地儿,那家店还不错,这么晚了还灯火通明。

     一口气跑上三楼,四处寻觅,看不到果果的身影。

     我静下心来,掐指算了算,这丫头应该在厕所。我拦住一个服务员问清了卫生间的位置,又给了她一百块钱,把她胸前插着的鲜花揪下来,迅速找到卫生间,在门口等着。

     女卫生间今天人还不少,不断的有少女大妈进进出出,都像看西洋景似的看着我。

     过了二十来分钟也没见果果出来,我请一个妹妹帮我进去看看,不一会女孩出来说,没人回应她。

     肯定是生我气了,靠近女厕,冲着里面大喊,“果果,是我,对不起,你在里面吗?”

     有人在后面一拍我肩膀,“哎,你有病啊,嚷嚷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