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幻珠
    我双腿一使劲,身子整个翻过来,迅速的爬到她身边,“哪呢?”

     “那,好大的蛇!”她钻进我怀里。

     借着手电的光亮我看了看,“不是蛇,是蛇蜕!别怕别怕!”我安慰她。实际上我心惊肉跳的,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蛇蜕,看样子仅宽度就足足有半米,那这蛇得多大?

     “这么大个,肯定在附近吧?”

     “你又乌鸦嘴!”

     她赶紧捂住嘴巴。

     我看看怀里的姑娘,小鸟依人,瑟瑟发抖,惹人怜爱,“老板,你动不动往我怀里钻,回过头来还骂我流氓,您这可不合适,以后得改改!“

     黎爽一把推开我,“没正经!流氓!”

     “有蛇吗?有人吗?”下面有人喊。

     “是蛇皮!”

     “先把我拉上去,出去你俩再**行不?”老驴嚷嚷。

     我们一起使劲,把老驴拉上来,“蛇在哪呢?我看看有多大。”

     黎爽一指蛇蜕。

     “我操!”老驴一愣,赶紧拜了拜,“这么粗的蛇,肯定已经成了龙了。操,太他妈帅了!”老驴感慨。

     “等出去你再感慨吧,咱们快点上去,前面不知道还有什么”,我看看黎爽,“跟紧我。”

     越往上石洞越光滑,看样子是那条大蛇给磨得。我边爬边祈祷,“道祖爷保佑,千万别让我们爬到大蛇睡觉的地方去。”

     爬了十几分钟后,前面又是一个平地,很紧窄,我用手电一照,是石阶“找到出口啦”,我悄悄的说。这时候再兴奋也得按耐住,不然不知道会惊动什么惹来麻烦。

     我按耐住了,可后面那两位没有。

     黎爽还好些,哽咽了一声,“谢天谢地!”

     老驴一阵狂呼,“万岁曾爷!”声音在石洞里扩大了很多,阵阵回响。

     就在这回响中,我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异响,轻微的异响。

     不好,我赶紧加速往上爬,“跟紧!”

     往上又爬了三四米,前面也没路了。一块平整的石板封住了石阶的出路,我用手托住石板一使劲,石板被我推开,一股腥臭味扑面而来。

     我顾不得鼻子难受,赶紧往上爬,出来一摸,周围都是平整的石板,再一看,到了养灵楼B2的地宫石室了。

     这就是我得到书信的那个石室,我迅速爬出来,然后把黎爽和后面的老驴都拉出来。

     “黑蛇!”

     “早知道你会叫”,我等老驴出来了,用石板盖上出口。

     “快走,后面有东西!”我拉了一把正看着黑蛇害怕的黎爽。石门还开着,我们正要出去,地上的石板打开了。

     盗墓的中年人爬出来,疯了一样从我们身边跑过,蹿到了门外面,后面紧接着两个年轻人也都跟受了刺激一样,“蛇!蛇!蛇!”

     他们刚出去不久,外面传来一连串惨叫,寂然无声了。黎爽又钻进我怀里,吓得脸都白了。

     老驴从她包里掏出防暴枪,“出去还是?”

     “外面有护陵八魇,内外都不安全,让我想想”。

     没等我想出什么,一条半米来粗的巨蛇幽灵般从洞口钻了出来,两个眼睛如同两个绿灯泡,探下身子看着我们,嘴里的芯子一吐近三十厘米。

     我愣那了,我们都愣那了。

     这么大的家伙,只有在电影中见过,在老人们的传说中听过,此刻竟然真的有这么一条,如此近距离的打量着我们。

     我现在明白了,我们开始看到的大珠子,根本不是我身上那颗,而是这巨蛇的眼睛,当时它正隐藏在沙子里。

     “我不想死,曾杰,我不想死,我爸爸妈妈……”黎爽泣不成声。

     “蛇大哥,刚才咱可还拜你了。咱是说脏话了,可那是咱口头禅,咱们可是算交情,你不会那么不仗义吧?你记得不,咱可一个劲的夸你帅呢!”这个二百五似乎不怎么害怕,还跟大蛇论上关系了。

     我制止住老驴,把黎爽推到他身后,右手掏出北斗转星旗,左手掏出那颗翡翠珠子,双双举到它面前。

     那蛇本能的后退了几分。

     “如果是你的,你就拿走,如果要发怒,别连累这姑娘和这二百五。你的珠子是我拿的,和他们无关,我是曾家后人曾杰!”

     听我提到曾家的时候,它又退了几分,紧密的监视着我们。

     没办法,硬着头皮试试吧!我把珠子放回怀里,掏出内兜里的令牌,慢慢向他走过去。

     蛇低头凑过来,我身上僵了。它几乎与我平视,两个绿眼看的我心里一阵冰凉。

     看了我片刻,它开始往外钻,很快石室都被它占满了,我们被挤进了一个小角落,我和老驴背冲外,拼命保护着墙角里面的黎爽。

     最后,它看了我一眼,钻出石门走了。

     我们呆若木鸡,过了一会老驴晃晃我,“它走了,没事啦!”

     “原来它也是想出去”,我回过神来,溜到门口观察一番,外面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地下的灰尘也干净了很多,被蛇蹭的。

     “几点了?”

     “四点十五了”,老驴说。

     “下面空气不好,咱得快上去。天快亮了,估计八魇也该走了,咱们上去吧,真要是碰上咱就拼了。”

     “放心,有咱在,谅他们不敢造次!”老驴雄赳赳气昂昂,又是一马当先。

     一路平安无事,我们钻出棋盘。天色蒙蒙亮了,以上次的经验看八魇应该不会在这了。

     刚才那三个人去哪了?是跑出去了还是躲起来了?

     黎爽体力严重透支,我让她在棋盘上休息会,在她周围给她布置上一个小阵法。

     “你跟我上去,咱们找找那三个人,别是藏在上面了”。

     “藏上面也得吓傻了,找他们干嘛?咱么还不如歇一会等天亮了回车那呢!”

     “看样子他们是一直远远的跟着咱们”,我心想这些人还真能耐,不愧是走江湖的。

     “妈了个B的,说得对,咱还是去找找,别再天亮了跟着咱回基地”,老驴从包里掏出防暴枪和电击器。

     “你歇着,看到什么都别怕,等我们回来”,我对黎爽说。

     她点点头,“我还用抹土么?”

     “今天不用了。”

     我和老驴沿着楼梯慢慢走到二楼,一路戒备仔细检查每一个房间。都检查完了,什么也没发现,我们松了口气。这时候老驴往下一看,连忙一拍我。

     我一看,算山,武将,鬼王,怼巫四位正围着睡着了的黎爽摩拳擦掌。

     “你引开两个,剩下两个我对付,然后再来帮你,怎么样?”“长的齐整那两个归我,他们叫啥?”

     “武将,算山。你收好这符,找机会贴他们身上就行,操,老子就当他们是废铁,到时候重新炼就是了”,我掏出一把符递给他。

     老驴袖子一撸,接过灵符,“交给咱了!”紧跑两步到楼梯口,对着楼下破口大骂,“那个什么武将,还有那掌柜的,老子在这,把脑袋伸过来,妈的,老子一巴掌拍死你丫的!”

     武将和算山看他一眼,没搭理他。旁边的鬼王不干了,“操,哪蹦出来个不要命的,老子弄死你!”他身形一闪就到了老驴身边,伸手就抓他。

     老驴十分灵活,泥鳅似的钻进了一个石屋里,鬼王紧跟着追了进去。

     我掏出转星旗和八卦镜,大吼一声,“别欺负小丫头,有本事冲我来!”

     “这小子厉害”,算山说。

     “奴家去会他”,怼巫飘上楼来,后面紧跟着武将。算山犹豫一下也跟了上来,“先办了他,再收拾那个傻子。”

     我眼睛一亮,抖开转星旗,八卦镜一照,迎面而来的怼巫被我照的一个趔趄。

     “围上他!”武将大吼。

     三个魇灵围住我就要开打。

     突然石屋里一声惨叫,是鬼王的叫声。怼巫一看,赶紧飘去看看究竟。

     我趁这个空,八卦镜一照武将,另一手转星旗直抽算山。武将不怕我的八卦镜,迎上来抓我。我胳膊一麻,八卦镜脱手掉到地上。算山被我逼的一阵后退,我赶紧回身又抽武将,武将虽然很横,可对转星旗也无可奈何,忙不迭的躲避。

     我伸进兜里准备掏灵符,不小心带出了一个东西,我手快,赶紧接住。

     手掌一摊开,一阵绿幽幽的光,算山和武将一看大惊失色,撒腿就跑。

     我还没回过神来,鬼王跑出来了,一看我手里的珠子,也是大惊失色,一蹿就没了踪影。

     怎么他们都怕这个珠子?我猛然想起来,这不是普通的珠子,这是幻珠!

     青龙报天局里有两颗龙珠,一颗真的,一颗假的。假的就是幻珠,是开始布局时用来引龙用的假龙珠,虽是假龙珠也必定是非常稀有的宝珠才行。原来刚才那条巨蛇就是守护幻珠的,只要幻珠在地下,它就不能出来。今日天数已到,幻珠重见天日,它也终于可以完成使命离开流沙迷宫了。

     八魇并不懂得龙珠有真假之分,这幻珠和他们的镇体同时入局,他们见到幻珠就以为是见到了龙珠,有龙珠在,神龙就一定在附近,难怪都吓跑了。我松了一口气,多亏这个宝贝,不然纵然脱身,以后做局也是麻烦,还得重新炼养。

     突然石屋里一声尖叫,怼巫惊慌失措夺门而出,迎面看见我手里的幻珠,吓得她直接化作一阵白烟消散了。

     “操,还没完事,你跑什么跑?”老驴一声怒骂,提着裤子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