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第二天下午他们离开了那家山脚下的私人宾馆。虞柏谦没带她回江城,而是带着她去了离这里不远的一个温泉度假村。

     一路上他什么都替她想到。换洗的内衣,泡温泉要穿的泳衣,毛巾牙刷,甚至是一双穿着很舒服的很适合她养脚的毛茸茸的拖鞋。他的挑剔也在这时候显露了出来,为了买到适合她穿的泳衣,他把度假村附近的几个商店都转了个遍。

     辛蕙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跟着他。

     晚上八!九点他们才去泡的温泉,花园走廊,一个个露天池子,隐在假山或树丛后面。他们选了个中温池,规规矩矩泡了两三个小时。

     泡完温泉,已是深夜,虞柏谦又驱车带她出去找宵夜。不知不觉就开到了附近的小县城。在一家医院的对面,他们找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煨汤馆。汤馆做的大约都是医院的生意,所以半夜还有人守着。不大的门脸,门口一排小蜂窝煤炉,炉上一罐罐冒着热气的瓦罐鸡汤,空气中还飘着一点点微微呛人的煤烟气息。

     店里没有其他客人,只有一个男老板和一个女孩在守着。看见他们进来,转眼就把鸡汤送了上来。

     刚从炉火上端下来的鸡汤,还在沸腾,虞柏谦又要了两个饼子,是那种老面做的发面饼,很大的一个,掰开以后微微的一点酸气。配着热气腾腾的鸡汤,饼子的味道也变得很正宗。

     很多年以后,辛蕙还记得这种味道。

     吃完以后他们又驱车回度假村。一路上虞柏谦把车开得很慢,夜里起了点薄雾,照见远处的车灯像是从雾霭里钻出来的。

     两人都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前方。

     回到宾馆虞柏谦当然不会放过她,又是一夜缠绵。

     辛蕙一直睡得不好,忽梦忽醒。像在打架似的。在又一次忽然醒过来之后,她在黑暗中睁着眼睛。她不知道身边的这个男人和她算是什么关系。也许是情人,也许什么都不是。如果是顾承亮,哪怕只牵了一下她的手,她也知道那是她男朋友了,但虞柏谦不是这样,即使此刻他们睡在一起,她也不知道他是她的什么人。

     三天以后辛蕙回到学校,寝室三人把她团团围着,唐晓月一脸惊恐,“这几天你跑哪去了?上个厕所人就不见了,手机也不带,要不是你还记得来个电话,我们都要报警了。”

     她神色有点疲惫,眉眼间有些说不出的改变,不知道是哪里不对,总之让人担心。

     “我去散了个心,电话里不是说了么?”

     “哪有像你这样的,一声不响就不见了,还是在那种情况之下,我和沈宏光都吓坏了,到处找你,幸亏你还算有点良心,知道来个电话,不然这事就闹大了。”

     “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么?”

     唐晓月上下打量着她,忽然发现了什么,“你走的时候穿的不是这件衣服!”安安也拽着她衣服仔细看,“这件短大衣蛮高级的,什么牌子,给我看一看。”她全身一僵,捂紧了衣服,“这是仿品,淘宝上多的是。”

     安安还是拽着她衣领看了看,“Burberry?大牌啊,这仿的和真的一样。”

     她忙忙地将大衣脱下来,团成一团塞在床上,随手又捞了件别的衣服套在了身上。

     安安还想拿着那件衣服研究,被她抢了过来,“假货,别看了。”然后迅速转移话题,“要考试了,老师这几天有没有划重点?”

     “你还有脸说,这几天点名都是我帮你应付的,这两个家伙都不管。”安安总算放过了那件衣服。

     “就你的声音和辛蕙最像了,能者多劳嘛。”几个人又嘻嘻哈哈起来,她总算松了一口气。

     等安安和葛兰出去了以后,唐晓月才告诉她,“顾承亮找过你。”她一愣,有点不相信地望着唐晓月。

     “是真的,他打的你的手机,我替你接的。”唐晓月爬到上铺,把她的手机还给了她。那天她把手机落在了KTV,唐晓月帮她把手机带了回来。

     手机已没电了,她看着手机愣了愣,“他说什么?”

     “好像沈宏光告诉了他你不见了,他想找你。听说你没带手机,他还像也有点着急,后来听我说你来过电话,他才放心。我本来想讽刺他两句的,后来想想算了,就没说。”

     她点点头,“没说是对的,以后他和我没什么关系,用不着说什么。”

     唐晓月恨铁不成钢,“你早就该对他死心了,追他这么久,要动心早就动心了。我实在不想打击你,才一直忍着没说这句话。”

     她笑一笑,总算承认自己死心了。

     两天以后就有一门课要考试,她来不及想太多,收敛心神备考。

     紧接着元旦三天假期,可是假期之后是一门接一门的期末考,连着几天,她都宅在寝室里看书。

     元旦假期最后一天,她被唐晓月和安安拉着去改善伙食,三人在学校西门的美食一条街找了家餐馆吃了一顿。吃完从餐馆出来,迎面却碰见了顾承亮,他也和几个人一起来吃饭。看见她,他就一愣,然后便站住了,似乎想和她说话。

     辛蕙却一扭头,装作没看见他,直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走出几米,唐晓月和安安都回头在看,安安向她汇报,“顾承亮一直在看你,他是不是对你动心了?”

     唐晓月呸了一声,“平安夜他把辛蕙扔下跟着他的女神跑了,你还在这里做梦。辛蕙你别信她的鬼话。”

     她始终没回头,一直向前走。

     回到寝室,葛兰一个人在,等她们一进门,就指着桌上的一个大袋子对她说;“辛蕙,刚才有人来找你,你又不带电话。”

     她一摸口袋,才想起手机在床上,“我手机在充电,忘了带了。”

     走到桌前,她本来想问谁来找她,可是一看袋子里的东西,到嘴边的话就咽了回去。唐晓月伸过脑袋看了看,“咦,这不是上次唱歌的时候你穿出去的衣服吗?我就说你穿了新大衣回来,原来的衣服去哪了。谁给你送回来的?”

     她心里知道是谁,却不想说出来,葛兰看了她一眼,也没做声。唐晓月还在追问,葛兰才替她说了一句,“不认识,好像是干洗店的。”

     这句话摆明了是替她扯谎,虞柏谦她们都认识,也都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到了晚上,葛兰才找她谈话。上来就直接问她那三天是不是和虞柏谦在一起。

     她没做声,有点抗拒。

     葛兰说:“你不用瞒我,我和她们两个不一样,大一开始我就在KTV里打工了,我的学费还是一个有老婆的男人给我交的。那天你穿回来的那件大衣,唐晓月和安安不识货,我却知道那不是假货。我就想告诉你一句,你以后要是真的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最好当心一点,别和我似的,一年去两次医院。”

     看她变了脸色,葛兰嘲讽地一笑,眼光有点不屑,“我知道你们三个有点看不起我,每次去吃饭从来不叫我,其实说穿了还不是一样的,没有谁比谁更高级。”

     说完她就甩手走了,就剩她一个人在那呆立着。

     寒假也终于到了。

     最后一门课考完,辛蕙走出教室的时候,沈宏光凑到了她身边。两人一起下楼,沈宏光问她订的什么时候的火车票。她说明天,沈宏光说我后天的,我送你一下吧。

     辛蕙没推辞,反正班上男生送女生去车站也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出了教学楼,看看身边没人了,沈宏光才问她,“你是不是不理顾承亮了?”

     她愣了一下,“他对你说的?”

     “嗯,昨天他来给我送火车票的时候说的,我们订的同一天的车票。”

     “我还要怎么理他?”她语气平淡,“平安夜那天你也看见了,我再理他,那不是犯贱么。”

     “我也是这样对他说的。可昨天他说,他只是送那个女生回学校,是那个女生提出来的,当时又很晚了,他就答应了。”

     她仿佛没听到似的,面无表情。

     “喂,辛蕙,你不会真的再不理他了吧?我看顾承亮那个样子,好像已经在喜欢你了,要不然也不会专门跑来对我说,他就是想让我给你传话……”

     “我还有事,要先走了。”

     “辛蕙,辛蕙!你跑什么啊?”

     她跑着回到了宿舍,唐晓月她们还没回来,她在洗脸台前哭了一会儿,用冰冷的水浇着脸,看着镜子里那个鼻子被冻得通红,眼睛也哭红了的人,她心里一遍遍在说:“你怎么这么糊涂,你怎么这么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