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还是黑色的超跑,但显然不是很多年前的那一辆了。

     辛蕙跟着虞少虹坐进她哥哥的车里,虞少虹陪着她坐在后排,兄妹两人说着闲话,辛蕙一直没吭声。车开上马路不久,虞少虹就说:“哥,带我们去吃饭。”

     辛蕙脑子一晕,不是说送她回家的吗,怎么又要吃饭了?她简直服气死这个姑娘了,在动车上四个多小时,她的嘴基本就没歇过,这会儿一下车,就找她哥要饭吃。要吃也行啊,能不能别捎上她!

     “想吃什么菜?”她哥很大方地问。目光在后视镜里一瞄,和辛蕙的眼光撞个正着,只对了一眼,辛蕙就把目光移开了。“我就不去了。”她扭头对虞少虹说,“你和你哥去吃吧,到前面那个路口停一下车……”

     话还没说完,就被虞少虹打断了,“别见外啊,咱们不是说好了还要见面的么?这都七八点钟了,你回家还不是要吃饭,一起去吧,让我哥请客,吃完就送你回去。”

     辛蕙脑袋都大了,她就知道自己是被绑架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推开车门跳下去,可她显然没这个胆子。

     最后还是坐在了一家餐厅里。虞少虹想吃江城特色菜,所以这是一家本埠菜馆。

     虞柏谦带她们来的地方,肯定不会差。辛蕙不知道那样一条幽静的巷子里,竟然还有一家这么大的餐馆,门口还停满了车。不过看见对面一个绿树成荫的大院,门口一个岗亭,还有“军事管理区”几个大字,她基本也明白了。

     正是饭点,就餐的人很多,服务员很抱歉地告诉他们包厢满了,然后把他们领到了一张靠窗的桌边。趁着虞柏谦点菜的时间,辛蕙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桌上还是空的。

     三个人坐着干等,还要假装和虞柏谦不认识,辛蕙就觉得很难熬。幸好一个电话救了她,她趁机起身,“对不起,我出去接个电话。”就向餐厅外走去。

     是顾承亮的电话,问她是不是到了。她走到餐厅门口,刚好一帮人闹哄哄的进来,他听见她电话里嘈杂的背景,就问她在哪里。她说在外面吃饭,人就到了餐厅外面,一边说着,她一边回了下头,结果一眼就看见了虞柏谦,他正隔着玻璃望着她。她心一慌,连忙转过身来,听见顾承亮在电话里叫她,“辛蕙。”

     她应一声,听见他说:“我从家里搬出来了,住到厂里来了。”

     她一愣,这时候才听出顾承亮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对,连忙问他,“你是不是喝酒了?”

     “只喝了一点,和沈宏光一起喝的。”他口齿依然清楚,只是声音明显带了酒意。“

     “我和我爸妈吵了一架,我劝他们把工厂关掉,我妈骂我是不孝子。我又说那就狠狠心把工厂和房子抵押了去买全新的设备,我妈哭着骂我不顾他们的死活,说让他们这么大年纪了还背一身的债务。”

     她喉咙像被哽住了。这是不是等于说,他为了她,不光和父母闹翻了,还打算放弃那套送上门的二手设备了。

     “今天把你送走之后,我回来想了很长时间,”他只是微醺,说话条理还很清晰。

     “我想来想去,只有这两条路。要么关掉工厂,及时止损,要么贷款,购买全新的设备。工厂的情况已经很糟了,不能再拖下去。可是我爸不会同意关厂,要是愿意,他早就可以把工厂关掉了,也不用这样苦苦支撑一年多。”

     “我明白。”她说。

     “你不明白。”她听见顾承亮的声音,带着酒意,有点嘶哑。他说:“其实你不明白我,你说我对你漫不经心,不够爱你。我是没你想得那么好,我确实动摇过,当听说可以不花钱就得到一套设备的时候,我起过妥协的念头,那个女孩约我吃饭,我也去了。我想过和她结婚,工厂的问题就解决了。可是……”

     他停了半天,“想到要失去你,我就觉得做不到。”

     辛蕙屏住呼吸,五脏六腑都揪在了一起,许久才又听见他说:“我给你说这些,是想告诉你,我不是像你说的那样,爱你没有你爱我多。我比你想得更爱你,也比我自己想得更爱你,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我不知道原来我这么爱你。”

     他停顿良久,像在落泪,“我爱你,辛蕙。”

     她对着幽静的马路流眼泪,一辆车经过,车灯一晃闪着她的眼,她想对着电话破口大骂,说我知道你爱我了,可既然这么难,你干脆放弃我算了,也免得我这么辛苦,可最终她也只是对着电话掉眼泪。

     她回到餐厅,坐到餐桌上的时候,她脸上已看不出什么。虞少虹正在玩手机,抬头看见她,“电话打完了?”

     她抱歉地笑笑,“对不起,电话打了这么长时间。”

     虞少虹笑着说:“没关系,菜刚上来,我哥要开车,不能喝酒,咱们就吃饭,开动开动。”看得出来她是真的馋了,稍微让了让,就带头吃了起来。

     辛蕙有心事,自然吃得没什么胃口。虞柏谦装得很好,文雅安静,客客气气。一时间大家都埋头吃饭,只是没吃几筷子,虞少虹就嚷着吃饱了。然后她抱怨菜太辣了,一边招手让服务员倒水。

     “是你要吃本埠菜的,给你说了你吃不惯的,下次别自作主张,还是听我的。” 虞柏谦说。

     虞少虹转头对着辛蕙吐糟,“从小到大都这样,什么都要听他的,比我爸妈还厉害。”

     辛蕙只是笑。

     没一会儿,虞少虹站起来去了洗手间,餐桌上只剩下两人,气氛顿时变了。虞柏谦也不装了,“我妹妹不懂事,给你添麻烦了。”

     他陡然这么客气,辛蕙一下反应不过来,回过神,也只能客气回去。

     “没有没有,一路上都是我在给她添麻烦,蹭她的零食,蹭车,这会儿还在蹭饭。”

     说得虞柏谦一笑,“我妹妹我知道,她从小就被宠坏了,我妈过了四十才有的她,什么都惯着她,周围的人也是,搞得她想到什么就是什么,也不太顾及别人的想法。”

     一番话说得辛蕙愣了一下,哪有这样一上来就批评自己妹妹的。她忍不住替虞少虹辩护,“你妹没你说得这么任性,蛮讨人喜欢的。”

     虽说这姑娘是个自来熟,热情的也让人有点吃不消,但真的不至于让人讨厌,怕虞柏谦不信,她又添一句,“我是说真的,我真的挺喜欢她的。”

     没想到虞柏谦又说:“以后她要是有什么对不住你的地方,还请你多担待。”

     这话实在是客气过头了,辛蕙不由得抬眸,这时候才仔细看他一眼。他低着头在倒茶,神情专注,眉眼和许多年前一模一样,似乎岁月只在她的脸上留下了痕迹,她长大了,而他还一如往昔。

     “是不是在每个做哥哥的眼里,妹妹都是这么不懂事?”抛开自己的胡思乱想,她笑着问。

     虞柏谦没说话,放下茶壶,又拿起桌上的果汁替她续杯,顺手又把餐巾纸盒搁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做这一切的时候很自然,就像当年在一起的那三天一样,那时候她仗着脚疼,什么事都是由他照顾的。

     后来她给他发了个短信,就断了联系。她记得当时正在过年,家里来了客人,她接到他的电话,说要是有空的话,想来看看她。她关着门在房里坐卧不宁,老妈还在大声地喊她出来陪客人,她想了半天,终于给他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她和顾承亮在一起了。

     他没有回她的短信。从那以后他再没给她打过电话。有时候想起来,她也觉得虞柏谦是不在意的。他这样一个过尽千帆的人,她对于他来说,也就是偶然碰上的一场猎奇。他或许是想玩一玩的,但他肯定不会把她珍藏在心里。

     和顾承亮在一起的头一两年,有时候吵架吵得厉害的时候,她偶尔会想起这个男人。要是他,肯定不会因为这些小事和她闹个输赢。他会让着她,一笑置之。或者是毒舌的取笑她,但肯定不会让她哭。但她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这个男人有本事把卖火柴的小女孩宠成个公主,只要女人爱钱,都可以被他宠,他可以宠出无数个公主,但辛蕙从来不觉得自己会是唯一的那个。

     但对于顾承亮来说,她却真的可以是他的唯一。

     她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学校宿舍楼前的马路上。那是寒假开学以后,她和顾承亮刚从外面回来,一路走他们一路说着话,一抬眼,看见他坐在车里,隔着一条马路,她的心就慌做一团。

     看着他推开车门走下来,她惊慌失措,生怕他喊出她的名字。结果他像没看见她似的,只和她身边的顾承亮打招呼。但她知道,他是来找她的,即使他一句话都没和她说,她也知道,他就是来找她的。

     闲扯了几句之后,他就转身离去,这个时候他才看了她一眼。而在此之前,他甚至眼珠都没向她这边转一转。目光交汇,短暂的一秒,他的眼光在她脸上一掠而过,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他开车走了之后,顾承亮还责怪她,“你怎么不跟谦哥打个招呼?”她慌做一团的心渐渐归位,很强词夺理地说:“是你的老乡,又不是我的。”

     顾承亮抬手敲了她一下,说:“你有没有良心?吃了谦哥那么多饭,你的良心吃哪去了?”

     那是辛蕙最后一次见到他,从那以后,他再没出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