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一走神的功夫,虞柏谦已在问她的近况。辛蕙定了定神,没有说自己辞职的事情,而是把以前的工作简单说了一下。两人像多年未见的熟人那样聊了几句,她还算镇定,虞柏谦看起来也很正常,到后来,辛蕙也不觉得这突然的偶遇有什么尴尬了。等虞少虹一回来,他们又默契地变回了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

     饭后兄妹二人送她回家,一直把她送到她住的楼下。告别的时候,虞少虹提醒她别忘了两人约好的见面。虞柏谦听见这话就看她一眼,虞少虹像是被他管怕了似的,立即说道:“这是女人间的约会,男人别管。”

     “谁要管你?你这么大的人了。”虞柏谦没好气地说了一句,然后就下车去帮辛蕙拿行李。提着辛蕙的旅行包,他执意要把她送到电梯前,看着她的电梯来了,他才转身离去。

     和这对兄妹分开,辛蕙总算松了一口气。

     开门进屋,屋里还是黑的,桂妮妮还没回来。这套小巧别致的两室一厅,是她和顾承亮同居的时候租的,顾承亮走了以后,一直是她一个人住着,直到她离职想去G市的时候,她才想把这套房子转租出去。

     刚好同事桂妮妮正在找房子,她就把她领过来看了一下,桂妮妮当时就喜得蹦了起来,一个劲地夸这房子又便宜又好,然后就骂原来的房东黑心。她笑着没说话,当初为了找这样的一套房子,她和顾承亮整整跑了两三个月。

     她把主卧让给了桂妮妮,自己占了比较小的那一间。她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想的,义无反顾投奔顾承亮的时候,她却在江城给自己留了一间房,仿佛是条退路一样,结果现在应验了。

     把行李往地板上一放,开了灯,她就去拉窗帘。往窗下看去,路灯下虞柏谦的车子早已不见了踪影。她只觉得这件事很神奇,全中国十几亿人,G市也有400万人,茫茫人海里,她无意中认识了一个姑娘,竟然就是虞柏谦的妹妹,然后他们还一起吃了顿饭,怎么想这事都很稀奇。

     她在洗澡的时候桂妮妮回来了,嘣嘣嘣敲浴室的玻璃门,隔着门问她:“你怎么跑回来了?不是昨天才去的吗?”

     她一头一脸的泡泡,只能说:“等我出来再说。”

     一个小时以后,她和桂妮妮歪在沙发上,两人一人抱着一罐饮料,桂妮妮算是基本搞清楚了事情的前因后果。问道:“你就这样回来了?”

     她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

     “要不然怎么办?”

     “顾承亮真的为了你和他父母闹翻了?”

     她不做声,半天才说:“我要是有钱,我就砸锅卖铁地凑钱,然后帮他买全新的设备。可是我没钱。”

     顿一顿,她又说:“或者是另外帮他找一套价格优惠又能立马上线的便宜设备,而不是那个女人家里的,只要有可能,我会跪在那个卖主面前,求他们把设备卖给他,只要能让他度过危机。可这两件事不论是哪一件,我都做不了。”

     桂妮妮坐直了身子,像看神经病似地看着她。

     “砸锅卖铁?跪下来求人?你把我感动死算了!就算你帮他度过了危机又能怎么样?他妈妈会同意你们结婚?你别做梦了,无论你做什么,都比不上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馅饼,而且还是一个金光闪闪的馅饼。他妈妈肯定希望你立刻消失。”

     她无比沮丧,“你别打击我了,他为了我顶住这么大的压力,工厂又必须开下去,我总得做点什么,可我只能看着。”

     桂妮妮拿脚踢了她一下,“你醒醒吧,别怪我说丧气话,我不看好你们,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有这样的婆婆,就算将来你们能结婚,日子也过不好。”

     结婚?婆婆?曾经她以为是很靠近的事情,现在却已变得很远。看她神情恍惚起来,桂妮妮也于心不忍,换了个话题。

     “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要不要请Carey陈吃顿饭?要是他开恩的话,说不准愿意在老板面前替你说说好话,那你就可以回来继续上班。不过升职你就别想了,你一走,你那个位置就有人占了。”

     辛蕙觉得疲倦,揉了揉眼睛,站了起来,“算了,过段时间再说吧,我打算给自己放个长假,休息一两个月再说。”

     和桂妮妮各自归房睡觉,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脑中走马灯似的回旋着一切,顾承亮的父母,他家的工厂,沈宏光说的话,甚至是几百年没见过又突然冒出来的虞柏谦,她心乱如麻,终于爬起来打开了电脑。

     QQ上顾承亮的头像还亮着,她试着给他发了个表情,等了半天,果然没回音。他喝了酒,肯定睡了,QQ只是挂着。沈宏光反倒在线,她一敲就回了过来,“到家了?”

     “是。”她回答着。

     她问起沈宏光他和顾承亮一起喝酒的事情,问顾承亮喝多了没有。

     “没喝多少,就搞了几瓶啤酒。把你送走以后,我一直和他在一起。他怪我不够意思,我也骂了他,谁让他想瞒着你的。承亮后来有点喝多了,他说他打算说服他父亲,直接购买全新的生产线。”

     虽然在电话里已听顾承亮说过,但她还是想确认一下,“这么说来,他真的打算放弃那套二手设备了?”

     “是的,本来他还存在着侥幸的心里,指望着人家高抬贵手,把设备还是卖给他,但被你一闹,他就下定了决心。”

     辛蕙苦笑,是她闹的么?难道她应该若无其事,装作不知道?

     沈宏光打字过来,“辛蕙,现在我觉得,承亮还是很爱你的,要是换了其他人,也许早就背着你结婚了。”

     她盯着这行字看了半天,然后回了一句,“我知道,他放弃了一大笔财富,选了我。”

     “难道你不高兴?”

     “我让他父母这么大年纪还背一身的债务,你觉得他爸妈会怎么看我?也许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个十足的丧门星,换了你,你高兴得起来吗?”

     “辛蕙,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

     沈宏光很少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隔着网络,辛蕙仿佛都能看见他皱着的眉头。

     “你太冷静理智,又清醒,又这么敏感,一个女孩子这样很容易失去幸福。有些责任你就让承亮去抗,他爱你,他是男人,这样的选择是他心甘情愿的,你应该学着糊涂一点。”

     她没有回话,因为她在落泪。

     是的,就像沈宏光说的那样,她是太敏感,也太清醒了。当顾承亮做出选择的时候,她并没有觉得幸福,反而是沉重的压力。就像桂妮妮说的那样,婚姻不是两个人的事情。即使今天的他们这样相爱,但是真的可以枉顾一切吗?

     她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看着他在那里挣扎。

     临睡之前,她想起今天的奇遇,就又敲了下沈宏光。也许是她刚才的一直不回话,让沈宏光上来就问:“刚才我说的话是不是让你不痛快了?”

     她老实承认,“有一点,不过你说的有道理,我会听。”

     “这就对了,听哥哥一句,别想太多了,你只要记住,承亮是真心爱你的就行了。”

     她不想就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于是说起今天火车上的奇遇,然后让沈宏光猜,“你猜猜她是谁的妹妹?”

     没想到沈宏光立刻猜到了,“谦哥?”

     “靠,你怎么猜到的?”她震惊了。

     “大部分都是独生子女,你我认识的人里面有妹妹的没几个,再说了,你说那女孩是和你一起在G市上的车,那多半是我们这边的人。很好推理嘛。”

     “靠!”辛蕙这下彻底服气了,“认识你这么多年,现在才知道你IQ这么高!”

     “哥一向很聪明。”沈宏光得瑟完,又问她,“你和谦哥的妹妹是怎么聊起来的?”

     “坐在车上没事干,就瞎聊了起来呗。下车出站的时候,她拉我坐她哥哥的车,然后……你就知道了。”

     “吓了一跳?”

     “当然!”何止是吓一跳,简直想转身就跑。

     “谦哥是不是也吓了一跳?”

     “他哪有,他还装作和我不认识的样子,上来跟我握手。”想着虞柏谦当时的样子,辛蕙就很想吐糟。

     “哈哈,你们聊了一下没有?”

     “稍微聊了聊,一起吃了个饭,他妹妹也在。”

     “你们三个?”

     “是啊。”

     沈宏光或许也是被震惊到了,半天才回过来一句断断续续的话。“这真他妈的……很狗血……挺让人……无语的。”

     辛蕙也觉得很狗血,这样的奇遇,她希望以后再也不要发生了。不过这辈子,她也就怕遇见这一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