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辛蕙没想到虞柏谦派来接她的司机是她见过的,正是那天送她和虞少虹去归真寺的那个人。

     看见她下楼,司机就下车迎了过来。接过她的行李,对她点头笑一下,“虞总让我来的。”转身就去安置她的行李。

     一切见怪不怪,也不好奇,似乎是一个贴身好司机的基本要求。她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下。那天和虞少虹在一起的时候,她几乎没和他说过话,也没注意过他,今天才多留意了一下这个司机。

     没想到还被他察觉了,等两人坐到车里,车开出去以后,他说:“我们以前见过面,辛小姐还记得不?”

     辛蕙这下是真正的诧异。她当然听出来了,他指的并不是去归真寺的那次见面。她扭头打量着司机,使劲在脑中检索着有可能见过他的痕迹,然后终于想起来。

     “噢,我想起来了,对不起,我一下没想到……”她有点尴尬。

     “已经这么多年了,认不出来也很正常。我是看你和以前一个样,一点都没变才认出来的,说明我老了。” 司机开着玩笑。

     “那里。”她尴尬及了,“是我眼神不好。”

     司机笑了笑,再没接话,又回复到他沉默寡言的样子。辛蕙这时候是彻底想了起来,这司机就是当初去温泉度假村接他们的那个人。那时候他三十出头,现在将近四十岁,比原来胖了些,也难怪她认不出来。

     他是在第三天出现的,他给虞柏谦送来了替换的衣服,虞柏谦接过来就迫不及待地去换上了。那些送来的衣服里还有给她的,其中一件,就是她后来穿回学校被葛兰拆穿的Burberry大衣。

     现在再回想,那件大衣就是这个司机替她购买的。想明白这些,她心里反倒安定了许多,这司机既然跟了虞柏谦这么多年,想必是他的心腹,估计不会多嘴。

     她冒昧地打听了一下司机的姓名,司机说自己姓周,叫周申。她说:“周师傅,今天有几个人去?”开车那么长时间,虞柏谦肯定会带上司机。她得到答案,“四个人,还有一个是具体负责这个项目的林经理。”

     她在一家酒楼的早餐部见到虞柏谦,他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在一起。虞柏谦问她吃过早饭没有,她说自己吃过了。随后他介绍身边的男人和她认识。

     这男人正是那位林经理,他礼貌性地站起身,对她点点头,“幸会。”态度并不热络,但又表现的足够尊重。辛蕙心里也明白,虞柏谦身边的人,肯定个个都是人精。她身份尴尬,林经理这种表现也很正常。

     随后就上路了,一路都是高速,中间在一个高速服务区停车吃了顿午饭,接着又继续往前开。

     辛蕙这几天一直没睡好,昨晚接到虞柏谦的电话,说早上九点出发,她更是失眠了一整夜。早上起床在镜子里看见自己一张无精打采的脸,她还临时补了张面膜。桂妮妮睡眼惺忪地从房里出来,一见到她这个样子,立刻夸张地大喊了一声“鬼啊!”。

     她告诉桂妮妮自己要出去玩几天,桂妮妮一脸痴呆,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她吓傻了。

     到了旅途的后半程,她其实是真的很困了,但她还是尽力地撑着。

     天黑之前他们赶到了目的的。当地有人接待他们,一见面首先是吃饭。等坐到饭桌上,一桌人这个是主任,那个是书记,辛蕙听着就晕,好不容易挨到饭局结束。

     等一帮本地的官员离开之后,终于有人带他们去往宾馆。把他们送到前台,带他们来的那人也像完成了任务似的,说:“那我们明天见。”没想到林经理也和他们告辞,“我回家看一看,明天一早过来。”

     辛蕙这才知道林经理是本地人,不过一想马上就明白了,民俗村离着这么远,还要和当地人打交道,必须是一个熟悉本地的人才行。

     这时候倒清静了,剩下他们三人,周申在办着手续,等他把房卡拿过来的时候,辛蕙却看见只有两张。他给了虞柏谦一张,辛蕙没有抬头,听见虞柏谦在说:“怎么只开了两间?”

     周申像是怔住了,“我以为……”

     虞柏谦转身问前台,“还有没有房间?再开一间一样的。”

     前台服务员是个圆脸的姑娘,正看着他们,听见这话连忙弯下腰,不到几秒钟就抬起头,“对不起,你们的房间是先前预定的,这样的单间已经没有了。”她很抱歉地解释,“这几天因为正在举行龙舟节,所以客满,每年也就这个时候,客房才会紧张。”

     周申这时已反应了过来,他把自己的那张房卡也递给虞柏谦,“你们在这住吧,我出去找一找,小一点的旅馆应该不会客满。” 说着拎着自己的包就打算离开。

     虞柏谦叫住了他,“算了,你和我住一间吧。”

     辛蕙始终没说话,三人乘了电梯上楼,等按楼层的时候,又出了意外。原来两个房间不在一起,一个在十楼,一个在十二楼。

     周申这时候已知道自己事情办得不漂亮,一个大男人在那局促地解释,“十楼那个房间是我给自己定的,是个标准间,只有一张床。” 瞥一眼辛蕙,他才又说:“十二楼那个是个套间,我以为……”话说到这再不能往下说了,没请示一下,擅自做主,现在怎么办?

     说话间,电梯已停在了十楼。辛蕙听得很清楚,一秒钟做出决定,“那我住十楼这个标准间吧。”总不能让两个男人睡一张床吧。这样的结果反倒让她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的旅行包在虞柏谦手里,她转身想从他手上拿过自己的行李。

     她的手触到旅行包的把手,与虞柏谦的手碰在一起,两人都微微一僵。他却没有松手,也不说话。辛蕙抬眼看他,他忽然变得面无表情。一直以来他表现的都是一个老朋友的面孔,仿佛老大哥,仿佛老同学,即使是昨天,他问她要不要和他一起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是亲切温和的,可此时,他的面容却冷得像结了一层霜。

     辛蕙这时候才发觉,她似乎从没见过他发怒的样子。他一直是和蔼可亲的,可也许这只是他的一个面具。

     她突然觉得害怕,其实她从来就不了解这个男人。

     就在他们僵持的时候,周申已很有眼色地跨出了电梯,他拎着包就走,头都没回一下。电梯门转眼就合上了。

     十楼到十二楼,几秒钟的时候。

     辛蕙却觉得时间很漫长,因为身边站着个沉默不语的虞柏谦。也许以前的他都是装的,只有这一刻的他,才是真实的。他很冷,冷得让她害怕。

     有一瞬间,她忽然想哭,又忽然想冲出电梯逃得远远的。

     她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这种情绪,按下那颗惊惧不安乱蹦的心,她提醒着自己,你是为什么来的?如果想逃,你又何必走这一遭?

     她跟着虞柏谦走出电梯,走廊两边一间间客房,低矮的空间从没让她这样喘不过气来,她看着他拿着房卡在门上轻轻一贴,寂静的走廊里响起门锁打开的声音,“嗞——”像锁头转动的声音,又像是纸片被撕裂的声音。

     很大的套间,水晶吊灯照得一屋子璀璨生辉。矮脚圆桌上摆着鲜花,旁边一个果盘,里面躺着几根香蕉和二三个苹果。

     虞柏谦帮她把旅行包放到里间,然后他出来,把房卡放到小圆桌上,这时候他才说话,“今天长途跋涉也累了,你早点休息吧。”他等了几秒,见她不说话,于是转身向门口走去。

     辛蕙看着他一步步向门走去,“谦哥。”她终于叫住他。

     他在门口停住,手已经按在了门把手上,等了半天,他才缓缓地回过身。

     “想不想喝杯茶再走?”她说出第二句话。

     她用电茶壶烧水,等水烧开的时间虞柏谦走到阳台去看夜景。这个城市不大,灯火并不是那么辉煌,他们住的酒店已是当地的高层建筑,她其实也想去看看夜景,但他站在那里,仿佛占满了一整个夜色,她不敢走过去与他分享这份空间。

     水开了她撕开茶料包,不知为什么手有点抖。然后她叫他进来喝茶。

     她还是镇定地与他说话,问他民俗村在什么地方,他说明天就能看到。她想起吃饭的时候见到的那几个地方官员,有点头痛地问他,这种场合她能不能不参加。

     他笑起来,说当然行,随便你。

     喝完茶他又要走,其实他只喝了几口。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叫住了他。这次他转过身来,他们两人谁都没说话。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已经二十八岁,不是十八。即使是十八,她想她也不会天真地以为这个男人把她带过来,只是为了让她看一看那个什么民俗村。

     她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她也不想装傻。

     这是一场交易,他们两人都明白。从他开口提出来,到她答应,这场交易就开始了。甚至,要是他高兴一点的话,她还能得到更多的筹码。那套设备值多少钱,不都在他的一念之间吗?这个世界从来都是交换,不劳而获的事情,有几个幸运儿能遇到?

     她先进了卫生间去洗澡。慌慌张张之间,她带来的护肤品也忘了拿进来,看着被水浸得很润泽的肌肤,她想,就这样吧。哪怕她已没有了二十一岁时的娇艳,可至少她依然美丽着,依然有人想这样得到她。

     她在吹头发的时候虞柏谦走了进来,他从身后抱住她。她手里的吹风机依然鼓着热风,他低下头寻找到她的嘴唇,他吻上来的时候把几根头发带到了她的嘴里,但他依然深深地吻她,到后来她已觉得那不像吻,而更像是啃噬。他似乎想把她拆皮剔骨,整个地吞掉。

     她闭上眼睛,顾承亮的身影一闪而过,身后的男人已把她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