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餐厅中午的生意很冷清,沈宏光点完菜,等了没一会儿菜就上齐了。辛蕙早饭吃的晚,肚子还不饿,看一碗清水河虾诱人,就只盯着那碗河虾吃。沈宏光干脆把河虾挪到了她面前。

     “他妈妈是不是不太欢迎你?”一边挪菜,他一边问。

     辛蕙愣一下,把嘴里的一只河虾咽下去,点了点头。“他妈妈不喜欢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既然已经被沈宏光看穿,她也不想遮掩了。

     沈宏光叹一口气,“我早就知道。”

     辛蕙抬起头看他。

     “有一次过年,承亮从江城回来,我去他家看他。她妈妈听说我和承亮是大学校友,又听说我毕业以后回了G市,就拽着我一直和我说承亮不愿意回家的事情。当时就说承亮是因为你,才想留在江城的。”

     辛蕙顿时觉得自己冤枉死了,“他妈妈太高估我了,我哪有那个本事,是顾承亮自己想留在江城闯一闯的。”

     “我给他妈妈解释过,但她妈妈不听,承亮也在解释,被她妈妈骂了一顿。老人有时候固执起来也很可怕。我们家的马桶堵了,我妈就坚持认为是我老婆把卫生巾直接冲下去堵住的,怎么解释都没用,我老婆又不能直接和她吵,只能找我闹。唉。”

     辛蕙欲哭无泪,“你老婆真冤枉,我也真冤枉。”

     她总算明白顾承亮妈妈为什么不喜欢她了,无论她表现得多么得体,多么想讨好她,原来都是没用的。可怜她还一直自责,觉得自己是太鲁莽了。

     “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她埋怨沈宏光。

     “说了有什么用,还不是给你添堵。”

     她只能郁闷地灌了一大口啤酒。

     “他们家工厂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她点点头,“听顾承亮说过一些,他说要换设备,不换不行。只是买全新的设备成本太高,他想买二手设备。”

     “你去他家的工厂看过没有?”

     她摇头,“我才来。”

     “我去看过,承亮带我去的。”沈宏光说着,就拈起桌上的啤酒瓶盖子,举了一下,“各种各样的瓶盖子,红酒的,白酒的,我一直不知道他们家是做这个的,上学那会儿承亮也没说过。”

     “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刚听说的时候她也很惊讶,因为想不到那么著名的酒厂的瓶盖竟然也是他们家生产的。

     “他们家现在不光生产酒厂的瓶盖,还生产化妆品的瓶盖。化妆品的盖子利润就大多了,承亮的爸爸还是很能干的,要不是因为塑化剂事件,他们家这个小厂每年赚一两百万一点问题都没有。”

     沸沸扬扬的塑化剂事件,那时候闹得人尽皆知,酒鬼酒连续几日跌停,直接停牌,其他酒类企业的股票也全线飘绿,那个时候随便点开一个网页,都是这种消息。最后连累到顾承亮家的小工厂,辛蕙也有所耳闻。

     沈宏光指着瓶盖里面的垫片,“问题就出在这个垫片上,现在他们厂生产的垫片是用的化学发泡技术,被怀疑有塑化剂,很多酒厂就不要了,所以只能换设备,必须换成物理发泡的设备才行。这方面我不太懂,是承亮告诉我的。”

     化学发泡,物理发泡,辛蕙也不太懂,但至少知道化学反应和物理反应的区别。看着那个小小的垫片,两人都在感慨。

     “别看只是生产一个瓶盖,竞争激烈着呢。钱哪有那么好赚的,不光垫片,还有其他的配件,都要用外国进口设备,一套设备动辄就一两千万,像承亮他们家这样的小厂,干十年可能最后就赚了一条流水线。”

     听沈宏光这样一说,辛蕙算是彻底理解了顾承亮的爸爸,辛辛苦苦十年,最后只得了一套设备,换了谁都得想了再想。她抬起头,“那这样的二手设备应该找得到吧?”

     沈宏光看她一眼,“承亮给你怎么说的?”

     “他说正在找。”

     沈宏光摇了摇头,“那那么好找,有这样设备的厂家全国也不多,流水线买回来都自己在生产,有几个愿意卖给别人的。”

     “昨天我听他说的好像很有希望。”

     沈宏光便不说话,用极其复杂的眼神看着她。辛蕙被他古怪的眼神看得毛骨悚然,“怎么了,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沈宏光拿起一支烟,点着抽了一口,她不耐烦,“婆婆妈妈的,有话快说。”沈宏忽然苦笑,“我要是告诉了你,承亮不知会不会和我绝交。”

     辛蕙的心猛地跳了两下,“都说到这了,别卖关子了!”

     沈宏光抽了半支烟,最终还是说了。

     “我还是不想你被蒙在鼓里。承亮是找到了一套这样的设备,但人家不卖给他。”

     “为什么?”

     沈宏光的态度,让她有不好的预感,而随后的话,证实了她的预感。

     “这个人家的女儿看上了他,还找了人向承亮的父母递了话,说设备可以当嫁妆带过来。承亮妈妈一看有这种好事,一口就答应了。这件事传的好多人都知道了。哥哥我是怕你吃亏,宁可得罪承亮,也告诉你一声。”

     辛蕙安静地听完,脸色看起来很平静,只有低垂的双眼和紧抿的唇角泄露了她的心情。沈宏光看着她瞬间失色的面容,心里有点懊恼。当初也不知道仗的是哪门子义气,就答应帮她追顾承亮。想想那时候,差不多有两三个学期,他带着她参加各种各样的聚会,因为她,那一年的同乡联谊都多了起来,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他的女朋友。

     “辛蕙。”他叫一声。

     辛蕙无声地抬头,一双眼睛明亮鉴人,他不自觉地喉咙一紧,半晌才开口。

     “承亮没有答应,虽然他妈妈答应了人家,但承亮不答应,这件婚事就成不了。你这次过来,他也没阻止你,还把你带回了家里,他的态度已经很明白了。你要对他有信心。”

     她始终低着头,脑中一片空白,想着从昨天下火车到现在,一天当中,简直像在坐云霄飞车,心情忽悲忽喜,又忽喜忽悲,她心脏早已承受不住。突然间她就落泪。

     沈宏光顿时手足无措,“你别哭啊,你这样哥哥我受不了。”

     “你算哪门子哥哥?你比我大不了几天。” 她拿起纸巾捂住眼睛。

     “算我占你便宜,你别哭了行么?”

     她吸一吸鼻子,说:“他要是一直不答应,会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 既然已经说开了,沈宏光干脆都倒给她。“他妈妈会逼他,承亮爸爸虽然现在没说什么,但迟早也会加入,毕竟这个诱惑太大了。现在工厂的情况这么糟糕,他们家前年又新盖了厂房,资金很困难。”

     “也就是说他迟早都会答应,要是不答应,工厂就会倒闭,是这个意思吧?”

     “也不能这样说。”沈宏光叹气,“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让那个女孩死心,然后设备还是卖给了承亮。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毕竟想买这种设备的人很少。当初他们也是有意向卖给承亮的,两家都开始商谈了,就是商谈的过程中,这女孩看中了承亮,要不是出了这个岔子,说不定已经成交了。承亮打得可能就是这个算盘。”

     她良久才说话,“要是他的算盘落空了呢?”

     沈宏光叹气,“就怕这种情况。怕就怕那个女孩因爱生恨,真的不卖给他。”

     “会有人跟钱赌气么?照你和顾承亮说的,这些设备即使是二手也很值钱。”

     沈宏光一脸遗憾,“要是一般人可能不会,但这个人家真的有可能。这女孩在他们家很受宠,全家都惯着她。一千万在我们看来是个大数目,可能累死累活一辈子也赚不到,但对这种人家来说,可能就值一口气。”

     她忽然笑起来,“照这样看来,顾承亮是不答应都不行了。”

     沈宏光顿时说不出话,怔了一下,才说:“承亮不是这样的人,你要相信他。”

     “我是想相信他,只是他不该瞒着我。”

     “他是好心,怕你想多了。”

     “那为什么你要告诉我?”

     “我和他立场不同,我始终为你着想。”

     “你也怕他最终还是会答应,然后我就变成全世界最可怜的那个人,所以想来想去还是告诉了我,是不是?”

     沈宏光无奈地讪笑,“你看你真的想多了吧?所以我一直犹豫要不要告诉你。承亮不是这样的人,要答应他早就答应了。”

     她被这句‘要答应早就答应了’刺得喘不过气来,就像一个刺猬,为了保护自己不得不竖起全身的刺,她嗤地一声冷笑,“这么说,他瞒着我,不答应,对我还是一种恩赐?”

     沈宏光皱眉,“辛蕙,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她为自己的无理道歉,“对不起,我不是对你,我只是觉得很难受。”

     沈宏光不忍看她的脸,低着头抽烟。她过很久才说:“我是不是应该觉得很庆幸,他不是一个见利忘义的男人,至少在这种情形下,他还在为了我抵抗他的父母。”

     沈宏光始终不说话,她也沉默。良久,她站起身,“我回旅馆去收拾一下东西,你是不是开车来的,方便的话,你送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