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虞柏谦匆匆赶到警察局,见到了辛蕙。她的事情已经处置完了,一个美国警员正在和她说话,一看他到了,就问辛蕙,“Your husband?”辛蕙点头。

     虞柏谦见她平安无事,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转过身,他主动向警察出示了自己的护照、证件。警察已经知道他们是来结婚旅游的,对两人态度很好,还祝他们新婚快乐,最后还对虞柏谦翘了下大拇指,说:“Your wife is really good!”

     意思就是辛蕙是好样的。他不这样夸辛蕙还好,一这样说完,虞柏谦就扭头看了辛蕙一眼,眼睛里就像在冒火。在警局,当着警察的面,他不好发作,等两人从警察局出来,一到了街上,他的怒火就再也按捺不住。

     “谁让你反抗的?”

     辛蕙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不该发什么神经,搞什么十二点不见不散,这纯粹是抽疯,否则哪来的这种事?

     “他抢了我手机,还要抢我的包,我包里都是证件,要是丢了怎么办?补起来多麻烦,还得去大使馆,我只能再抢回来。”

     “你不知道这样会没命的啊!”

     虞柏谦不是那种大吼大叫的人,反而越是怒,人还越克制。可此刻,那一双蕴满着怒意的眼睛,却告诉辛蕙,这个男人正在暴躁。

     他大马路上训斥她,“今天是你运气好,碰见的是个软蛋!如果你遇到的是那种吸毒的,心狠手辣的,说不准你早就挨枪子儿了。你不知道美国人人都可以持枪,你以为是在中国啊?我亲眼看见过两个人吵架,其中一个就掏出枪,朝着另一个的脑袋上开了一枪,就算是我,碰到抢劫,也要掂量一下,你还敢反抗,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辛蕙被他训得一愣一愣的,看他怒火冲天,也不敢再刺激他。刚那个警察,也说她运气好,包没被抢走,只损失了一个手机,但她心里还是很懊恼,那手机才买了不久,他们俩在马尔代夫度假的照片都在里面,她还没来及转出来,这下都没了。不过,幸好手机是有开机密码的,信息应该不会泄露,只能回国补办一张卡了。

     虞柏谦训着她,看她挺老实,本来怒火慢慢熄下去了,结果辛蕙一抬头,他一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刚才他的话,她没全部听进去,立刻又火冒三丈。

     “我的话你听见没有!”

     辛蕙被他的语气吓了一跳,一看他又要发火,连忙就说:“我知道了,下次再遇到这种事,我不反抗,抢走就抢走,钱财身外物,保命要紧,我知道的。”

     “就算碰到的是个强!奸犯,你也别反抗,你给我记住了!”

     辛蕙就想起以前看过的一篇广为流传的文章,那文章大致的意思,是说一个外国人,在老婆去出差的时候,给老婆的随身包里放了一个避孕套,并且告诉她,如果遇到强!奸犯,不能反抗的时候,就让她把这个套子给那个强!奸犯用。

     她说:“你是不是也准备在我的包里放一个避孕套?”

     她想着,如果虞柏谦听不懂她的话,她就把这个故事告诉他,结果虞柏谦听懂了,立刻就回答了她,“你倒提醒我了,今天回去,就把酒店的套子放一个在你的包里。”

     她说:“哎,我只是和你开玩笑。”

     他的表情却超级认真,“我不是开玩笑,我是说真的,回去就放。”

     辛蕙愕然,只能笑着说:“哎,你是男人啊,你让你老婆遇到强!奸不反抗,还在她包里放套,这样是不是有点奇怪?”

     “有什么好奇怪的。”虞柏谦看着她,“我只要你活着。”

     这话说得辛蕙一楞,心里有点小感动,但也隐约明白了什么。陈晏菲大约就是这样出事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这么害怕。其实那天她本来可以和苏畅再打听一些陈晏菲的事情,后来也不知为什么,就没有问。

     两人肚子都饿了,虞柏谦带她去吃饭,纽约他来过几次,并不是很陌生,他们去了一家很有名的米其林三星餐厅,吃道地的法餐。有一种说法,说米其林的一星是值得造访的餐厅,二星是值得绕远路去的,而三星是值得打“飞的”去的。偏偏辛蕙不太识货,只觉得这家餐厅的甜品好吃。

     吃饭的时候,她还在想那个要不要反抗的问题,也是闲的无聊,她竟然问虞柏谦,“要是我真的被人强!了,你介不介意?”

     虞柏谦放下手里的刀叉,“从现在开始,一直到回国,你不准离开我半步。”

     辛蕙呀一声,“我又不是小孩子,今天是真的不走运,不可能每次都这样,总不能因噎废食吧,要真这么可怕,这街上哪来那么多人?”

     “反正你老老实实跟着我,再不要一个人跑出去。”

     辛蕙还在逼他回答刚才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要是我真的被人强!了,你介不介意?”

     他一脸的不高兴,“废话!我都让你别反抗了,你说我介不介意?”

     辛蕙就想逗他笑一笑,从警局出来到现在,他一直臭着一张脸。

     “你要是被人强了,我也不介意。”

     虞柏谦就看着她,她故意打量他一番,从头看到脚,啧啧两声,“你这款,也是很多人喜欢的。对了,我忘了问你,你有痔疮吗?”

     虞柏谦的脸顿时就黑了,辛蕙转过头,捂着脸,使劲笑,笑够了一回头,却见他还是一本正经地望着她,说:“记住我今天给你说的话,再遇到抢劫,特别是在国外,千万记得,不要随便反抗,这句话,你给我记在心里。”

     吃完饭,虞柏谦问她,还去不去帝国大厦了,辛蕙这会儿已有点意兴阑珊,觉得可有可无了,说:“电影里都看过了,还是航拍的,去不去无所谓了。”

     虞柏谦站在街边招的士,“来都来了,去看看吧。”

     最终他们用了几天时间,把纽约好好玩了一下。说起来都是鼎鼎大名的,自由女神,中央公园,第五大道,纽约图书馆,时代广场,很多都是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只是亲身经历的时候,有时候还是会被惊讶到。看了几天,辛蕙对虞柏谦说:“我觉得上海有点像纽约了,陆家嘴就是纽约的曼哈顿。”

     他耸一下肩,“那我要赶紧到陆家嘴去抢一块地盘,再不下手,只怕都要没有了。”

     辛蕙又拍了不少照片。她的手机丢了,不过虞柏谦一向是随身带两部手机的,这下正好,分给她一部,她拿了电话问他,“我会不会接到莫名其妙的女人打来的电话?”

     虞柏谦就说:“你把手机还给我!”

     她抱紧了,“不给!这么好的机会,千载难逢,我正好捉奸。”

     结果还真的给她接到了一个电话,只不过那电话是他朋友打来的,虞柏谦接了电话,就对她说:“纽约玩的差不多了,我们去波士顿吧。”

     第二天他们就启程前往波士顿,辛蕙想体验一下美国的火车,所以他们是坐着火车去的。沿途四个多小时,车厢比想象的干净,速度完全赶不上国内的动车,不过中间有一段火车是沿着海岸线在奔跑,对辛蕙来说,这又是一种崭新的体验。

     到波士顿的时候,虞柏谦的朋友开着车来接他们。他以前也是国内出来的留学生,但现在已是个美国人了,路上听他们交谈,辛蕙才知道,这朋友还是东虞轮胎在美国东北部地区的代理商。

     他们的住处这朋友早帮他们安排好了,安顿下来以后,朋友就带他们去吃饭,这一次,再不是什么知名餐厅,而显然是奔着虞柏谦的记忆去的。

     到波士顿的第一顿饭,辛蕙吃了美国本土的美式大餐,那牛排大的超乎她的想象,端上来的时候,她眼睛都直了,问虞柏谦,“这一份是我一个人的,还是我们三个人的?”

     虞柏谦眼里蕴着笑意,“是你一个人的,我们的还没来。”

     她挥舞着刀叉和牛排战斗,最后还是剩了一大块。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她得出结论,“美国的牛肉肯定很便宜。”

     第二天开始,虞柏谦当导游,带着她游历波士顿。他朋友给他们留了一辆车,虞柏谦开车载着她,看了他上学的地方,虽然不是常春藤大学,但也是个很知名的学校了。然后又带她去看哈佛,看波士顿港。

     他们住在波士顿附近的一个小镇上,房子是他朋友的。两个人玩了几天之后,终于都不想再出门。直到下午,虞柏谦才问她想不想出去散散步。

     辛蕙就跟着他出去了,沿着小镇的道路往前走,东一拐,西一拐,就到了另一片社区。这里和他们住的地方差不多,都是一幢幢小别墅,门前有阶梯,四、五级高,他们路过一个人家的时候,阶梯上就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正在吃蛋糕,一嘴的奶油,旁边一只乌黑的猫,瞪着圆圆的眼睛,一直看着小女孩。

     辛蕙觉得很有趣,走出老远还在回头看。然后她发觉虞柏谦在一幢房屋跟前停住了脚步,他站在社区的路边,望着那个院子里的一棵树,那棵树上开满了粉白色的小花,远远望去,就是铺天盖地的满天星,辛蕙还算认得,这是苹果树,四月,正是苹果开花的季节。

     她几乎是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你是不是原来在这里住过?”

     他像是馅在了回忆里,看着那颗开满了花的树,“住了三年多,刚开始住别的地方,搬到这里以后,就一直住在这。”

     辛蕙已经知道他那时候是和陈岩泽住一起的,陈晏菲应该也和他们在一起,她掏出手机,就对着眼前的房屋按了起来,“我帮你拍几张照片,回去给他们看一看。”

     只拍了几张,虞柏谦就拉住了她,“好了,别拍了,有几张就够了,里面住着的人可能不高兴你乱拍。”

     两人正说着,一辆车就从他们身边开了过去,虞柏谦说:“走吧,别老在这站着,再不走,别人说不准都要报警了。”

     “不会吧?”嘴上这样说着,辛蕙还是快快地把手机收了起来。结果两人刚走了几步,前面刚刚开过去的那辆车却一下倒了回来,车子“吱“地一声,就停在了离两人几米远的地方。

     辛蕙心里一慌,顿时觉得自己可能惹事了。身边的虞柏谦也立刻拉住了她的一只手。

     车门被推开,从车上下来一个身高至少一米九的老外,而且还体格健壮,那身板,起码比虞柏谦厚了一倍不止,辛蕙心想坏了,这要是打起来,他们两个加起来也肯定不是他的对手。她正想着怎么办,就听这个牛高马大的老外喊了一声,“Allen,is that you?”

     虞柏谦怔了两秒,才叫出对方的名字,“Matt。”

     Matt哈哈大笑,过来就抱住了虞柏谦,然后转过身来,虞柏谦已在向他介绍,说她是他老婆。Matt热情洋溢,上来也给了辛蕙一个熊抱。

     接下来辛蕙才搞清楚,这人原来是虞柏谦以前的邻居,现在还住在这里。辛蕙听着两人聊天,幸亏她听力还可以,就听他们说的是以前一起打球的事情,Matt还告诉他们,现在这个屋里住的也是留学生,但他说,这些孩子都太小了,他已经和他们有代沟了。

     Matt看他们站在这里,就知道虞柏谦是想进去看一看,他主动说,我带你们进去。虞柏谦说不用了,Matt却已经走过去敲门了。

     来开门的留学生也是个中国人,但不是大陆的,而是来自宝岛台湾的。听Matt一说,又看见是同胞,等弄清他们的来意之后,立刻就把门打开了。

     虞柏谦说了声谢谢,就走了进去。

     他并没有上楼,只是站在客厅看着,屋里的摆设已经完全不同了,沙发换了位置,电视墙也挪到了另一边,墙角的绿植也不在了,想当年陈岩泽一发火,就拿那盆花出气,他不止一次地把碎花盆扔出去,又搬回一盆新的,现在那里已经不养花了,而是摆了个鞋架。

     十来年,什么都变了,只有那个通向楼上的木楼梯,虽然已有点掉漆,却还是原来的样子。

     他看了看,就对那个台湾学生说:“谢谢你,我已经看完了。”

     学生还很热情,用很糯的j□j语说:“你要是想上楼看的话,没关系的,只管去好了。”虞柏谦说:“谢谢,不用了,我楼下看一下就可以了。”

     他从屋里出来,辛蕙也跟着他出来,他到了院子里,却并没有向外走,而是走向那棵开得正盛的苹果树,树下郁郁的花香,他仰头望着这棵树,辛蕙走到他身边,问他,“是你种的?”

     他微笑,“不是我,是晏菲种的。”他像是忽然想起来,“噢,晏菲,我还没给你说过吧,就是陈岩泽的妹妹,只是……那丫头已经不在了。”

     只用了几分钟,辛蕙就听完了这个女孩的故事,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陈晏菲也遇到了抢劫,只是她的运气没她那么好,她被一枪打中了心脏,再也没醒过来。

     “我当她是我亲妹妹,有时候喜欢她比喜欢我妹还多,有时候又会想,要是晏菲还活着,我就有两个妹妹。”他停了停,忽然又摇头一笑,像在嘲笑自己痴心妄想,“不过这是不可能的,这丫头喜欢我,逼着我做她男朋友,她要是真的活着,我可能会对不起她。”

     作者有话要说:还没修改,就匆匆发出来了,会有伪更,见谅~~o(>_

     _。

     小小失落先生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2-19 23:20:54

     发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2-18 16:15:14

     娃哈哈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2-18 15:37:01

     发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2-18 15:07:38

     发哥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2-18 15:0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