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结尾略有修改
    辛蕙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对虞柏谦说分手。

     那天涵宝把她送到家,路上还给虞柏谦打了个电话,说接到她了,然后还把电话转给了辛蕙,让她也和虞柏谦说了几句。虞柏谦告诉她,他最多三、四天,也会来江城。

     她回到自己的小公寓,桂妮妮还在上班。她洗了澡,休整了一下,晚上等到桂妮妮回来,两人就一起出门去离家不远的西式快餐厅吃了顿牛排。赶上周末,餐厅正在打折,原来一份四、五十元的牛排,今天只要三十元左右,就餐的人很多,她就在这起起落落的客流中,三言两语,把最近发生的事情,包括自己的决定都告诉了桂妮妮。

     人总是需要一两个知心朋友的,要么吐糟,要么分忧,所以人类是群居动物。

     桂妮妮现在对她的事情已能做到处惊不变,她只做了两个反应,“他们俩还真的在一起了。”她说的虞少虹和顾承亮。然后她做了第二个反应,问她,“这样千载难逢的男人,你真的舍得放弃?”

     她说:“难道你真的要我们四个聚在一起打麻将,还时不时的像一家人一样坐在一起吃饭?”

     桂妮妮就捧腹,还好餐厅一直在放音乐,她也顾忌着旁边的客人,只笑了两声就收住了,然后叹气,“看来你还是没那个福气。”

     过了一下又咬牙切齿,“要是我的话,我就忍下来。这种难堪算什么,和分分钟做有钱人相比,我会把这点难堪嚼巴嚼巴咽进肚子里。然后买包,买奢侈品,天天睡懒觉,隔两个月就出门旅游,去非洲看角马,看狮子,想吃生鱼片了,立马就飞去日本,纸醉金迷地生活。”总之把一个苦比上班族实现不了的愿望,她一口气全部说了出来。

     辛蕙哭笑不得,说:“你想得倒美,轮到你,你就明白了。”

     “可惜轮不到我啊。”桂妮妮感叹一声,还是替她扼腕,“你这也是上辈子修来的运气啊,可惜还是差了一点,大概上辈子你还是少烧了一炷香。”

     她贯会胡说八道,辛蕙没理她,过了一会儿,桂妮妮又问她,“孩子你怎么办?你不会真的想做单亲妈妈吧?”

     她搁下刀叉,“明天我就去一趟医院。”桂妮妮马上抬起头,“那明天我请个假,陪你一起去。”她轻轻摇一下头,“不用,明天我先去看一下,需要的时候我再给你打电话。”

     第二天她去了一趟医院,两天以后她告诉虞柏谦,孩子她拿掉了。

     她没打电话,发的短信,干巴巴的一句话。隔了不到半分钟,虞柏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问她是不是真的。她说是的,他依然不相信,说:“你不要和我开玩笑。”辛蕙说:“我没开玩笑,是真的。”

     然后她把早就拍好的医院医生的手写病历传给他看,上面清清楚楚有她的名字和年龄,她又传了第二张照片,那是一张手术收费单。

     他终于相信了,从一开始,她就给他说不想要这个孩子,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又给她打来电话,“你为什么不问问我?”

     她早已想好了说辞,只是照本宣科罢了,“对不起,我怕一问你,我又会心软,我想了很久,这个孩子,我还是不想要。”

     “所以你就摆脱我,一个人回了江城,自己做了这个决定?”他的语调里终于蕴含了怒气,辛蕙早就知道他料事过人,他只是想不到她会这样狠心,会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先斩后奏了。

     她正想再对他说对不起,电话里却突然没了声音,过了好一会儿,辛蕙才意识到他是把电话挂掉了。她握着手机,手指攥得发白,呆呆地愣了不知道多久。

     她把病历原件和收费单都妥善收好,收费单就夹在病历里。如果虞柏谦想看,她就拿给他看一下。

     她知道虞柏谦很快就会回来,所以深夜接到他的电话,她一点都不吃惊。她从床上爬起来,穿好衣服就直接下楼去见他。这几天她确实也睡不好,人显得憔悴苍白。虞柏谦看见她,愣了好一会儿,本来他是携着怒气来的,最终却只是问:“为什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她只能道歉。问道小子修仙记

     两人坐在他的车里,半天没说话,小区里安静得一个人都没有,后来他终于原谅她,说:“做都做了,再说也没有用了。你去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去我那儿,把身体养养好。”

     她却只是坐着不动。虞柏谦就转头看着她,她只是直视着挡风玻璃外的夜色。

     他终于明白是纵虎归山了,想把她再收回去,已不是那么容易。他一直想把她带着走的,他始终不放心。辛蕙转过脸来,似乎想叫他一声,他知道她开口大约就是谦哥,可最终她却没喊出来,也许是看见了他骤然冰下去的目光。

     她只说出两个字,“我们……”

     他就扑了过去,堵住了她的嘴。

     辛蕙没有挣扎,让他吻着,他不可能一直不让她开口,等他喘气的间隙,她终于可以开口,贴在他耳边说:“我们分手吧。”

     她的声音很低,低到像在他耳边吹气,可他还是听得清清楚楚,她是要和他分手。她还没说,他已经猜到了。他是有多失败,这样的一个女人,只是和晏菲长得有几分像,还并不是很像,可他竟然从来就没有抓住过她,哪怕他抛出了结婚的诱饵,他也没能勾住她。有多少女人费尽了心思想嫁给他,自杀、假怀孕都玩过,就这个女人,油盐不进。

     他甩手下车,摸出一根烟点着了。

     辛蕙坐在车里,看他背对着她抽烟,路灯下,就见他的影子投在地上。不是很久之前,她才刚刚跟顾承亮分手,没想到现在竟然又要来一次。

     他一根烟并没有抽完,就扔在地上踩熄了。然后他上车,像是很疲惫的样子,“我赶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现在不想和你吵架,你陪我去吃点东西,然后再说。”

     她没有逆他的意。哪怕是最简单的分手,也要说一句我们不合适,或者是我累了。有些话他们还没有说完。

     江城多的是可以宵夜的地方,灯红酒绿的娱乐场所旁边,有守株待兔、来一个杀一个的通宵营业的高档餐厅。辛蕙陪着他进去吃了点宵夜,隔壁桌两个穿着黑丝,涂着眼影的女人一直在拿眼打量他们,虞柏谦帮她点了一盅鸡汁燕窝,炖到绵糯的燕窝上飘着几根鲜艳的火腿丝,辛蕙其实没有胃口,但还是把燕窝吃掉了。

     然后她就去了一趟洗手间。

     从餐厅出来,他也不送她回家,也没有强迫要带她去他住的地方,而是一脚开去了一个洗浴城。“陪我泡个澡。”他说。

     “我不能泡澡。”辛蕙告诉他。夏天还没有过完,就来泡澡,也是少见。他说我知道。

     他也并不是想来泡澡的,或许只是想洗个澡,解解乏,然后又不想放她走,于是就把她带到了这里。

     他要了一个大套间,这种地方一向是要什么,就有什么,他对接待他们的女服务员说,他想在房里洗个热水澡,服务员立即清理大浴缸,给他放了一大池水。边上的一个小竹蓝里,还有小半蓝的玫瑰花瓣。

     他又要了瓶红酒,服务员给他推荐了几个年份的,他定了一瓶。

     整个洗浴城的温度都奇低,辛蕙从走进来,就觉得身上冷飕飕的,虞柏谦看她一眼,就让服务员给她拿一件浴袍。她裹着浴袍,坐在客房的沙发里,电视开着,是个国产大片,刀光剑影,血滴子飞来飞去的,她心不在焉地看着。

     听见虞柏谦喊她,她走进去。看见他躺在浴池里,身上搭着一条浴巾,像是忽然惊醒的样子,对她说:“我差一点睡着了。”旁边的红酒已打开了,他已喝了大半瓶。

     辛蕙对他说:“泡好了就出来吧。”

     他应一声,“帮我把浴衣拿进来。”辛蕙拿着浴衣进来,把浴衣搁在了旁边的条凳上,又把浴缸边上的酒杯和酒瓶收走,拿着这两样东西正要走出浴室的时候,听见他说:“你是为了顾承亮吧?”

     她就背对着他站住了,听见他出水的声音,他说:“那天火车上那个人是不是他?”[综漫]非花如刃

     她缓缓回过身,“我和他是无意中碰到的。”

     “你是无意,他就不一定了。我妹妹太傻,她不了解男人,顾承亮并不爱她,他们两个早晚是不可能的,何必为了他们牺牲我们两个?”

     “这种事情谁说的定?也有可能他们就真的在一起了。”

     “你是内疚吧,觉得欠了顾承亮,所以倒是宁可他真的娶了我妹妹。当初他一手推开富贵,为了你宁肯身披债务,你就想这样亲手还给他,我在你眼里又算什么,想要就要,不想要就可以随手甩掉的取款机?我倒是忘了,”他忽然一笑,“当初你是为了求我卖设备才跟我上床的。”

     他看着她,略带讥讽,“除了我,还会有谁出这么高的价钱买你?你还想要什么,你只管说出来,今天我也可以一起答应你。”

     “你喝多了吧。”辛蕙说完,转身就想走出浴室,他在后面喊住她,“你站住!”

     她抓着酒瓶和酒杯,浑身僵硬地站住了。等了半天,才听见他软下来的声音,“对不起,我是喝多了。”她忍住眼泪,说:“我知道,你赶紧把衣服穿上。”

     她走出浴室,把酒杯和酒瓶搁在桌上,转身又去门口调空调的开关,温度实在是太低了,她把温度调高了几度。

     虞柏谦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倒完才问她,“你要不要?”她轻轻摇一下头,说:“我不渴。”他几口喝完,放下杯子,却又拿起了旁边的红酒。

     辛蕙知道他酒量还行,这样的红酒多喝几杯也没关系,所以她并没有阻止,也许多喝两杯,他还能很快就睡去。现在已经是夜里三点多了,他奔波了一天,肯定很困了。

     他们再没有谈分手的事情,虞柏谦只是知道她不会像和在G市那样,回到他身边。他喝的红酒起了作用,他在失望和困顿中睡着了。

     辛蕙从洗浴城走出来,凌晨四点多的大街上空空荡荡的,看不见人影。她往前走了很远,都没看见一辆夜间的士,这里是沿江大道,堤坝后面就是滔滔的江水,风一阵阵从江面上吹过来,她觉得自己真是活该,为什么不等天亮再离开。

     她想起很多年前,她也曾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哭泣,那时候曾有一个人来到了她身边安慰她。以后大约不会再有了,她不会总有这种运气,碰见一个不知道为什么喜欢自己的人。

     一辆的士终于从后面开了过来,她还没招手,司机就主动把车停在她身边,她拉开车门坐进去,司机看清她的脸就愣了一下,她笑了笑,“风吹的,半天等不到的士,我都急哭了。”司机呵呵笑起来,“半夜三更的,打不到车,难怪你会急得哭。”

     她早上五点回到家,把桂妮妮给惊醒了,她睡眼惺忪地从房里走出来,问她,“你干什么去了?”她说:“分手去了。”

     桂妮妮的瞌睡虫立刻被赶走了大半,“分掉了吗?”

     她说:“还差一点。”

     她知道虞柏谦是不会死心的。果然第二天他就来找她吃饭,他也不说什么,就是打电话把她叫下去,然后带她去餐馆。去的是名不见经传的私家菜馆,叫的菜都是给她补身体的,连着两天都是这样,她终于受不了了,说:“你别来找我了。”

     他当时刚刚把她送到楼下,听了这话,一言不发,开着车就离开了。

     第三天他打电话来的时候,她就不下去了。桂妮妮一直趴在窗户那里看,看了一个多小时,才对她说:“走了,你也真够狠心的。”

     她正在整理顾承亮留在她这里的最后一些东西,几件他留在她这里的换洗衣服和一些零零碎碎,直到今天,她才把这些东西都整理了出来。就好像磁盘清理一样,她开始慢慢剔除顾承亮在她的积年岁月中刻下的痕迹。

     她整出了一个小旅行包,基本都是还能用的着的东西,准备寄给他。想了想她又给顾承亮发了条短信,问他是不是还在江城,如果还在的话,她干脆就给他送过去。闷骚首长,萌妻来袭

     过了几分钟她接到了顾承亮打来的电话,说他不在江城,但明天他就会回来,票已经买好了。

     她说好。电话里听他的声音不太对劲,于是问了一声,“你是不是感冒了?”

     他嗓子有点沙哑,说是的,前两天有点降温,又说没关系,感冒是小毛病。

     她问他在那里,他说在宜城,和江城离了大约三百公里。她说好,那明天你回来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把东西给你。

     到了第二天,她却一直没接到顾承亮的电话,虞柏谦昨天大约被她伤到了,今天终于不来找她了。桂妮妮还想等着看好戏,见没戏可看了,连连叹气,“就这样结束了?”

     她说:“你还想怎样?人都是有自尊心的,谁会这样一直被你糟践?”

     桂妮妮深觉遗憾:“我总觉得大戏还没开场。”

     她说:“你那是电影和小说看多了。”

     “你不期待吗?”桂妮妮问她。

     “期待什么?”

     “期待那个男人对你始终如一,即使你给他冷脸,他也把整颗心捧到你面前。”

     她说:“你可以去看医生了。”

     她等到很晚,顾承亮的电话都一直没有来,结果却等来了虞柏谦的电话,开口就说:“今天有没有等我?”

     她说:“你别玩了。”

     他却只说:“晚安。”就把电话挂了。

     搞得她愣了半天。

     临睡之前,她去洗澡,刚洗到一半,就听见桂妮妮在敲门。她打开浴室的玻璃门,桂妮妮拿着她的手机对她说:“有个电话找你,说顾承亮出事了,你赶紧听一下。”

     她一慌,脚底一滑,差点摔了一跤。

     桂妮妮连忙喊一声,“别慌,你小心点。”

     她把手在毛巾上擦了一下,赶紧接过了电话。听见里面有人在喂,是个男人的声音,她连忙问顾承亮怎么了。那人说:“你是他女朋友?”她愣了一下,还没说话,那人接着就说:“我看他昨天才给你打过电话,通讯录上你的名称是老婆,所以我给你打电话。”

     她心越来越慌,问:“他怎么了?”

     “你能不能联系一下他的家人,叫他家人赶紧过来,他高烧,在旅馆昏迷了,现在被送到了医院,正在抢救。我是这边酒厂的业务员,今天一天都联系不上他,后来才发现他昏迷在床上,你叫他家人赶紧过来吧。”

     她的心乱跳起来,像要从胸口蹦出去,声音都不对了,“他到底怎么回事?”

     “医生说,可能是病毒性脑炎,现在还不清楚,正在做检查,你赶紧通知他家人吧。”

     她慌忙把身上的泡泡随便冲了一下,就从浴室走了出来,回到房里穿好衣服,一边给桂妮妮说了两句,一边找出一个包,胡乱抓过几件衣服就塞在了里面。几分钟之后,她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起大家,说话没算数,来的太晚了。卡文了~~o(>_<)o ~~

     谢谢大家的厚爱。泪奔。

     青娘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6 01:09:46

     养乐多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3-12-15 19:26:21

     叶子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4 23:3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