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在医院的楼道里,辛蕙哭了很久。和顾承亮分手以后,她还从没像这样哭过。她冷静理智地分了手,总是告诉自己不要难过,不要难过。可这时候,她却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不知道自己离开以后,顾承亮是什么样子,他说,他想拉着她一起从那个窗口跳下去。她知道他不会真的跳下去,更不会拉着她一起跳,可那一刻,他心里的绝望却传到了她的身上。一段感情,到底要斩多少刀,才能真正切断,才能真正地把那个人舍下。明知不可能了,为什么还要这样挣扎?

     她顺着楼梯一级级往下走,下了一层,又是一层,脑子里回旋着他的这句话。

     最后她在三楼拐弯的楼梯上坐了下来。天色渐渐暗下去,有人从楼上下来,声控灯亮起来,乍然一见有个人坐在楼梯上,那个人脚步还顿了一下,可随后,就放轻了脚步,从她身边悄悄走了过去。是啊,这里是医院,在无人的地方有人躲着哭泣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她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总之她不能这样出去。

     手机里进来了两次短信,她没有理会,过了一会儿,电话终于响了起来。是虞柏谦,他等久了,终于给她打来电话,问她下来了没有。

     她说马上就下来。他在那边顿了一下,有两秒钟没说话,然后就问她,“你在哪里?”她停了一下,才告诉他,“我正在下楼。”

     她不知道虞柏谦为什么这样聪明,他能听出她声音的异样,也能猜到她不是搭乘电梯下来的,他就在楼梯口等着她。她一转过弯,就看见了他。楼下大厅的灯很亮,也能照到楼道里来,她站在楼梯上,与他对望着。

     她记得上一次,她也是站在楼梯上,与他这样对望着。那时候她觉得自己如临深渊,不敢踏出一步。但这一刻,她没有这样的感觉,她只是觉得很难过,他为什么来得这样早,如果晚一步,稍微晚一步,他再来她身边是多么好。

     她想起张爱玲的那个著名句子,被人传来传去,念书的时候她们都喜欢,会说:“什么时候我也遇见那样一个人,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把张爱玲的句子就套了上去。

     她还想起大学时候看过的那部电影,风靡一时的《我的野蛮女友》,她和唐晓月都被感动的稀里哗啦,那首电影主题歌《I believe》在她们寝室放了一两个月。唐晓月还和她讨论过,最后女主为什么要和车太贤分开,为什么要独自去法国,两年以后才回来。如果他们分开了就这样错过了,岂不是很遗憾?

     她记得她们当年还有过争论,她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说的,只记得电影是个大团圆,唐晓月说:“那是电影,如果是真的,他们也有可能就这样真的分开了。”

     她从楼梯上走下来,虞柏谦望着她,什么话都没说,隔了一会儿,才说:“走吧。”她跟着他向住院部楼外走去。刚到大门口,没想到却遇见了回医院的顾承亮父母和虞少虹。

     两边都一愣,除了顾承亮父亲对他们两人还能笑脸相迎,顾承亮妈妈和虞少虹对辛蕙都摆出了一幅不善的面孔。虞柏谦显然不喜欢这种局面,简单地和顾承亮爸爸打了声招呼,就想带着辛蕙离开,虞少虹却叫住了他。

     “哥,你怎么还和她在一起?她心里还想着顾承亮,你怎么还陪着她一起来?”

     虞柏谦转过头看她一眼,语气很不悦,“我的事不用你管,你早点回家。”

     “我要等顾承亮出院了再回去。”虞少虹说着,就看向了辛蕙,似乎察觉到她的眼睛有些异样,就质问道:“你又跟顾承亮说了什么?”

     辛蕙不想理她,虞柏谦叫了她一声,制止了她。

     “哥,你就护着她吧,真不知道你看上了她什么?”

     顾承亮妈妈这时候看辛蕙的眼神已到了憎恶的地步。辛蕙平静地扫她一眼,转身她就走开了,她一点也不打算受这两人的气,也不在乎她们,所谓的无欲无求,她现在也可以冷眼看她们。

     她跟着虞柏谦上了他的车,他们在宜城吃了晚饭,然后就开车回江城。

     半路她有点瞌睡,其实最近她一直有点嗜睡,只是一直睡不太好。虞柏谦把一个U形枕垫在了她脖子下面,她就那样睡了过去。也许是他的车隔音太好,减震也太好,回了城她竟然也不知道,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停在她住的小区,周申已不在了,虞柏谦抱着她,呆呆地坐着。

     她动了一下,他就放开了她。

     “怎么不叫我?”她问。

     “看你睡得香。”

     她摸一下脸,“我流口水没有?”

     “流了,你摸摸我的胳膊。”她真的摸了一下,“骗人,哪有?”

     “我都给你擦掉了。”

     她嗤了一声,表示不信,“你当我是小孩子。”

     虞柏谦看着她,“是啊,睡着了还在哭,不是小孩子是什么?”

     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两人一时都没说话,过了一会儿,辛蕙推开车门,想下车,虞柏谦拉住了她。辛蕙转头看他,虞柏谦隔了半天才说:“不要把我推开,我们再耐心地等一等,我妹和顾承亮肯定成不了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那我们先分开一阵好不好?”

     虞柏谦一愣,看着她,她又说:“我们先分开一阵,你愿不愿意?”

     他终于问:“多久?”

     “两年。”

     他立刻皱眉,“为什么要那么久?一辈子才几十年,我好不容易和你在一起,为什么要这样浪费光阴?”

     她说:“你有没有看过一个电影?”

     他问是什么电影,辛蕙告诉了他,他说:“哦,那个电影,我看过。”然后问她怎么了。辛蕙告诉他,男女主分开了两年才在一起的,他似乎慢慢想了起来,说:“那是电影,蒙太奇一切换,就可以几年以后,我们又不是演电影,你要我等两年,我没那个耐心。”

     “但是我现在不能和你在一起。”辛蕙告诉他。

     他似乎感到不耐烦,推开车门就走了下去,辛蕙跟着下了车,两人隔着车身对望着,然后他绕过车头走过来,“我可以给你一些时间,等你整理好心情,但两年太长了,我等不了。”

     “你可以等多久?”

     “几个月,半年,一年都太长了。”

     “那你不用等我,如果缘分到了,那个时候你身边还是空的,你又还在喜欢我,那我们就在一起吧。”她喊他的名字,“虞柏谦,我们就这样说定了吧。”

     以前她总叫他谦哥,后来又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但现在她连名带姓的叫他,就像她叫顾承亮一样,也总是连名带姓的喊。

     她转身向楼洞走去,虞柏谦追上来,拉住了她,抱住她就吻,他吻得有点杂乱无章,微微喘息着放开她,他说:“我没答应你。我还是觉得,分开是最愚蠢的办法。我们可以少见一些面,隔一段时间见一次,一起吃一顿饭,聊聊天,你刚才说到看电影,我们还可以去看场电影,我已经很久都没有看过电影了,什么时候你觉得合适了,我们再在一起,这样不行吗?何必搞得两人不见面,真以为这样就能重新开始了?”

     他说:“我听了你的,答应等你,你也要听我的。”

     辛蕙最终好像被他说服了,他大约觉得自己的劝说奏效了,脸上露出点笑容,“那过几天我来接你,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去看一次电影,说起来上一次进电影院,我都不记得是那一年了。”

     说好的是过几天,可第二天他就来找她,说他要回G市,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他还是问她,能不能跟他一起走。辛蕙说:“你说话要算数。”他无奈地笑,又叹气,说:“那今天陪我一下吧。”

     辛蕙陪他吃了顿晚饭,他下午三、四点钟来找她的,两人早早就去了一家餐厅。吃的碳烤松茸,厨师推着一个小烤车,在客人面前现烤的,还有过了三道水的清水鹅,菜式都是改良过的,中西结合,虞柏谦喝了两杯红酒,辛蕙只喝了这家餐厅的自制老酸奶,据说这家餐厅的酸奶在江城是很有口碑的,每天限量供应,来晚的客人还喝不到。

     虞柏谦是晚上八点多的航班,吃完饭他还带她去买衣服,餐厅出来,过马路就是专卖店,辛蕙一直催他,别误了航班,他不慌不忙,直到快六点才叫来了周申。

     上车的时候,他问她,去不去送他,辛蕙说:“好。”

     到了机场,因为有她陪着,周申就没有跟过来。辛蕙陪着他办好登机手续,看着他走进去。他过了安检,就回头看她,辛蕙对着他笑,又挥手,他望着她,也笑一笑,这才提着旅行包向前走。

     辛蕙就看着他的背影。

     到转弯的时候,他果真又回头,她又让自己笑一笑,又对他挥手。他站住看了她一眼,然后终于走了。

     看着虞柏谦的身影消失,辛蕙转过身,快步去到机场的洗手间,扶着洗脸台,她不停地干呕。刚才在餐厅的洗手间,她已经把吃下去的东西全吐了出来,这会儿其实已没什么可吐的了,只是那个鹅的味道一直在她的喉咙里,她忍不住想干呕。

     她随手带着一瓶水,喝了两口,想把那种感觉压下去。最后却连水都吐了出来。

     吐到后来,只剩些酸水,她觉得肠子都快被拽出来了。她在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狼狈不堪,吐得两眼泪花花的。

     走出洗手间,她的手机不停地在响,她接起电话,听见虞柏谦声音,他在说:“等我回来,照顾好自己。”

     她等了半天才回答,嗓子大概是干呕过度,有点哑了,她说:“我会的,你也是,要照顾好自己。”

     第二天她就离开了江城,桂妮妮送她离开的,坐在出租车上,桂妮妮还在劝她,“你再考虑一下,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她没说话,桂妮妮又在怪自己,“我觉得自己犯了一个错误,我不该帮你的。”

     她这才回答:“你不帮我,我也会找到一个安身的地方。”

     桂妮妮叹气,“我就怕你这样,所以不如让你去我老家。”过了一会儿又嘱咐她,“有什么事就只管找我爸妈,用不着和他们客气。”她点一下头,桂妮妮替她遗憾,“你就这样和他断了,你不后悔?这种男人你到那里去找?”

     她隔了半天才说:“要是有缘的话,我和他还会见面的。”

     桂妮妮还是替她着急,“如果那时候他身边有了佳人,我看你怎么办?”

     “那就是命,说明我命里本来就不该有他,妮妮,如果真这样,我认命。”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又是被骂的节奏。~~o(>_<)o ~~ 下一章,直接机间切换,开启新篇章。

     谢谢养乐多。无语凝噎。

     养乐多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22 14:53:04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21 20:11:05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21 07:54: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