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辛蕙想回江城,可却不知道怎么对虞柏谦开口。她的反常还是被虞柏谦察觉到了,他一向很敏锐,也知道自己妹妹演得这一出戏,对辛蕙不可能不产生影响,否则她不会主动抱住他。

     两人恩爱了一夜,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就连打了几个电话给辛蕙,问她在干什么。辛蕙告诉他自己在睡觉,看书。到了下午,他更是早早地就回来了。

     隔天也是这样,辛蕙还当他会有应酬。因为一大早就听他在接电话,说的都是会所的事情,什么消防,市政监管的批文,等等,这件事情已经启动了,他也告诉了她,香港请来的设计师已经到了,这两天就要把方案定下来。

     她只当他很晚才会回家,电话里他也说晚上有事。她早早地吃过晚饭,看时间还早,就下楼去院子里走一走。自从那次在书店碰到虞少虹以后,她就很少上街了,只在小区里转一转,活动一下筋骨。

     等到了楼下,她才觉得手上好像少个东西,才想起来是手机没有带。但想着和虞柏谦才刚刚通过电话,他大概不会那么快就打过来,她也就没有上楼去拿。

     太阳刚下山,天边一抹晚霞还在燃烧。小区里的绿化很好,种着各种各样的树木,有假山,还有喷泉。她在喷泉那儿听几个带孩子的母亲在一起聊天,小孩就在边上玩,还有一只修剪得像玩具一样的小泰迪狗在旁边跑来跑去。

     她虽然没参与她们,但不知不觉也陪着那几个妈妈消磨到了天色渐渐暗下来。

     她回家的时候,小区的路灯已经亮了起来,天还没有黑透,但一片薄纸似的月亮已经贴在了空中。她开门一进屋,就看见虞柏谦捏着一支烟站在客厅里。

     近来他已经很少抽烟,这时候屋子里却有一股很大的烟味。她咳了一声,微微诧异,还没问他你怎么回来了,他已经在说:“你跑哪去了?”

     这个时候,辛蕙已经意识到他大约是又给她打了电话的,连忙告诉他自己就在小区里散步,告诉他,“手机出门的时候忘了,就散一下步,我就没有回来拿。”

     他显然很不高兴,眉头一直紧锁着。辛蕙赶紧认错,说:“我能跑哪儿去,就在小区里转了转,手机不是故意不带的。”他低下头掐灭了手里的烟,去阳台那儿把门窗都打开,才说:“我当你又昏倒了,或是……”他一下打住,后面的话没说下去。

     他转过头,两个人对视了一眼,辛蕙嘿嘿笑了一声,只当没听懂他后面的话,“你想得太多了,我没那么虚弱。”

     他过了半天才露出点笑容,“是我想得太多了,你吃了饭没?”

     “吃过了,我吃了才下去散步的。”

     “吃的什么?”

     她故意装出很高兴的样子,“你忘了,昨天你帮我带回来的酥鱼,我烧了一下,吃了一大碗饭。”

     他哦一声,像是想起来了,然后俯身拿起了茶几上的车钥匙。辛蕙一愣,“你还要出去?”他点点头,“有几个人还在等我。”他向门口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她,似乎在犹豫,“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一个人在家里也很无聊吧。”

     辛蕙问:“你们在干什么?”

     “开会。”他顿了下,又说,“也不算开会,就是几个人在一起商量事情,会所的设计图已经出来了,有些地方还要修改一下。”

     “那我不去了。”辛蕙说,“我还是在家里吧,家里舒服。”

     他笑了下,“也是,那我走了,要是我回来的晚,你就别等我了,自己先睡。”辛蕙答应一声,看他出了门,还走到阳台送他,没一会儿就看到他的车启动了,他还摇下车窗,对着她挥了下手,辛蕙也对着他挥了挥手。

     他的车开走了很长时间,辛蕙还在阳台上站着。

     等了好几天,她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

     虞柏谦要去湖南,民俗村有个揭幕仪式需要他去参加,他对要不要带她同行有点摇摆不定。辛蕙劝他,“算了,还要去上海搭飞机,到了那里也要赶来赶去,你也没空陪我。”他最终放弃了带她走的念头,而辛蕙也趁机说:“我想回一趟江城。”

     他立刻看她一眼,她有点心虚,只能找借口,“公司有点事,我要回去处理一下。”她一直没告诉虞柏谦她已经辞职了,而他显然也不在乎这个问题,那天还问她,要不要把工作辞了。

     她说:“那谁给我发工资?”虞柏谦说:“我啊。”她随口就接,“口说无凭。”

     他说,“那天有空我们去把结婚证扯了。”她故意打岔,“结婚证又不能给我发工资。”他像是受到了侮辱似的,当场就甩给她一张银行卡,说:“够你上一辈子班了。”

     她笑嘻嘻问他,“你拿这样的卡砸过多少女人了?”

     他就望着她不说话。辛蕙也知道自己说错了,后来也不知道是拿什么话岔开的。

     虞柏谦帮她买了回江城的高铁车票,本来他想帮她订一张机票的,但辛蕙说不用了,还是高铁好,只要四个来小时,准点到达,飞机一搞延误。他也就听了她的,其实在这两个城市之间,他也时常选择高铁。

     他的行程是早就决定的,所以比辛蕙早一天离开G市。

     到他走的那一天,早上一起来,辛蕙就帮他收拾行李。夏天的衣服很简单,男人的衣服花样也不多,衬衫T恤,就是这些,一下就收拾好了。

     然后他拿着电动剃须刀站在窗前剃胡子,剃须刀“嗡嗡嗡”地响着,卧室里一时没有其他声音,有种异样的安静。他就回过头寻她,一转过脸来,就碰上了辛蕙来不及躲闪的视线,她站在他身后几米远,正在看着他。她很快地笑一下,虞柏谦手里的剃须刀就停止了转动。

     两人对视了片刻,然后他说:“想不想帮我剃一下?”

     她说:“好啊。”就上前接过他的剃须刀帮他剃了起来。虞柏谦一手搂着她腰,垂下视线看她,剃须刀又“嗡嗡嗡”地响了起来,她的目光始终不与他交汇,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给他剃胡子这一件事情。

     他终于不甘心地吻下去,她的睫毛不停地颤抖,闭住的双眼,遮去了眼里所有的情绪。

     然后两人下楼吃早饭,虞柏谦在国外养成的习惯,早上要是有空的话,他会弄一杯蔬菜果汁喝,以前他曾试图让辛蕙跟他一起喝,但辛蕙喝不惯那个味道,尝了一次就再也不肯喝了,今天她却很听话,虞柏谦让她喝她就喝了,搞得他很诧异,“怎么这么听话,原来不是一看我端起来,转身就逃得么?”

     她笑一笑,“其实也没多难喝。”

     “对啊,喝惯了其实挺爽口的。以后你跟着我一起喝。”

     她答应着,说好。

     接他去机场的车来了,辛蕙把他送到楼下,周申要跟他一起走,所以开车来接他的是另外一个司机,虞柏谦让她和这个司机认识了一下,说:“明天让他送你上车,你不要自己一个人走。”

     她点头答应,现在不论他说什么,她都答应。

     送走了虞柏谦,她回到屋里发了很长时间的呆,然后她给沈宏光打了一个电话。也许以后她再也不会来这个城市了,临走之前,还是要和沈宏光说一声。她说:“今晚有空没有,我请你们一家三口吃饭。”

     沈宏光立即猜到了,“怎么,要回江城了?”她说是,沈宏光问,“谦哥和你一起走?”

     她回答:“他有事,他去湖南了。”

     她又见到了沈宏光一家三口,沈宏光的夫人和她已很熟,一顿晚饭又吃得热热闹闹。饭后沈宏光又要送她,她说:“不用了,不顺路,离你家又远,我打个车回吧,你看你儿子又在犯困了。”

     沈宏光也就没坚持,帮她拦了辆的士,送她上车的时候问她,“什么时候再来?”

     她说:“不知道。”

     沈宏光说:“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来了别忘了给我打电话,”

     她没反驳,说好。

     回到虞柏谦的公寓,空空荡荡的屋里只有她一个人。以往虞柏谦不在家的时候她也是一个人,但却从没像这一刻一样,让人感觉这个屋子是那样的大,又是那样的空。

     她在楼上洗了个澡,然后到楼下喝水,喝完水又上楼。走在楼梯上的时候,她想象着虞柏谦那天看她的眼神,于是又回到楼下,学他的样子望着楼上,莫名其妙她就把自己逗笑了。

     他泡妞可真有一手,就这样一个动作,就让她反反复复在心里记住了。

     她楼上楼下走了很多遍,直到累了,她才回房倒头睡下。睡到半夜却又突然醒了,起来上了一次厕所,就一直睁着眼到了天亮。

     第二天虞柏谦安排的那个司机来接她,一直把她送到车上安顿好,司机要下车的时候她谢他,司机连忙说:“不用谢,不用谢,虞总吩咐的事情,我肯定要办好。”

     到了车下,司机和她挥手道别,她也隔着车窗摆手,看着司机走远。

     这一次她身边坐了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她想起上一次离开G市的时候,她在车上遇到了虞少虹,其实也就是不多久之前的事情,她却觉得恍如隔年,一个夏天还没有过完,她一生的轨迹大约已改变了。

     高铁开出一个多小时以后,她开始参瞌睡,昨晚失眠了半夜,这时候瞌睡虫来了。她看着密闭的车厢,前方显示是320公里每小时的时速,列车在飞驰,微微的离心引力,让她的耳朵有一些不舒服。

     跟顾承亮分手以后,她经常做梦梦见自己在G市和江城来回的高铁上,每一次都是行驶的列车,减速玻璃外绵绵的乡野风景,日头高高挂着,有时候列车穿过涵洞,“呼”地一声鸣,然后骤然暗下去,只听见呼呼的风声。

     有几次她梦见顾承亮,他在高铁出站口接她,穿着她给他买的条纹POLO衫,一米八几的个子,穿什么都好看,像个衣架子。她在淘宝上给他买衣服,每一件他都能穿得熨熨帖帖的,不像她,淘宝买的衣服,十件里有七件不如意,后来她就只敢去实体店买了。

     刚开始梦到这些的时候,连头发稍都是难过的,可渐渐就像麻木了。失恋也是一种病,分手也是,慢慢都会自愈。只是有些人自愈的时候长,可能几年都好不了,也有可能就病入膏肓了;而有些人自愈的时候却很短,这些人里面有些也许是因为爱的不够深,而有些,大约是因为他们很幸运。因为他们很快就遇到了另一个真心爱他们的人。

     她觉得很难过,好像又一次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可她不能不放手,她对虞少虹说:“如果我要做什么,也不是因为你。”当然不是因为她,一百个虞少虹她也不在乎,她只是为了顾承亮。当她听见那个狐狸与兔子的故事,当他愿意为了她背一身的债务,哪怕她的心弦已被别人拨动,她也会成全他。

     她知道自己是睡着了,又像是在做梦。好像太阳光刺着了她的脸,有人把窗帘拉过一些,挡住了那些蜇人的光线。她的脑袋终于寻到一个稳妥的地方,她又进到半做梦的状态。

     她记得有一次国庆长假,她和顾承亮去旅行,人真多啊,走到哪都是人山人海,回去的时候她也在火车上睡着了,一直靠着顾承亮的肩膀,睡到了江城。顾承亮还说她,“你怎么这么能睡啊?有人把你的东西搬走你都不会知道。”

     她只是笑,说:“不是有你在吗?”

     虞柏谦说她,“你这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又喜欢顾前想后,我得想办法挤进去给自己占个位置。”能不多么?七年的记忆,那是那么好泯灭的,随便翻翻捡捡,就能拎出一段。可笑他还要做些肉麻事,想和顾承亮比拼一下。

     好像到站了,有人在下车。过道里有人声,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快点,火车只停几分钟。” 是有人提着行李正在走过。

     她睁开眼睛,看见几个旅客提着大包小包正在向车厢门口走去。她的脖子有点僵,她扭了一下,这时候意识到自己是靠在身边人的肩膀上睡着的。

     她转过脸,落入眼眶的就是一张熟悉的脸,她想都没想,就说:“顾承亮,江城还没到吧。”

     顾承亮看向她,轻声回答,“还没到,还有一站,马上就到了。”

     他的话一说完,辛蕙就猛然醒了过来,她一下睁大眼睛,看了看周围,看了看车窗外面,愣了很长时间,她又掐了下自己的手指,然后才抬起头,说:“你也去江城?”

     果然不是梦境,他轻微地点头,说了声是。她又怔了很长时间,才问,“你怎么坐到我身边的?”

     “你旁边的人下车了,我看你身边没人,就坐了下来。”

     辛蕙也没空去追究他这话是真是假,也许是他和别人换了座位,可此刻坐在她身边的确确实实是顾承亮。她并不是在梦境里。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调整好心态,问他,“你到江城来跑业务?”

     他又嗯一声,说:“不光江城,周边也有几家酒厂。”

     “噢。”她点一点头,就不知道说什么了,顾承亮也不说话。列车这时候早已开动了,车厢前方的电子显示屏上显示着车速,还显示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五分钟、十分钟过去,又炫又亮的数字不停地跳跃着,两个人却只是默默无言。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蕙才想起一件事情,“你还有一些东西在我那里,那天我整理抽屉,找到了你不见了的身份证,什么时候有空我还给你吧。”

     顾承亮说好,又说:“不给我也可以,反正已经补了一张。”

     “你还是拿着吧,两张总比一张好。”

     他又说好,过一下又说:“要是不方便的话,你寄给我也可以。”

     辛蕙点点头,看向窗外,两个人又都不做声了。

     下车的时候他要帮她提着行李,辛蕙知道拗不过他,就随他了。她跟在他身后,出了检票口,一边是地铁,一边是出站,辛蕙问他,“你去哪里?”

     他说:“上去找个出租车吧,把你送到家,我去宾馆。”

     辛蕙没有和他争,知道他一定会这样做,看他提着两个行李很长时间,就说:“你给我一个包,都你提着,太重了。”伸手就想接过其中一个。

     顾承亮却不愿意松手,固执地都要自己提着,“没关系,不重。”

     辛蕙只能松手,两人正想往前走,却突然听见有人在叫:“辛小姐。”是个女人的声音。她叫第一声的时候,辛蕙并没有意识到是在叫自己,等她喊出第二声,又向她走过来的时候,辛蕙才反应过来。

     “辛小姐,你还记得我吧?”

     辛蕙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这个女孩是虞柏谦在江城的助理。那次为了设备的事情,她不打招呼就莽莽撞撞地去找虞柏谦,当时就是这个女孩接待她的。她记得她脖子上挂着的名牌上写的名字叫涵宝,那次她等了快两个小时,所以就把这名字记住了。

     “虞总让我来接你,我看了半天,差一点把你放了过去。”涵宝笑着说。

     她还没说话的时候,辛蕙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了,等她说完,就更是什么都不需要问了。

     而涵宝此时正在打量着顾承亮。想必刚才他们抢包的那个画面已经被她全部看在了眼里。顾承亮只愣了一下,也明白了过来,他一声没吭,把辛蕙的包递给她,说了声,“我先走了。” 看都没看涵宝一眼,转过身就离开了。

     搞得涵宝还愣了一下,问辛蕙,“这是不是你朋友,我开车来的,可以带他一起走。”

     辛蕙笑了一下,自己也觉得笑容有点勉强,说:“不用了,他和我不顺路,我们走吧。”

     作者有话要说:更得太晚,对不起大家。

     谢谢下面同学的炸弹。每次都不知道说啥。只能说,谢谢对本文的厚爱,希望不辜负你们。

     养乐多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14 11:22:17

     呜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3 10:35:08

     陈发财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3 10:25:47

     陈发财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13 10:24:41

     zhiboo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3 10:17:17

     爽歪歪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13 10:15:03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3 08:25:40

     zhiboo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13 08:23:50

     呜哇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12 08:4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