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辛蕙跑到街上,想拦的士。只是夜深了,小区附近又比较僻静,她急匆匆走了二、三百米才拦到了一辆车。晚上的道路很通畅,只用了十几分钟,她就赶到了车站。

     深夜的售票大厅只剩了一个窗口,好在没人排队,她一问,去往宜城的最后一班动车也早已开走了,要想连夜赶往宜城,只有一趟过路车,还是两个多小时以后的,而且还不是动车,只是一趟普快。

     但这已是目前能赶到宜城的最快的一趟车了,她没有犹豫,立刻买了一张票,就去往候车室。

     到了候车室,过了安检,她抬着脑袋在滚动的电子显示屏上找到她的候车区域。

     在楼上,她向着自动扶梯走去,正要上去的时候,电话响了。她连忙停下,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会不会是那个酒厂的人给她打来的电话,要真是那个人的话,情况严重到了什么地步,她简直不敢想下去。

     匆忙摸出手机,慌乱之间看过去,她的神情立刻一松。还好不是那个人。

     看着虞柏谦的名字,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要是不接的话,她怕她的手机会接二连三地响下去。刚喂了一声,就听他说:“你怎么还没睡?”她简直想把电话砸他脸上,可惜离得太远,除非她能发射一枚导弹。

     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闲情逸致撩搭她,就算她现在不在车站,她也会被他吵醒了。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忽然又听他语气一变,“你在哪里?”口吻和上一句闲散轻松的样子已是完全不一样了。

     辛蕙一愣,一直被她屏蔽了的候车室的播音器的声音也传到了她耳朵里,喇叭里正在播某次列车即将到站的消息。

     “你在车站?”

     她只能承认。“你去哪里?”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他说:“你想躲开我?”声音已是震惊且愤怒。

     辛蕙脑袋都大了,只能解释给他听,然后又说:“我用的着躲开你吗?我要是真想躲开你,我会连你的电话都不接。”

     他也明白了过来,几乎立刻就说:“你买的几点的车票?”辛蕙报给他听,他说,“那不是还要等两个小时?”

     “这已经是最快的了。”

     “你在车站等我,我现在过来。”

     辛蕙还来不及阻止,他已经把电话挂了。等她再把电话打过去,劝他不要来,他却只是说:“你等在那里,不要走开。”说完还不放心,又嘱咐她一遍在原地等他。辛蕙见劝不住他,然后就听见他关门的声音,“嘭”地一声巨响,他已经从家里出来了,她忽然就热了眼眶,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不到半个小时,虞柏谦就找到了她。辛蕙还是劝他回去,说:“我只是过去看一看,他爸妈可能一下赶不过来,G市到宜城没有直达车,他们中途还要转车,至少要明天下午他们才能到,等他们到了,我就会离开。”

     “你通知他们了?”

     “我告诉了沈宏光,他会通知顾承亮的父母。”

     他抬头看了看检票口那里的电子显示屏,“这趟车到宜城要多长时间?”他也知道这是一趟慢车。

     “要四个多小时。”辛蕙也觉得无奈,换了动车的话,只要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虞柏谦就皱眉,只想了一下,就对她说:“干脆我送你过去吧,走高速,比这还快,你也不用坐在这里干等,还要快一个半小时才开车,你想快的话,还不如我送你过去。”

     这个建议毫无置疑地打动了辛蕙,她此刻确实是恨不得生出两个翅膀,她跟着虞柏谦走出了车站,上了他的车,就一路向着宜城开去。

     他一向偏爱越野车,保时捷越野跑起来又快又稳,不到三个小时,他们就赶到了宜城。辛蕙给那个先前与她联系的酒厂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凌晨四、五多,这个人竟然也没睡,电话打过去就接了,说他正在医院,然后就把医院的地址告诉了他们。又告诉他们怎么走。

     电话里一直说着这些,等这个人要把电话挂掉的时候,辛蕙才抢着问了一句顾承亮怎么样了。这个人自称姓林,说:“已经醒过来了,但情况还是很不妙,你们赶紧过来吧。”

     辛蕙听着脸色就变了变。

     而虞柏谦正忙着看路,宜城虽然不大,但周围都是山,地势高高低低,城区道路并不规整,这时候想找人问个路,街上也是空无一人,等他们摸到医院,已快天亮了。

     辛蕙又和那个老林联系了一下,然后他们直奔住院部的神经内科,一出电梯,走廊里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就迎了过来,“是不是顾承亮的家人?”这时候也来不及细说,辛蕙匆忙地点头,就问:“他在那里?”

     “跟我来。”

     一边走,老林就说:“昨天幸亏我去他住的旅馆找了他一下,本来说好了在他临走之前一起吃一顿饭的,结果我在饭店等来等去也等不到他的人影,幸亏我走了这一趟,想一想真是后怕。”

     他一副心有余悸的口吻,显然也是被吓着了,辛蕙心里焦急,问道:“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老林刚要回答,突然就见一个护士拿着一个吊瓶从病房里冲了出来,一眼看见他们,就冲着老林说:“你跑哪去了,快来按住他。”

     老林急忙跑过去,辛蕙和虞柏谦也赶紧跟上,一进病房,就见一个男人正吃力地按着顾承亮,他躺在床上,挥舞着双手挣扎着,似乎想摆脱控制。老林赶紧跑过去,按住了他的一条胳膊,虞柏谦一看这个情况,也赶紧上前帮忙,按住了顾承亮的另一只手,先前那个男人就按着他的身体,辛蕙这时候才看清楚,顾承亮的双腿是被绑在床上的。

     她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喊他的名字,“顾承亮!顾承亮!”

     护士嫌吵,立刻喝止了她,“别喊了!他现在谁也不认识。”

     辛蕙已意识到是这种情况,她捂着嘴,看着三个男人按住了顾承亮,他好像很难受,啊啊叫着,嘴里喊着一些无意识的词语,又像抽搐,又像一个神经错乱的人,护士飞快地给他打了一针,她流着眼泪,看着他渐渐安静下来。他的头转过来,目光无意识地和她对上,他的瞳孔有点散大,他根本不认识她。

     她捂住嘴,生怕自己哭出声。三个男人累出了一身汗,护士才把吊瓶给他挂上,他总算闭着眼睡着了。

     看他睡得很安稳,老林把绑在他腿上的宽带子松开,说:“我们两个人按不住他,只能搞了根绳子,要不然没办法打针。”然后告诉他们,另一个人是他的同事,也是酒厂的员工。

     虞柏谦这时候代辛蕙说了声谢谢。她在旁边还是说不出话来。

     看有家人到场,老林松了口气,让他的同事先回去休息,然后对虞柏谦说:“光靠你们两个是不行的,医生说送来的还算及时,很快就醒了过来,但脑子什么时候恢复正常就不知道了,也有可能一直会这样,你们要有心理准备。”

     辛蕙的身体就晃了晃,虞柏谦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

     老林到这时候才问:“你们是他的……?”

     “朋友。”虞柏谦回答。老林噢一声,“那他的家人也快来了吧?”

     “应该已经在路上了。”

     老林看样子是个热心肠的人,其实这个世界上,好人本来就是占大多数的。他把顾承亮的手机和一些住院手续交给了虞柏谦,说:“他的东西还都在旅馆,房间也没退,这是房卡。住院的钱是我们厂里垫的,他和我们有业务往来,刚刚又签了一年的合同,我们厂长说了,先救人要紧。”

     虞柏谦又表示了感谢,然后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辛蕙,看一眼睡着的顾承亮,问老林,“医院应该有护工吧?能不能请两个护工 ,靠我们这样守着也不是个办法。”

     老林很赞同,“我也是这样想的,我去问一下护士。”

     虞柏谦说:“我和你一起去。”转过脸嘱咐辛蕙,“在这等我。”

     她一个人站在病房里看着顾承亮,没几分钟虞柏谦和老林就回来了,告诉辛蕙,有护工,八点多就能过来。老林熬了一夜,本来也应该回去了,但是怕顾承亮突然醒过来,又陪着他们等了两、三个小时,直到两个男护工来了,老林才走。

     老林刚走,医生就来查房,查完房医生刚离开,睡了几个小时的顾承亮就醒了过来。这时候他闹着要上洗手间,光着脚就下了床,一个男护工连忙举着吊瓶跟着他,他走了几步就把手上的针头拔了,还对围上来要他穿鞋的虞柏谦和另一个护工破口大骂。辛蕙看他拔掉针头的地方在出血,血顺着手背在往下淌,也想上前,被虞柏谦一把拉住了。

     顾承亮看了她一眼,就对着房里的四人喊着滚。他的烧已经退了下去,但脑子完全是混乱的。他一直是个温和文雅的人,此刻却显得很暴躁。辛蕙这时候连喊他都喊不出来了,只是楞怔地看着他。

     虞柏谦把她从病房里拉了出来,让她在门外的椅子上坐下来,让她不要进去,不要看,然后扶着她膝盖对她说:“他会好的,你相信我,他肯定会好起来的。”

     作者有话要说:亮哥我对不起你~~o(>_<)o ~~  都在霸王我啊,留言太少了。上一章的最后,做了一点修改,很多人在骂辛妹反反复复,我把她主动打电话改成了被动打电话。想看的可以去看一下。

     感谢养乐多。我替谦哥谢谢你。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8 14:40:17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7 15:3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