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辛蕙这两天晚上又开始睡得不太好。很容易惊醒,无缘无故的一点声音,就可以醒过来。本来怀孕就容易尿频,她经常要起夜一次,再加上这个原因,睡眠质量就更差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总之就是空落落的,像没着没落似的。

     半夜下了一场雨,雨很大,哗哗地浇下来。她从床上爬起来,虞柏谦已习惯她半夜要起夜一次,微微动了一下,就继续熟睡着。她去了下洗手间,却没回卧室,而是走到了二楼的阳台那里。

     拉开厚厚的窗幔,又拉开里面的薄纱,玻璃门外面大雨如注。她把门稍稍梭开一条缝,雨气就混着夜风扑面而来,边上的薄纱被风吹得翻飞,都裹到了她的脸上。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一个梦。竟然梦到了自己去参加鉴宝节目。

     肯定是被桂妮妮影响的。除了一些收视率很高的综艺节目,这类宝物鉴定的节目就是桂妮妮的最爱了,连带着她也跟着喜欢看了。两人还学了不少文物鉴定的知识,桂妮妮已能一口气背出北宋的五大名窑,“定、汝、官、哥、钧。”得意洋洋地对着她显摆,“我牛吧,我牛吧。”

     只是对王刚主持的一档节目,桂妮妮很有意见。那档节目里,王刚手持一把紫金锤,凡是经在场专家鉴定过的,只要是赝品,一律当场砸掉。每次听见王刚喊:“请出护宝锤!”又戴上白手套,握着锤子向某件瓷器走去的时候,桂妮妮都会说:“可惜!可惜!也许是真的呢,专家的话也不一定都是准的。再说了,就算是假的,仿得这么像,过几十年也会有价值了,你没看清仿明的东西,现在也都是宝贝了。”

     她还反驳桂妮妮,“假的就是假的,那些持宝人都是自愿的,砸了是很可惜,但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经常见到电视画面里,某个持宝人的特写镜头,锤子敲下去的那一刻,他们脸上的情绪无法形容。都极力克制着,但那一种惜悔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即使是赝品,对这些人来说,也很痛心。

     “多可惜啊,放在家里插花也行啊,干嘛要来参加这种节目自找虐。”桂妮妮始终不爱这个节目,却每次又喜欢看。

     而辛蕙刚才做梦,竟然也梦到了自己的宝物被砸碎的心情,那一刻,她在梦里看见自己的眼神,后悔,痛苦,和节目里那些持宝人是一样的。

     晚上没睡好,第二天醒来她眼睛都是肿的。她现在每天都是跟着虞柏谦一起起床,他走了之后,她要是困的话,就再去睡个回笼觉,晚上睡不好,也有可能是白天睡多了。

     今天虞柏谦却像是很清闲的样子,吃过了早饭,也没有急着出门。

     辛蕙在楼上做了个简单的眼部护理,以前上班也是这样,争分夺秒把自己收拾得妥妥帖帖,不说光彩照人,至少也要精神焕发。要是顶个黑眼圈去上班,老板没说话,Carey陈都要不答应,“没精打采的,你来上什么班?想混日子,趁早回家混去。”刚开始跟着Carey陈混的时候,她没少被这样骂过。

     她从楼上走下来,虞柏谦正在沙发上看一些像是图纸样的东西,听见她的脚步声,抬起头看见她,眼睛就像是一亮。

     望着她走到他身边,他微笑着侧过脸调侃她,“眼睛不肿了?”早上起床的时候,还问她是不是被蜜蜂蛰了。这种人。

     辛蕙没理他,问:“你在看什么?”

     他手臂一伸,就把她半揽在怀里,拿起一份图纸和她一起看,“我打算建个高级会所,地址都已经选好了。”他在图纸上指给她看,是在一幢高楼的下方。

     “经常要应付一些大神小神和关系户,请客吃饭一搞就上万,不如开一家自己的会所,还能赚别人的钱。”他又拿起另一张图,这是一张效果图,讲给她听,“一共三层,底下这层连着车库,那些不想被曝光的公职人员开着车来,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入会所,一层唱歌,二层喝茶谈话,三层是高级宴厅,吃喝玩都可以包圆了,是不是很方便?”

     辛蕙丢给他两个字,“*!那些xx党员都是被你们这样带坏的。”

     他丢开图纸,哈哈大笑,“不这样那办得成事?”笑了两声,又对她说,“晚上别做饭了,我带你到外面去吃。”

     她看他心情不错,顿了两秒,叫了他一声,“谦哥……”他立即皱眉,“以后别这样叫我了。”辛蕙一愣,“那叫你什么?”

     “什么都行,就是别叫谦哥,我听着不舒服,总像是有事要发生的感觉。”

     辛蕙怔了一下,自己想了想也无奈地笑了,“那叫你虞哥?”

     他很嫌弃,果断地说不好。

     “那叫全名,虞柏谦?”

     他瞪她一眼,“干嘛连名带姓叫得这么生分?”

     辛蕙又说了一个,“那叫的亲热点,阿谦怎么样?”他戳了一下她的脑门,“叫我阿黄算了,还阿谦?”

     辛蕙大笑,阿黄阿黄叫了他两声,叫的他脸都绿了,才笑着问他,“那到底叫你什么,要不我叫你柏哥哥吧。”

     她感觉到虞柏谦一怔,人像是僵了一下,看向她的眼神带了疑惑,她赶紧像是撞上的一样,又加一句,“谦哥哥,虞哥哥,你要不怕肉麻,我都可以叫。”

     他似乎愣了一下,眼里的疑惑渐渐消退了,隔了一会儿才说:“都不好,换个正常点的。”

     辛蕙的兴致已在他迟疑的当口全没了,把他推开一点,说:“那算了,我什么都不叫,就叫你喂吧。”

     虞柏谦拉住她,又把她拉回怀里,“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高兴了?”

     她说:“你不去上班?”

     他手臂紧了紧,“你赶我走?”

     辛蕙推开他,“快走吧,去晚了,等会儿电话又一个一个地来了。”

     他俯身亲了她一下,他早上喜欢洗澡,这时候他身上有一股很清洌的男子气息,他的唇在她的嘴上嘬了一下,一触即走,他抽离的时候,像是把那股空气也一起带走了,她的心空荡荡地落了一下,昨晚半夜睡不着的感觉又来了,怔了几秒她才回过神。

     虞柏谦弯下腰收拾着茶几上的图纸,一张张叠起来,收好了才想起来,“你刚才要和我说什么?”她愣了一下,回答他,“忘掉了。”

     虞柏谦回过头看她,他一向很聪明,不可能听不出她在敷衍他。但两人对视了几秒,他并没有说什么。

     虞柏谦走了之后,她想去睡个回笼觉,走到了楼上,却一点睡意都没了。她拿着手机,点了下桂妮妮,桂妮妮上班时间偷偷挂着QQ,很快回过来,问她什么时候回江城。

     她说:“也许很快。”

     “什么意思?”

     “就是也许很快的意思。”

     桂妮妮是个直肠子,懒得和她打哑谜,直接问她,“孩子的事情你到底决定了没有?我替你着急啊,大姐,再不能拖了啊。”桂妮妮一向主张这个孩子不能要,只要两人聊天,她都在替她着急这件事。

     辛蕙没有立即回答。

     其实她想和虞柏谦说的也正是这件事,在烟城的时候,他说孩子的事情我们过几天再讨论,但到了G市以后,两人似乎都有点刻意回避这个问题,但这么些天过去,这件事已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辛蕙甚至觉得,虞柏谦是知道她要和他谈什么的,他只是不想追问。

     要或不要,总要有个最终的决定。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犹豫的,从一开始的彷徨,到后来下定决心不要这个孩子,再到后来的犹豫不决,又到现在的不舍,她也不知道这短短的几十天,她的心情是怎样变来变去的。

     她隔了好半天才回了桂妮妮一句,一说出口就把桂妮妮吓傻了。

     “妮妮,也许我会做个单亲妈妈。”

     桂妮妮直接就炸毛了,发过来一大堆惊悚的表情,一个接一个,“不要啊,你要冷静啊。”连着刷了十几条消息,都是劝她冷静的。她看着一大堆夹杂着表情的文字,想象着桂妮妮受惊吓的模样,想笑,鼻子一酸,却没能笑出来。

     下午时候,虞柏谦回来得很早,不到五点就到家了。辛蕙没想到他会回得这么早,一点准备都没有,听见他开门的声音,从楼上下来,“今天这么早。”走在楼梯上就问他。

     虞柏谦拿着公事包,还没来得及放下,站到屋子中央看着她。

     “带你出去吃饭,当然要早点回来了。”

     辛蕙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听觉出了毛病,她仿佛在虞柏谦的话语里听出了讨好的味道,这样放低身段,在他是从来没有过的。

     要出门,总要收拾一下,于是她去化妆,又去换衣服。她洗脸化妆的时候,虞柏谦就在门口看着她,他手里捏着一支烟,也不点,现在他在家里已经基本不抽烟了。辛蕙赶他走,他也不走,就赖在门口看着她涂脂抹粉。她三分钟搞定一个淡妆,他还像有点愕然的样子,“这就完了?”

     她气势汹汹,“怕我给你丢人?”

     他立即陪笑脸,“不是,你的动作太快了……”

     她马上杀他一个回马枪,“我知道了,你以前的女朋友没有一个小时是出不了门的,是吧?”

     他又一次愕然,竟然也不否认,只弱弱地表示,“女人太聪明,不太好,还是笨一点好。”被她瞪一眼,他马上住嘴了。

     等她收拾完,两个人就出了门,到了吃饭的地点,辛蕙才知道他不单单是为了吃饭,这是一家会员制的高档会所,他是来考察观摩加借鉴的。

     电梯直接把他们带到会所最上面的餐厅。进门的地方是一幅风景画,有点像梵高的星空,只是颜色更绚烂,不知道的人绝对想不到那是一扇门,只会把它当成一幅画。虞柏谦拿出会员卡,在门旁的感应器上轻轻一刷,那幅画就从中间裂开,才露出里面的餐厅。

     门内站着一个穿旗袍的迎宾小姐,一看他们进来,早已笑脸相迎。一进去只见宽阔的走廊,宛若教堂的穹顶一样,绘满了西式的壁画,看不见一个食客,只有一间间包厢。有服务员迎过来,把他们领到预约的包间,菜也是事先就定好的,只问一声什么时候上,得到明确的答复,服务员转身就出去了。

     热茶已在桌上斟好了,虞柏谦问她,“这地方怎么样?”

     辛蕙算是开了眼界,说:“你问一个*丝,*丝只会告诉你,这地方就是一个*的销金窟。我有仇富心理,等下上来的菜,我会狠狠地吃掉,一口也不会剩下。不过有一点我倒是相信,你肯定会把你的会所修的比这更豪华。”

     虞柏谦大笑,说:“那倒不一定,但更有品味是一定的。”说完就问她,“刚才那些菜,你看了,你喜不喜欢?要是不喜欢,我再重新点几个。”

     从刚刚接了她到现在,他似乎一直在陪着小心讨好她。

     两人正说着话,虞柏谦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就接了起来,只听了一两句,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也要来?”辛蕙听见他说。

     等他放下电话,辛蕙望着他,他顿了顿,才有点为难地说:“我妹不知道怎么也来了这里,她看见我的车,问了前台知道我在这里吃饭,正在上来。”

     说完两个人就都沉默了。

     过了几秒,辛蕙就站了起来,“我先走,我不想碰见你妹妹,你在这里等她吧。”

     虞柏谦一把拉住她,“来不及了,她已经上来了,你出去也会碰到她。”他站起来把辛蕙按回到椅子上,“早晚会碰面的,用不着逃,我们一起面对她。”

     他的话刚说完,门外已传来脚步声,一个服务员的声音,“就是这一间。”话音刚落,门已被推开,虞少虹就走了进来。

     三个人同时愣了一下,没等虞柏谦发话,虞少虹已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然后望向她哥,说:“哥,你见到我好像很不高兴啊。”

     虞柏谦皱着眉,“你怎么也来了这里?”

     “老话都说,哥哥有了嫂子,就不疼自己的妹妹了,这话看来是真的,这个女人还没变成我嫂子呢,你就这个样子了。你不给你妹妹我介绍一下,她是谁吗?”

     “你不都知道么,还问什么?”

     虞少虹一张脸顿时变得异常愤怒,瞪着她哥哥,声音也大了,“你敢把她领到家里去么?你要是敢把她领到家里去,我就敢把她勾引你的事全部告诉爸妈,到时候我看你怎么解释?!”

     虞柏谦按捺着性子,还是好声好气,“给你说过多少次了,不是她勾引的我,是我自愿的,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

     “这还不叫勾引,你看看你被她迷成什么样子了,你什么时候为了别的女人这样对过我?她到底有多大的魅力,让你和顾承亮都昏了头?”

     虞柏谦这下也火大,“你是来闹事的是吧?这里不是家里,随你怎么闹都有人哄着你,你要是再这样闹,要么你走,要么我们走,你自己看着办!”显然他对这个妹妹也没有太多的办法,只能这样强压。

     虞少虹就一副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抿紧了嘴唇恨恨地盯着她哥,隔一会儿又恨恨地盯向辛蕙。说起来她毕竟年轻气盛,喜怒哀乐都在脸上。

     这时候上菜的也来了,七、八个菜流水似的一气送到,三个服务员各司其职,倒饮料的倒饮料,摆菜盘的摆菜盘,舀汤的舀汤,兄妹两人也暂时停止了吵架,辛蕙更是一声不吭。从这时候开始,房里就一直至少有两个服务员,大约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虞少虹也没再闹了。

     一顿饭总算接近了尾声,虽然食不知味,但总还算平安度过。

     可就在辛蕙庆幸的时候,却听见虞少虹讲起了电话,她在说:“你到了?哦,好的,我让人来接你一下。”转头她对旁边的服务员说了一声,那个服务员就出去了。

     对面的两人同时抬头看向了她,她搁下电话,脸上竟带了丝笑意,只是那笑意让人看着发冷,她说:“来了个朋友,你们俩也都认识,我让他来和你们打个招呼。”

     作者有话要说:谢谢,谢谢zhiboo,发财,养乐多,爽歪歪 无言感谢。~~o(>_<)o ~~

     爽歪歪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10 20:11:37

     陈发财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10 17:06:54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0 16:24:48

     zhiboo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3-12-10 15:16:09

     zhiboo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10 04:57:14

     陈发财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9 20:03: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