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辛蕙等了很久,才听见虞柏谦的回答,他声音干涩地吐了一个“要”字。也许他是被迫的,任何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大约都说不出不要。她的心等到难受,过了许久才慢慢落下来。她轻轻哦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然后继续闭着眼睛睡觉。过了一会儿,听见虞柏谦问她,声音也很轻,“你还要不要喝水了,”

     她说不要了,他也轻轻地哦了一声。

     病房里安静了片刻,然后虞柏谦躺在了她身边。病床有点窄,辛蕙依稀记得这是一家铁路医院,半夜她烧得厉害,虞柏谦就把她送到了离家最近的一家医院。

     病房里只有她一个病人,刚才她怕冷,虞柏谦一直是隔着被子搂着她睡的,这会儿他掀开了她的被子,和她躺在了一起。

     辛蕙有点不自在,不光因为这里是病房,还因为她刚刚才出了一身的汗,她觉得自己身上都发酸了,连烧了两天,衣服也没换,想想那是什么滋味。虞柏谦却伸手把她搂在了怀里,她挣扎了一下,“我身上都臭了,你别搂着我了。”他却还是抱紧了她。

     她心里惦记着多多,就问他多多这会儿谁在看着。虞柏谦让她放心,说周申在帮他看着,而且他还请了个保姆,是个熟人介绍的,以前是那个人家的保姆,很会带孩子。

     他们睡了三、四个小时,第二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医院。回到虞柏谦的公寓,多多还在睡觉。辛蕙见到了虞柏谦请的保姆,一个三十多岁的大姐,人看起来很憨厚,干干净净的。虞柏谦已把另外一间空着的卧室变成了保姆房,多多正在保姆的床上睡着。

     她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出来的时候虞柏谦也把自己收拾利索了,他在另外一个房间洗了澡,多多还在睡着,辛蕙没有吵醒他,稍微吃了点东西,她就和虞柏谦一起出了门。

     今天是葛兰的告别追悼日,他们要到场。

     殡仪馆真是个安静又喧闹的地方,不会有人大声喧哗,但隔一会儿就会有锣鼓声音,一声炮响,射向空中的白色纸片就纷纷扬扬地洒落下来。

     又一个逝者被送走。

     他们找到葛兰的告别追悼厅。他们到的不算早,已有一些人等在那里,除了葛兰的家人,剩下的几乎都是大学同学。

     辛蕙见到了唐晓月,沈宏光,还有其他几个同学,顾承亮也来了。

     见到她和虞柏谦一起出现,有好几个人还露出了诧异的表情,然后都瞄了一眼顾承亮。她和顾承亮分手的消息大家早就知道了,虞柏谦大家也基本都认识,大约是没想到她和虞柏谦在一起了。

     唐晓月向她走了过来,她是昨天到的,辛蕙因为在医院里,所以昨天就没和她见面。她问唐晓月,“安安没来?”

     “她在国外,太远了,时间也来不及。”

     她点一下头,沈宏光这时候已走到了前面,代表大家做追悼词。

     辛蕙这时候才注意到葛兰的父母,他们看上去也像是很难过的样子,她妈妈还不时地擦一下眼泪,其实她很想上前问他们一句,“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女儿是被你们逼死的,如果你们对她稍微好一点点,只要一丁点,也许她就不会死了。”可她终究也只是在心里想了想,并没有真的上前去责问他们。

     她还看见了葛兰的那个情人,那个高中同学,整个告别追悼会都是他在主持,他跑前跑后张罗着,葛兰的两个弟弟反倒无所事事。在和葛兰告别的时候,辛蕙看见那个男人长久地站在那里,那一刻,他脸上的哀伤是真实的。

     仪式很简短,不到半小时就结束了。

     葛兰的父母要把她的骨灰带回家乡,所以大家一起先离开了。去停车场的路上,辛蕙和唐晓月走在一起,忽然发现葛兰的那个高中同学频频看她。这个男人的变化实在是太大,连唐晓月也没认出他就是葛兰十八岁时的男朋友,辛蕙也来不及对唐晓月说什么,只对她说:“你先走,我和人说两句话。”就走到了一边,那男人果然就向她走了过来。

     两人稍稍离开人群,站到了一个花坛边。那男人不太自然的对辛蕙点了下头,迟疑了半晌,才说:“我听说……她走的时候,你是第一个知道消息的。”

     辛蕙说了声是,“她当时给我打电话,我赶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她已经出事了。”

     那男人就扭头看向远处,隔了一会儿才问:“她最后,都对你说了些什么?”

     “乱七八糟的,很多事。”辛蕙把自己记得的,捡了几样告诉了他。

     那男人却突然问:“她最后有没有对你提起过我?”

     辛蕙看着他,“她说,她爱的男人是别人的老公。”

     那男人脸上一瞬间闪过痛苦的表情,隔了好半天才说:“我对不起她,她是个少有的好女人,没几个人懂她,从上学的时候,她就开始帮家里,一直帮到现在,我还没见过那个女人像她这样的。”

     “我是真的爱她。”他又说,“我对不起她。”

     辛蕙无言以对。也许这男人是真的痛苦得不能自抑,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即使他是真的爱着葛兰,也仅此而已,他不可能为她做得更多。如果没有他,葛兰也许还不至于陷得这么绝望。

     她和这个男人告辞,看着这个男人面对着花坛,似乎抹了一下眼睛。葛兰,他为你哭了,她抬头看向天空,告诉她。今天没有太阳,江城也许要下雪了,天堂不知会不会也下雪,你在哪里,就把俗世的一切都忘了吧。

     她去往停车场,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就剩沈宏光和唐晓月还在等她,两人站在虞柏谦的车旁,顾承亮已不见了,隔了两年多,辛蕙和他才第一次见面,两人也只是隔着人群互相看了一眼,在这之后,顾承亮并没有再多看她一眼,也没有上前和她说过任何一句话。

     或许时间还是不够长,要等五年,或是十年以后,他们才能一笑泯恩仇。那些恩恩爱爱,痛苦和无奈,不也是江湖情仇么?

     她走到虞柏谦的车旁,唐晓月没说什么,直接就上了车,沈宏光却别有意味地看了她一眼。要是换了别的时候,辛蕙也许会问个究竟,但今天这样凝重的日子,又是在这样一个场合,她选择了不追问。

     她和沈宏光也先后上了虞柏谦的车,虞柏谦直接把他们带往了一家餐厅。

     四个人吃了顿久违的饭,一开始说到葛兰,气氛还有点沉闷,到后来才渐渐活跃起来。沈宏光开始找茬,虞柏谦要开车不能喝酒,他就追着辛蕙,非要罚她喝两杯。

     “这两年你悄无声息的,我也就不追究了。可你突然冒出个儿子,还这么大了,你竟然瞒得水泄不通,你说你该不该罚?”

     辛蕙早就知道这事会曝光,那次在医院,多多被葛兰看见,葛兰就在微信上就发了一条消息。后来好几个人都来问她什么时候结的婚,沈宏光是第一个来问的,她都没回答,只当没看见。这会儿他大约是问了唐晓月,才知道了。

     说起来知道她生了孩子的人,也就是唐晓月和桂妮妮。别人都不知道,虞少虹也是哪天躲在门后,才不小心被她听见了,而且不光听见,还被她知道了多多不知道是谁的孩子。辛蕙一直为此懊恼,总觉得会出点事情。

     唐晓月替她接了围,对沈宏光说:“你就别逼她喝酒了,她的酒量你还不清楚?两杯就倒。今天就算了吧,下午我和你去母校看一下,晚上老伍请客,今天是没空了,要不明天吧。”她转头对辛蕙说,“明天你把儿子带出来,让我们见一见,也弥补一下沈宏光受伤的心灵,这样好不好?”

     辛蕙只能点头,沈宏光这才放过她,“那就这样说定了啊,明天再一起吃一顿饭,我买明晚的票回去,晓月你呢?”

     唐晓月说定了明天下午的飞机。沈宏光就看向虞柏谦,虞柏谦在辛蕙身边坐着一直没怎么说话,沈宏光一挑眉毛,又开始找虞柏谦算账,他一脸讨债的表情,“谦哥,你很不够意思啊,有个这么大的儿子,一直瞒着兄弟我!”

     虞柏谦笑了笑,没说话。

     沈宏光又发挥他无赖的本色,“我要添菜,这几个菜不够吃!”

     虞柏谦一副任他宰割的样子,“想吃什么,你只管点。”

     沈宏光招手叫来服务员,指着桌上的菜,“把这些菜都撤下去,然后把你们这里最贵的菜只管上上来,随便多贵,只管上,最好是贵得我见都没见过的,快去快去,赶紧端上来。”

     唐晓月一脸受不了地看着他,“沈宏光,你够了吧!”

     虞柏谦却还是笑着,“随他去,让他点。”沈宏光又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有点兴奋,“好长时间没宰你了,今天得好好宰一顿,晓月你什么都别说,跟着吃就行了。”

     最后虞柏谦刷卡结账,辛蕙也不知道他到底结了多少钱。他还把周申叫了过来,让他陪着沈宏光和唐晓月,送两人去母校,或是其他地方转一转。

     回去的路上辛蕙给他道歉,为了沈宏光误以为多多是他儿子的事情,他说:“难道你要我澄清?”辛蕙胸口就像塞了一块石头,她感觉自己就是在摸着石头过河,后面是茫茫的水,前面也是茫茫的水,可她已在河中央了。

     她就像踩在河沙上,也许不知道那一秒来一股激流就会把她冲走了。

     她侧脸望着窗外,听见虞柏谦说:“先不急着回家,我带你去买两件衣服。”她转头看他,他说,“你出门也没带什么衣服,晚上你们不是同学聚会吗?总穿这一件大衣也不好,去买一件新的。”

     她点了点头,但又说:“晚上的聚会我不去了,这么多天没陪多多,我要好好陪他一下。”

     虞柏谦稍微有些意外,但又像意料之中,两人都明白,她是不想碰到顾承亮。

     虞柏谦把她带到江城最贵的商场,这个地方普通人是不太敢消费的,他们走进去,几乎没看见一两个客人,虞柏谦眼光很好,替她挑的衣服几乎件件合适,专柜小姐围着辛蕙忙前忙后,不停地夸她穿着好看,她从试衣间出来,就只看虞柏谦,只要他点头,她就说要。

     两人满载而归,手里拎满了袋子,虞柏谦也没忘记给多多买一点东西,他主动提起,辛蕙心里已经很满足了,能做到这样,已是不错了,毕竟不是他的孩子。

     一回到家,多多就向她扑了过来,叫着妈妈,就抱住了她的腿,辛蕙也把儿子抱在手里,一颗心都揉成了水,母子两个好好亲热了一番。

     六点钟的时候,她接到沈宏光的电话,说人都到齐了,就差她一个,问她怎么还不来。她说:“你们吃吧,别等我了,我不来了。”沈宏光就在那边叹气,说用不着这样吧,但最终也没再劝她,就把电话挂了。

     她陪着多多玩了一两个小时,就哄着他睡了觉。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她刚把多多放到小床上,手机就响了。怕把刚睡着的多多吵醒,她赶紧接起电话,看见一串数字,她也没细看是谁的号码,就把电话放在了耳边。

     那边却没人说话,只隐隐听到背景里K歌的声音,仿佛是个KTV包房,有人在唱歌,有人在笑,有人在说话,而给她打电话的这个人,却始终不做声。

     她喂了两声,那边依然没有声音。她已经猜到是谁,低头看着熟睡的多多,她也没再说话,听着那边背景里喧闹的声音,她却仿佛听见了一个人无声的呼吸。

     她挂掉了电话,一直低头看着儿子。她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对的,跟着心走,心会错吗?她只是希望永远不要后悔,她给了自己一个追求幸福的机会,可也许,她却永远亏欠了儿子。

     她一直站着,直到有人叫她,她转过身,看见那人探寻的眼神。她掩饰掉心里的不安,抬头笑一笑,“虞柏谦。”她叫他一声。

     作者有话要说:姗姗来迟。有人已经等得要睡觉了。~~o(>_<)o ~~

     谢谢下面的同学。对我太好,无言感谢 ,谢谢,泪奔。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6 21:20:58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6 21:06:23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6 20:46:12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6 19:53:49

     hardcandy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3:47:18

     hardcandy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3:45:11

     hardcandy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3:45:04

     hardcandyy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23:44:53

     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2:27:42

     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1:29:41

     怯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21:25:37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18:37:14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18:01:56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15:29:27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15:19:27

     养乐多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1-05 13:57:29

     鑫鑫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1-05 12: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