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车库的卷闸门终于缓缓升起。虞柏谦驾着车出来,载着辛蕙先去一家宾馆,桂妮妮也到了G市,她一得到顾承亮出事的消息,也赶了过来。

     宾馆门前,桂妮妮正在等着他们。三十多岁的女人,平时全靠一丝不苟的精心维护显得年轻又靓丽,今天却显得有点憔悴。她上了车,就和辛蕙抱在一起。

     虞柏谦载着两人一起去往医院。

     他们在重症监护室的走廊里看见了沈宏光,他一个人在那里坐着,看见他们,就站了过来。

     他知道桂妮妮是辛蕙的朋友,点头示意之后,就把目光对向辛蕙。“回来了?”辛蕙说是的,目光已看向走廊对面的一扇玻璃窗。

     封闭的监护室里,里面的窗帘是开着的,顾承亮静静地躺在那里,医生曾一度宣布他为脑死亡,经过抢救,又被宣布,他大概醒不过来了。

     辛蕙向着那里慢慢走过去,顾承亮头上缠满了纱布,嘴里插着呼吸机,她已经几年没见过他了,有时候,听沈宏光偶尔说到他,她心里也很平静,她以为,这一辈子,他们两个大约就是这样各自过下去了。直到她听见他出事的那一刻。

     有的人,你可能会慢慢淡忘,可能已经不太会想起,可是,那个人必须活着。对辛蕙来说,顾承亮就是这样的人。他必须活着,在一个与她不相关的地方,他必须活着,他不能突然就没有了。

     她扶住玻璃窗,触手一片冰凉,自己都没发觉,她的手有点抖。

     身后的虞柏谦在问沈宏光,“就你一个人,他家人呢?”

     “都病倒了,他爸身体本来就不好,他妈受不了这个打击,现在就他老婆还挺着,他老婆还怀孕了,才三个多月。” 沈宏光重重地叹气,“我让我家里的陪他老婆吃饭去了,不吃饭怎么行啊。”

     虞柏谦顿了一会儿,才问:“医生怎么说?”

     “已经尽力了,让家属做好心理准备,即使度过危险期,大概也这样了。唉。”

     辛蕙扶着玻璃窗,身边的桂妮妮已捂住了嘴。

     他们等了片刻,就见到了顾承亮的妻子。

     康薇远远地走过来,就看见病房外面站了几个人。两个女的,站在重症监护室的玻璃窗前,还有一个男人,沈宏光正陪着他在说话,男人个子挺高,穿戴很休闲,但看起来有点不平常,发觉有人走过来,就看了过来。

     那两个站在重症监护室窗前的女人也一齐转过头来。

     走在她身边的沈宏光老婆就说了一句,“是顾承亮的朋友。”

     康薇上前和三个人打招呼,这两天来了很多人,都是顾承亮的朋友和亲戚,基本都是她认识的,这三个人还是第一次出现。沈宏光介绍她认识,“这是虞柏谦,谦哥。这是谦哥的夫人,辛蕙,这是承亮在江城的朋友。”。

     康薇一一点头致意,气氛不可能轻松,每个人都嘱咐她注意身体,她点头,“我会的,我会照顾好自己,然后把顾承亮的孩子生下来,好好地养大。”

     走廊里就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那个叫虞柏谦的就和她告辞,让她注意休息,然后说:“沈宏光,有什么事你打个电话。”

     沈宏光答应着,就送他们走。

     康薇也陪着把三人送走,看他们到了走廊尽头,拐弯不见了,她才转身往回走,沈宏光老婆扶着她,让她去坐一会儿,她忽然说:“那两个人里,哪个是顾承亮以前的女朋友?”

     沈宏光老婆就一愣,她说:“是那个叫辛蕙的吧,顾承亮对我说过,她早就嫁人了。”

     她第一次看见顾承亮爱着的女人,在加德满都散着咖喱味的餐厅里,他对她说过自己的故事,他说他想回到过去,他说自己曾经有无数次机会,但他都错过了。

     几天之后,她又见到了辛蕙,她是和沈宏光一起来的,来了也只是在玻璃窗前站一会儿,看一会儿顾承亮,就嘱咐她保重身体,就像一个普通的朋友一样。

     她开始整理顾承亮的东西,有一次无意之中,她在顾承亮的电脑里找到了辛蕙。她被收在一个几乎不用的老电脑里,电脑有密码,她找人破译了,一开机,QQ就自动登录。她在那一群联系人里,看到了辛蕙,里面的对话是许多年前的。这么多年,他让这个电脑完好无损,那些对话都被保存了下来。

     她曾问过顾承亮,这个电脑这么老了,为什么不处理了,他笑了笑,说里面有些东西,他还要留着。

     看见这些对话的时候,她明白了顾承亮为什么要留着这个电脑,因为这里面记录了他和辛蕙的点点滴滴,那时候他还是辛蕙的男朋友,里面的一问一答,就是他全部的回忆。

     “顾承亮,你今天在干嘛?”

     “你晚上吃的什么?”

     有时候他很敷衍。也许后来的他后悔万分,因为那就是他错失的一次次机会。

     许多对话都是这样重复和无趣的内容。

     然后还有,“我帮你看中了一件衣服,我发给你看看,你看你喜不欢喜。”后面跟着的就是一个截图或是一个网址,因为时间太久,那些网址都打不开了,但那些截图都很清楚。

     “你喜欢吗?”女孩子在问。

     康薇好像能从这几个字里读出问这话的那个人的心情。

     后来她对照着图片,在顾承亮放旧衣服的柜子里找到了那些衣服,一件,两件,她就明白了,他留着的那些衣服,全都是辛蕙给他买的。

     “你看你爸爸,多蠢啊,到现在还在喜欢那个阿姨。”她对肚子里的孩子说。

     几个月以后,康薇生下了一个男孩。

     这个时候辛蕙正在烟城。

     年刚过完,学校还在放寒假,她带着两个孩子陪着父母回烟城小住。辛蕙的爸妈虽然已搬到G市,但还是想念家乡,虞柏谦就干脆在烟城的海边买了一套大房子,每年一到放假,一家人就来烟城小住一段时间。这个时候,陈岩泽一家也会在烟城等他们。

     沈宏光打来电话报喜讯,辛蕙接到电话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正在陈岩泽家里做客。

     她接了电话就站了起来,“是个儿子?真的?……太好了,太好了。”她连说几个太好了,就走向与客厅相连的露台。

     晚饭刚吃完,几个孩子自己玩去了,苏畅和保姆在厨房里收拾,客厅本来就剩三个人,看着她走到露台上的背影,陈岩泽瞟一眼自己的好友,虞柏谦的目光也正追着自己的老婆。

     “那个人还是醒不过来?” 陈岩泽端起手边的茶杯,顾承亮的事他也听说了。

     虞柏谦收回目光,叹口气,点了点头,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你是不是挺郁闷的?本来过得好好的,结果他突然昏迷不醒,你老婆心里还挂着了。”陈岩泽和他也直来直去,好友也是损友,他最了解虞柏谦。

     本来以为虞柏谦会反驳的,没想到他承认了。

     “是啊,现在他变成了她胸口的一粒朱砂,抹不掉了。”

     陈岩泽怔了两秒,唾弃他,“你就是怂。”

     虞柏谦给他个白眼,“我哪里怂了?”

     “你瞧瞧你说话的样子,你就不能有点出息,不承认行不行?”

     虞柏谦放下手里的茶杯,“岩泽,你应该懂的。”

     “懂什么?”

     “你有没有遇到过自己的软肋,拿那个人毫无办法,即使你牛到天上,碰见她你也只能变成一个普通人。我知道你遇见过。她心里有了粒朱砂,我还想对她更好,对我来说,她就是我的那根软肋。”

     陈岩泽瞪大眼睛地望着他,“这么肉麻的话,你是怎么说出来的?”

     “你别嘴硬,你敢说自己没有软肋?”

     陈岩泽叹气,“老婆孩子,现在就是我的一切。”

     虞柏谦笑了,“你还不是和我一样。”

     两个男人正在没出息地叹气,突然地板“咚咚咚”地响了起来,两个四、五岁的孩子出现在了客厅里,然后虞柏谦就听见女儿大声向他告状,“爸爸,哥哥把翘翘姐姐的金鱼给烫死了。”

     “烫死了,怎么烫死的?”辛蕙听见动静,也已经回到客厅里,连忙问了一句。

     两个孩子七嘴八舌,三个大人很快搞清楚了原因。原来因为金鱼不太游,多多就坚持认为金鱼是怕冷,也不顾翘翘的反对,他就自作主张地要给金鱼加温。

     “他把开水倒进去,水热了,金鱼就死了。”小丫头继续告状。

     “姐姐正在哭,要让多多哥哥滚回家。” 陈岩泽的儿子也在旁边添油加醋。

     陈岩泽抚一下额头,呻!吟了一声。“你儿子,为什么每次都搞出这种事?”

     几个人一起过去,还在过道里,就听见翘翘在骂多多,“你赔我的金鱼!我讨厌你!你以后再也不要到我家里来!”

     然后是多多的声音,“对不起,你打我吧,我赔你四条好不好?”

     翘翘尖叫,“我不要!你把我的金鱼还给我!”

     “你让我赔的。”

     “滚!谁要你的金鱼!”

     “对不起,你打我吧……你打我吧。”

     两个当爹的对望一眼,陈岩泽冷笑一声,“你儿子,真是好样的。”

     虞柏谦面无表情,“做错了,认打认罚是应该的。”

     陈翘翘非常非常讨厌虞多多。

     虞多多十岁的时候,把她的一只乌龟放进了海里,因为他想看看乌龟会不会自己爬回来。乌龟游进了海里,没有回来。

     虞多多十一岁的时候,把她的一只猫放到了树上,因为他想看看猫怎么爬树。猫爬到了树上,在树枝上蹦了几下,就跳到了另外一颗树上,这只猫没有回来。

     总之细数起来,虞多多真是劣迹班班啊。

     对陈翘翘来说,虞多多就是她的噩梦,只要听到他要来烟城,她就寝食难安。

     多多十二岁的时候,顾承亮儿子也满了三周岁。

     小家伙有点腼腆,但是可爱至极,辛蕙每年都能见到他几次,沈宏光请客的时候,经常会把她和康薇一起叫来。康薇现在很忙,她要照管工厂,孩子也是自己一手带着。

     有一天辛蕙和远在悉尼的唐晓月在网上聊天,唐晓月和那个比她小好几岁的男孩子已经结婚了,她对辛蕙说:“我给你看一个微博。”就给辛蕙发来一个链接。

     辛蕙点开链接,是一个叫“星星的轨迹”的微博主页。那个微博每天更新一次,辛蕙只读了四、五条,眼睛就潮湿了。

     唐晓月问她,“你知道是谁了吧?”

     她说:“我知道了。”

     “没想到顾承亮找了个这么好的老婆。”唐晓月在发感慨。

     她说:“我早就知道了。”

     那微博的第一条写着:今天是你睡着的第1336天,我带你儿子去买衣服,那个卖衣服的逗他,“你爸爸呢?”你猜你儿子怎么回答的?他说:“我爸爸在睡觉,过几天他就会醒过来的。”那个卖衣服的没听懂,他不知道睡觉睡几天是什么意思。可是,你看,你儿子也知道你会醒过来。顾承亮,你睡够了没有?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拖了很久,主要是我懒。主动认错。然后我要说,要是仔细看,这一章和上一章有点脱节,原因大家可能都知道,因为上一章亮哥本来是要挂掉的,这一章只是昏迷不醒,就有点脱节了,等会儿我把上边去稍微改一下。这一章发出来,大家肯定会问,啥时候醒过来……,我能不能不写。希望大家不要追杀我。

     然后!!这些炸弹,我不知道怎么表达,谢谢已经不够了,lovellen 宝贝,不要扔了,好不好。~~o(>_<)o ~~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6 12:09:23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6 12:07:35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6 12:05:48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6 12:05:19

     lovellen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3-16 04:43:13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5 20:54:35

     lovellen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3-15 17:08:28

     lovellen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4-03-15 08:20:37

     lovellen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4-03-14 10:48:53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4 09:01:17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4 08:58:54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4 00:34:34

     cutefafa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3 23:14:19

     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21:49:26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1:31

     lovellen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1:18

     lovell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0:44

     lovell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0:31

     lovell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0:18

     lovell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15:20:06

     lovellen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12 15:16:47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1 13:02:20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10 06:58:04

     cutefafa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09 23:45:56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09 11:51:03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08 09:33:28

     lovellen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07 09:52:35

     知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6 22:03:33

     知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6 22:02:28

     kame123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6 13:46:44

     芳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6 12:5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