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顾承亮的婚礼也办得很正式,沈宏光在微信上上传了几张照片,新郎新娘的,还有他们几个人和一对新人合影的,辛蕙看见了顾承亮的新娘,一个鹅蛋脸,眼睛有点细长,长得挺漂亮的一个姑娘。

     婚礼当天,她还在江城,她接到桂妮妮的电话,约她一起吃饭。她到餐厅的时候,桂妮妮已经在等她了,她敲了下桌子,桂妮妮才抬起头,“来了?”

     她坐下来,“看什么呢?这么专心。”

     桂妮妮放下手机,叹气,“工作,我就是个劳碌命。”

     她在职场上越来越成功,已俨然是个女强人的角色,但与之相对应的,就是她越来越浓郁的独身气息。配得上她的男人越来越少,她也不愿意将就,她一直是那句话,“让我随便找个男人凑合,我宁可单着。”

     但桂妮妮就是桂妮妮,她有本事把自己的单身生活过得很精彩,最近几年,一有空她就去旅游,平时健身、美食、娱乐一样不落,过得朝气蓬勃。除了没有男人,她什么都好。

     她找的这家餐厅也很有格调,桌布都绣着花,据说蔬菜都是有机农场特供的。她招来服务员点完了菜,就和辛蕙品着毛尖。两人啜着茶,辛蕙劝她,“妮妮,顾承亮都结婚了,你也找一个吧。”

     桂妮妮喝一口茶,挑了挑眉毛,“我是在找啊,只是还没找到。”辛蕙给她个白眼,她笑了,告诉辛蕙,“别替我担心,虽然顾承亮今天结婚,但我没你想得那么难过。”

     见辛蕙望着她,她说:“是真的,你不相信?你以为我今天才死心么?不是的,我早就死心了,谁让我是你的好朋友呢,只要我是桂妮妮,我和顾承亮就是不可能,看见我,他就会想起你,哪怕我和你断绝了关系,他也不可能要我,我早就知道了。”

     她现在已经不玩游戏了,真奇怪,说戒就戒了,似乎就从某一天不点开游戏页面开始,她就不爱玩了。再点进去,也没了原来的热情。

     曾经有一段时间,游戏是她的全部。那时候她离顾承亮很近。在一个虚拟的空间里,他们几乎每天都会见面,她煞费苦心地又拜了他做师傅,跟着他练级,杀怪,打架,每天上线就是等着他出现。有一次将近一个礼拜她没等到他,那种感觉就像失恋了一样,只是她忘了,她本来就是在失恋。

     等她再见到顾承亮上线,游戏里提示,“你的师父在哪里哪里。”她让自己的角色立刻赶过去,那是一个买药的地方,也是仓库,顾承亮见到她,没叫她徒弟,也没叫她的角色名字,而是直接点了交易,他给了她好几件游戏里很稀罕的设备,她早已经习惯。

     然后就听见他说:“桂妮妮,以后我不来了。”

     她的角色就愣在那里,就像她自己愣在电脑前一样。

     过了很长时间,她才说:“你早就知道是我?”

     他说,“是的。从你第一天拜我做师父的时候,我就知道是你。”

     她觉得眼泪都快出来了,“为什么等到今天,你才告诉我这个话?”

     他的角色也在那里愣了很长时候,过了许久,才飘出一行字,“我觉得不能再和你在一起了。”然后她的手机嘀嘀响了两下,她接到顾承亮的短信,“如果你不是她的朋友,或许我们还有可能。”

     她读懂了他话里的意思,不顾第二天还要上班,买了当晚的车票就想去找他。至少,她想争取一下。上了车,她才给顾承亮发了信息,告诉他自己正在去往G市的动车上。可马上,她就接到了顾承亮的电话,说他不在G市,他竟然就在江城,他正在这边出差。

     她中途下了车,马上又买了返程的火车票。

     回到江城的时候,是凌晨四点多。半夜三更的,又是过路车,下车的没几个人,出站口也空空荡荡的,她从地道口一出来,就看见了等在那里的顾承亮。

     这个时候,整个城市都在昏睡,白天喧嚣的车站,这时候也是静谧的。出站口有黄色的大灯,她走向他,然后她就看见自己的影子和他抱在了一起。

     是她抱住他的,她说:“师傅,你来接我?”

     顾承亮好半天没说话,等着她松手,然后才说:“这么晚,我怕你不安全。”

     他叫了出租车,送她回家,一路上两人都没交谈,一直把她送到公寓楼下,他转身就要离去,她才喊住他,对他说:“你是不是怕我?”

     他没回答,她又说:“难道你就不能忘了辛蕙,试着和我交往一下么?”

     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她忘了她现在住着的这个地方,就是原来辛蕙和他的家。这里的每一栋楼,每一盏灯,每一棵树都是他熟悉的,那个公寓的大门,他曾经无数次进出过,甚至她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就是他经常等待辛蕙回家的地方。

     然后她看见他的眼睛,果然正陷在回忆里。

     他最后回答她,“对不起,桂妮妮,我不能喜欢你。”

     康薇觉得,自己的新婚之夜,要是写出来的话,大概是很离奇的。她和顾承亮第一次坦诚相对,两人脱了衣服,只剩睡衣,却很尴尬地互相看着。

     两个成年男女,都有自己的故事,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更像朋友,最后却决定抱在一起互相舔伤口。

     “我们是最合适的,也许我们比那些相爱了再结婚的人会过得更好。”

     顾承亮是这样对她说的,康薇认同他的观点。

     他们的婚姻,并不是从爱情开始,而是从彼此的救赎开始的。

     最后她先上了床,顾承亮愣了一下之后,也跟着上来了。

     这种时候,应该做什么,他们心里都明白,但怎么开始,却是个问题,在这之前,他们连一个拥抱都还没有过。

     躺了一会儿,顾承亮说:“今天累到了吧?”

     她点点头,说是的,结婚真是一件累人的事情,两人又没话可说了。

     顾承亮终于对她转过身来,这种事情,毕竟还是要男人主动,她说“等一等”,就把床头的壁灯关了,这下屋里只剩了一盏地灯,光线不是那么亮,两人也不会那么尴尬。

     顾承亮覆到她身上,试探着亲吻她,陌生的男人气息,和以前那个男人是不一样的。他没有太激动,她也是,他们更像履行一种仪式或是责任,他们是真实的夫妻了,彼此决定扶持着走下去,他们会有自己的孩子。

     婚姻没有爱情也可以维持,况且他们彼此都有好感。

     他们平静地有了互相的第一次。蜜月是两个人一起去旅行,像去尼泊尔那样,两人还是做背包客,游了云南。回到G市以后,她就在顾承亮的厂里帮忙,公公婆婆对她也挺客气,婆婆就盼着她早点生个孩子。

     她把自己婚后的生活说给加拿大的好友听,好友说:“你一不小心,还找个高富帅啊,我擦,我都眼红了。”

     她说:“我也不知道啊,刚认识的时候,就当他是一个有点出息的上班族,没想到他还挺有钱的。”

     “这下你掉到蜜窝里了,你还想那个王八蛋吗?”女人总是八卦。

     “我恨不得给他烧高香,谢谢他甩掉了我。”

     好友发感慨,“人生真是峰回路转啊,薇薇,你爱上你老公没有?”

     她老实交代,“还没有,我还不能爱上他。”

     好友吃惊,“什么意思啊?什么叫你还不能爱上他,你不爱他,你爱谁啊?”

     她对好友解释,“因为这是我们俩之间的默契,适度地相爱,所以我不能太爱他。”

     她说给好友听,“你知道,遇见他以后,我才知道老天对我不薄。像他这样的男人,爱上他是太容易的事情,可是如果爱上了,万一他不像我爱他那样爱我呢?那样我们俩之间的平衡就会被打破,我不想这样,所以我还不能爱上他。”

     好友打过来一行字,“薇薇,为什么我想哭?”

     她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现在这种状态,我已经很满意,我想就这样维持下去。”

     好友在那边叹气,“你早点生个孩子吧。”

     她说:“我也是这样想的,你不知道,他很喜欢孩子,还给别人当了干爹。”

     沈宏光的儿子拜了顾承亮做干爹,康薇自然就成了干妈。隔一段时间,顾承亮就会带她和沈宏光一家聚一聚。沈宏光的儿子小名叫七毛,七毛过九岁生日的时候,作为他的干爹和干妈,他们两个被邀请参加七毛的生日会。

     其实就是陪着孩子玩一玩,刚好赶上礼拜天,七毛邀请了他的几个同学,还有一两个朋友,生日会是在一家麦当劳店里举行的。

     沈宏光提前预约好的,店里专门为这群孩子辟出了一块地方,麦当劳小姐带着纸帽子,拼在一起的长条桌上,还插着几面麦当劳的旗帜。

     孩子们陆陆续续到了,有的家长把孩子送来就离开了,有的没事干,就和他们一起,在旁边陪着。大人们也围了一桌,生日会即将开始的时候,从门口又进来一个孩子,沈宏光一下看见了,就迎了过去,七毛也站起来,大声喊着:“多多,这里,这里。”

     那个叫多多的孩子马上跑了过来,他大约七八岁,长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手里还拿着个礼物,把礼物送给七毛,七毛欢天喜地的收下来,他也在桌边坐了下来。

     沈宏光老婆还在问他,“多多,你妈呢?”

     那孩子已经抱着可乐在吸,加冰的可乐,他抽一口,冷得龇一下牙,眼睫毛忽闪忽闪的,说;“我妈在管我妹妹,她才没空陪我来呢,周伯伯送我来的。”

     “你爸呢?”

     “出差去了。”

     这时候,沈宏光陪着那个送多多来的人也到了他们这边,这人大约是司机,话不多,坐下来以后就不声不响的,可他竟然也认识顾承亮,一抬头认出来,两人就点了下头。

     康薇发觉顾承亮的话很少,当然,他平时也不是话痨,只是今天他很少参与家长们的谈话。孩子们在旁边,由麦当来小姐带着在做游戏,沈宏光一直陪着大家在唠嗑,只有顾承亮,好像一直在看着孩子们做游戏。

     康薇有两次发觉他在出神,他好像一直在看着那个叫多多的孩子,那孩子也长得尤其漂亮,他大笑尖叫的时候,顾承亮的脸上甚至会出现动容的痕迹,就像平静的水面,一颗石子落下去,他的脸在那时候会有波动。

     她问沈宏光的老婆,“那孩子也是你儿子的同学吗?”

     沈宏光老婆说:“不是的,他是老沈同学的儿子。”

     晚上回到家,洗过澡以后,她在卧室里上网。现在他们和顾承亮的父母住在一起,自己盖的私房,房间大,又多,关起门来基本就是他们的小天地。这卧室带一个小书房,但顾承亮在旁边还有一间更大的工作室,那里摆着他的几台电脑,从台式,到笔记本,好像每一部电脑都有它特定的用处。那房间里还有一个衣柜,她曾经打开看过,放的都是他以前的一些衣物。有个旅行包已经很久了,而那些衣服也基本都已经过时了,他不会再穿,但不知为什么,他都没有扔掉,而是整整齐齐的留着。

     在网上看了一会儿电视,她去顾承亮的工作间找他。他在那部台式机前坐着,看见她来,就抬起头。

     她说:“睡觉吧,这么晚了。”

     他随即就关了电脑,跟她回了卧室。

     他们按部就班地有了一次夫妻生活,结束之后,她望着天花板发呆。顾承亮一转脸看见了,问她在想什么。她说:“沈宏光的孩子都这么大了,你的孩子还没影,你着急不?”

     他就愣了一下,“有什么好着急的,他结婚早,我结婚晚,这不是很正常么?”

     她说:“你妈着急啊,恨不得马上抱孙子。”

     他不以为然,“我们这不是在努力么?”

     她笑起来,趴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咚、咚、咚……”他的心跳永远这么规则,这个男人真的很好,好得克己,不知什么时候,她才能让自己听见他心跳紊乱了的声音。

     她说:“我在淘宝买了一套情趣内衣,过两天就到了,到时候我穿给你看。”

     顾承亮先是愕然,然后便笑了,“随便你,只要你高兴。”

     “是只要你高兴!”

     他便大笑起来,“我会笑纳的。”

     康薇曾告诉过好友,即使是这样理性的婚姻,可只要努力,他们的夫妻生活照样是有很多欢乐的。就像现在,她把顾承亮逗得哈哈大笑。本来,这样过下去,他们也是可以白头到老的。

     那是他们婚后的第几天,康薇总在算。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加上五个月,再加上十七天。那是多少天。她总在算。

     如果再多加一点,从他们在飞机上认识那天开始算起来,就又可以多加两个月。

     那是多少天,她总在算。

     老天给了她一段磨难,可同时,老天又给了她一个骑士。她在一万米的高空上认识他,对她来说,他就是那个踩着七色云彩来娶她的盖世英雄。可是,她也是猜中了前头,却猜不着这结局。

     “你爸六十大寿,我和你一起回家吧。”她总在想他说这话时那种温柔的神情。

     然后她总在后悔,那天他那么忙,她应该劝住他,他们不应该连夜往她家里赶。然后他们就不会遇见后面的事情。

     他们不会看见那个躺在高速路上的人,他也就不会想去把那个人救起来。

     那晚的星星也很多,就像他们在尼泊尔看见的那样。那些星星仿佛就在头顶,她伸手就可以触到,最后却都变成了高速路上刺眼的大灯。

     她始终让自己不能太爱他,可他飞起来的时候,她也知道,她的一辈子就在这里打了休止符。

     “你爸六十大寿,我和你一起回家吧。”做梦的时候,她也在想他说这话时那种温柔的神情。

     醒过来她就答应他,好的,我们一起回家吧。

     作者有话要说:男二就是拿来虐的,亮哥,对不起。我会给他个孩子。

     谢谢,眼泪太多了。刚刚为亮哥流了几滴,继续流。

     cutefafa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4-03-05 21:08:35

     知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4-03-05 17:5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