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虞柏谦回了江城,一星期以后他又回到烟城。他又一次拜访了辛蕙家,依然是满手的礼物,只不过这次除了烟酒以外,他带的主要是保健品。辛蕙妈妈对他是越看越喜欢,特意去水产市场买回最新鲜的海鲜招待他,第二天,他就带着辛蕙离开了烟城。

     辛蕙没告诉父母自己又是去G市,他们以为她是回江城了。

     烟城到G市没有直达的飞机,他们取道上海,从虹桥机场出来的时候,周申已开着车在等着他们。两个小时以后,他们到达了G市。

     上一次辛蕙到G市的时候是白天,走的时候也是白天。这一次却是晚上,当车子从高速上下来,拐进G市的时候,辛蕙看着这个城市。白天和夜晚的感觉完全是不一样的,像每一个喧闹过后归于平静的城市一样,夜晚的G市看起来陌生又熟悉,它是全国那么多城市中的一个,灯火一样的辉煌,霓虹也是五彩的,可于她,它又是那么地特殊。

     顾承亮又一次离她很近,近到与她在同一片夜空下呼吸,可他已不是她的什么人了。

     她身边坐着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握着她的一只手。从进入G市开始,虞柏谦就握住了她的手。

     车子转过大半个城市,开进一个小区,转了一个弯,在一幢楼前停了下来。

     “到了。”虞柏谦放开她的手,推门下车,等她站到车下的时候,周申已打开了后备箱,拎出了她和虞柏谦的行李。两个不大的旅行包。她这段时间从G市,到云南,又到烟城,几乎一直在旅行,到后来行李就越来越简单,就几件换洗衣服,别的几乎都不带。虞柏谦大约也是习惯出门的人,行李也是简便的一个旅行包。

     周申驾着车离去,她跟着虞柏谦过上楼。

     他伸手在门禁控制器上按了一串数字,一边按,一边告诉她密码,问她,“记住了没?”她说:“记不住。”虞柏谦抬手戳了她一下,辛蕙的脑袋被戳得一歪,转过脸瞪他,他牵起她的手就进了楼内。

     也就是七、八层高的一幢楼,却也装有电梯,进门才看见,是跃式的双层住宅,每一户都占了两层,整栋楼大约也没住几户人家。屋子装饰的依然很居家,风格与他江城的住宅很相似,仔细去瞧,才能从一块地毯,一块沙发垫布上看见一些不经意的奢华。

     已经很晚了,虞柏谦问她带了睡衣没有,她说有。他就直接把她带到楼上,指给她看卫生间,又拿来全新的毛巾,让她洗澡。对她说:“我在楼下洗。”

     辛蕙洗完澡来到楼下,虞柏谦比她动作快,早洗完了,这会儿已热了一杯牛奶,叫她喝,他自己却喝着一杯咖啡。刚喝了一口,他就接到了一个电话,辛蕙窝在沙发里,看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听他走到书房里说着公事,直到这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是和虞柏谦住在一起了。

     第二天一早,虞柏谦起床的时候她跟着起来了。昨晚为了她睡那里的事情,两个人斗争了半天,他最后答应让她单独睡,可是没过一会儿,他就摸到了她的房里,说是陪她说说话,可最后就在她的床上睡着了。

     辛蕙早就知道是这个结果,可还能怎么样呢,住都住到一起了,还能赶他走?不管这个男人是为什么喜欢她,她是自愿跟他过来的。

     虞柏谦让她多睡一会儿,她说醒都醒了,要不你就别吵醒我。他笑了,用刚刷过牙的凉凉的嘴唇吻她,然后就拿着公事包匆匆出了门。

     辛蕙站在窗前,看着楼下车库里驶出一辆黑色的轿车。

     虞柏谦刚走,周申就来了,给她送来了早餐,还说带她去认认附近的超市。辛蕙知道这都是虞柏谦安排的,她跟着周申去了一趟超市,超市离得还有点远,没有车还真的不方便,她采购了一大堆吃的用的,看着冰箱堆满,几天不出门大概都没问题了。

     中午的时候她接到虞柏谦的电话,说晚上有应酬,问她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去。她说算了,我最怕应酬,不想去。虞柏谦也没有勉强她,说:“那我可能会晚点回来。”

     她说:“我知道了,你只管忙你的事情,不用管我。”

     他说:“那怎么行呢?我随时要管你,你下午干什么?”

     她想了想,也觉得没事可干,就说:“我给沈宏光打个电话,看他什么时候有空,他要是有空就约他见一面,没空我就睡觉。”

     他在那边停了几秒,说好。

     和沈宏光她总归是要联系的,她不可能因为和顾承亮分手,就把过去的一切都切割,况且就算她想切割,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QQ随便点一下,就能把两个人联系起来。沈宏光和她的联系一直都很频繁。她和顾承亮的事她也从来没有瞒过他,沈宏光可以说是看着他们两个分手的。他也知道原因。

     她甚至都不用给他打电话,她只需告诉他一声,“我在G市。”沈宏光自动就会来找她。

     她把这个信息发出去不到两分钟,沈宏光的电话就来了。“你什么时候到的?晚上我请你吃饭,我会带我儿子和老婆一起来见你。”

     她提前出发,先去找了一家儿童商店给沈宏光的儿子买了套童装,然后才去约好的地点。出租车兜了一大圈,总算把她送到那家饭店,她进去的时候沈宏光一家三口已在等着她了。

     沈宏光的儿子才一岁多,粉嘟嘟的一个小胖子,一笑露出两颗小小的米粒牙,可爱的不行,把辛蕙稀罕得不得了。他夫人个子娇小,辛蕙以前看过他们的结婚照,见了他夫人一点都不觉得陌生。他夫人对她也很熟,两个人虽然从没见过面,但经常听沈宏光互相提起,一介绍完毕,都有一种自来熟的感觉。

     她把沈宏光上大学时候的一些糗事说给他老婆听,沈宏光老婆听得哈哈大笑,他儿子先也是笑,后来就开始闹,大约是困了,要睡觉。一餐饭吃得热热闹闹,在回忆和小儿的哭闹声中结束了。自始至终,沈宏光和他老婆都没提起过顾承亮。

     他们也没问她为什么会来G市。

     吃饭的地方离沈宏光家不远,饭后沈宏光先把快睡着的儿子和老婆送回了家,然后再送辛蕙。路上才对她说起顾承亮。

     “承亮从江城回来以后,一直住在厂里不肯回家,他妈妈给我打过几次打电话,要我劝他,我只能对她说我劝过了。”

     她不做声,沈宏光半天才叹一口气,“谁能想到你们会搞成这样。”然后才问:“你是不是和谦哥在一起了?”

     看她不说是,也不说不是,沈宏光说:“辛蕙,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我只能说,你选了条最不好走的路。你知不知道,那时候谦哥的妹妹闹得很厉害,你和谦哥的事,她都捅到承亮父母哪里去了,我一听说,就知道你们俩很难在一起了。”

     他又叹一口气,“现在我听说她经常去找承亮,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想过没有,如果她和承亮在一起了,你该怎么办?”

     沈宏光把她送到小区门口就离开了,她回到楼下,按门禁的时候还真的把密码给搞忘了,白天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回来是周申帮她开的门,这会儿她把几个数字颠来倒去试了几次,都不对。再看看阳台,黑黢黢的,虞柏谦肯定还没回来。

     她只好给他打电话,手机响了几声虞柏谦就接了,听得那边闹哄哄的声音,然后安静了,他把密码告诉了她,让她别再忘了,然后说:“我还要过一下才能回来,你先睡,别等我了。”

     她心里也有点乱哄哄的,洗了个澡,以为他很晚才能回来,就躺在了床上,刚躺了没一会儿,却就听见了开门关门的声音。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楼梯口去迎他,刚到那里,就看见虞柏谦正站在楼梯下面望着她,似乎他正等着她出现在那个地方。

     她站在楼梯上与他对视着,四目相望,两人半天谁都没说话。

     她想起他说的,要不要和他打个赌,赌她最后会爱上他。她看着虞柏谦的眼睛,突然就觉得自己不是站在楼梯上,而是站在了悬崖边上。

     被人追赶原来是这种滋味,当兔子对狐狸第一百次说“我喜欢你”的时候,狐狸是不是就是这样逐步沦陷的。

     而她已不敢向前,只想退一步,再退一步,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退得回去。

     她在他的那种目光中,听见他柔声说:“下来。”却分明用的是命令的语气,是要她投奔他怀抱的语气。

     她想说不,或者说你想得美,舌头却像被绑住了。

     当他第二次说“下来”,还做出一个接她的姿势的时候,她的脚几乎就要迈下去。

     当他第三次说“下来”的时候,她觉得眼睛发涩。

     而最后还是虞柏谦屈服了,他一步步上来,她站在那里,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

     当他抱住她,又吻住她,她紧紧地闭住眼睛,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发抖,她想抗拒那种被他抱住以后全身输掉的感觉,可是做不到,她推不开他,而他也依然撬开她的唇舌,肆意的深吻浅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不知道说啥了。~~o(>_<)o ~~明天大概还是半夜,不是半夜,都要天亮了。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6 02:55:49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6 02:41:57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05 23:56:26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5 14:23:15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4 18:45:36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4 17:12:52

     LULU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4 15: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