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夏天的天亮得早,烟城又靠海,所以不到五点,天就有点蒙蒙的白。星光渐渐隐去,那牙月也越来越淡,海就整个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虞柏谦不放她回去,辛蕙没办法,只能陪着他一起等天亮。她渐渐困顿得就受不住,眼睛有一下没一下地就要闭上,虞柏谦却像忽然来了精神,用手轻轻拍她的脸,又吻上来,非要把她弄醒,一直把她弄得睁开眼恼怒了,他却对着她笑,说:“天亮了,我们到海边去走走。”

     也不管她同不同意,拽着她就下了车。

     黎明前的海边,雾气浓重,两个人走在沙滩上,没走几步,就把鞋子都脱了。远远地把鞋子丢在一边,两人光着脚,虞柏谦拉着她只管在沙滩上印一个一个脚印。走出很远,他让她回头看看。辛蕙回头,身后是一串长长的脚印。

     而这个时候,太阳正在出来,整个天空是粉红色的,被浓浓的雾气一遮,粉色里又带了点紫。那种颜色,就像钧窑的瓷器,天青与玫瑰紫、海棠红交融在一起,灿烂到了极致。那串长长的脚印,就在这样的朝晖里。

     她侧身看着,忽然身后传来“咔嚓”一声,回过身,就见虞柏谦对她举着手机,她说:“不要拍!”他还是对着她取景,又咔嚓了几下。

     辛蕙冲过去阻止他,他举起手机,一只手就把冲过来的她抱住了,然后把她揽在怀里,把刚拍的照片给她看。辛蕙不满,“你把我拍得这么丑,赶紧删掉。”

     他说:“丑吗?”

     就定住了其中一张,与她一起看,“我怎么觉得很漂亮。你看,我连你扬起的头发都拍出来了,还有那串脚印,就在你脚下延伸,沙滩的颜色又这么美。”他又看了看,“唔,人是有点丑,但是其他都很美。”

     辛蕙光着脚去踹他,被他躲开了。她要他删掉,虞柏谦不干。两人最后讲条件,留下了那张他们刚刚一起欣赏的,这张也确实是拍得最好的一张,她侧身站着,头发被海风吹得扬起,身后是一片粉紫色的沙滩,长长的脚印像是没有尽头。

     她看着虞柏谦编辑照片,他竟然把这张照片命名为“我的女孩”。辛蕙简直受不了,她说:“你看看我都多大了,我又不是十八,你是不是韩剧看多了?”

     他嫌弃地看她一眼,“谁看那种要死要活的东西,我只看韩国的电影,从来不看韩国的电视剧。”

     “算你有眼光。”她表扬他一句,还是想让他把这个肉麻的称呼改掉。

     他根本不理她,“我认识你的时候,你是很小。我又不是现在认识的你。”他点了点她的脑袋,“你这脑子里装的东西太多了,又喜欢顾前想后,我得想办法挤进去给自己占个位置,不做点肉麻的事情,我拿什么去跟别人比?”

     辛蕙知道他说的这个别人是指的顾承亮,还没说话,脑袋又被他戳了一下,“你看吧,才说完,又想别人去了。”

     辛蕙对他爱戳她脑袋的这个小动作深恶痛绝,说:“说话归说话,你别动手动脚好不好?”

     他两个字回答她,“不好。”

     辛蕙拿他无可奈何,所以男人无耻起来你真是拿他一点招都没有,对虞柏谦,她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太阳一出来,沙滩上已渐渐有人。背后的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也多了起来,他们终于回城。虞柏谦还没找到要住的地方,回城的路上,他自己选了一家有海景房的宾馆,办完入住手续,两人就在宾馆的早餐部吃了个早饭,然后虞柏谦把她送回了家。

     这时候其实也还是很早,刚刚七点多。

     辛蕙偷偷摸摸地回到家,一进门,就被老妈逮了个正着。“一大早,你跑哪去了?”她松一口气,老妈没发现她是半夜不在家了就好。她做一个喘气的表情,“妈,烟城的空气太好了,我一大早就醒了,出去转了一圈。”

     老妈被成功地糊弄住,不过看她是穿着凉鞋回来的,还是说:“我等会儿给你找一双鞋子出来,你那些运动鞋我都给你收起来了,等会儿拿出来晒一晒,明天你穿运动鞋出去,可以跑步,别穿凉鞋了。”

     她一口答应,然后见老爸一直没现身,就问老爸呢。

     “你爸买早餐去了,说不定还在外面找你呢。”

     她心里有点内疚,装作如无其事的样子,去洗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老爸已经回来了。她问:“爸,你没找我吧?”

     结果老爹一颗慈父心,还是找了。“我在院子里转了转,没看见你。”

     她很内疚,嘱咐老爹,“下次你别找了,不一定碰得着,要不给我打个电话也行,我手机一直带着的。”

     陪着父母,她又吃了顿早餐,撑得都快走不动了,才借口醒得太早,回了房间睡觉。

     一觉睡到中午,被老妈挖起来又吃了顿午饭,她接着睡,把老妈心疼得不得了,“看在外面上班累成什么样子了,不如回家来,找个轻松点的工作干干算了。”老爹怕吵了她休息,把老妈拉走了。

     她一直睡到下午三点多,被连续不断的手机铃声给吵醒了,电话是虞柏谦打来的,他睡醒了,又要叫她出去。她说太累,不想动,而且刚回到家里,想多陪一下父母,就挂了他的电话。铃声接着响起来,他软硬兼施,一边说自己呆不了几天就要走,一边说:“我已经到了你家楼下,你不出来,我只能上来敲门。”

     她火了,“有本事你就来!”

     他说:“你等着。”

     最后还是辛蕙败下阵来。

     她在房里连续接电话,父母已隐约听见了,听说同学找她出去玩,也深信不疑。她到了楼下,就看见虞柏谦的车子在小区的路边停着,回头看了看,见老爹没有跟出来,她快快地上了他的车。上去就骂他是跟踪狂,虞柏谦的目的达到了,随她说什么,好脾气地一笑置之,根本不在乎。

     她骂了几句,才问他要去哪里。

     他说:“见个朋友,他请我吃饭。”

     听见他说吃饭,辛蕙就饱了,这一天吃的东西她还来不及消化,于是告诉虞柏谦,自己已经吃了三顿饭了,他笑个不停,“那晚上让我朋友做点清淡的,那肯定撑不着你。”

     路上他才告诉她,他开的这辆路虎揽胜就是这个朋友的。“没想到你在烟城也有朋友,五湖四海,到处都是你的兄弟。”她现在对他说话也是越来越放肆了。

     虞柏谦却隔了一会儿才回答她,“我和他好多年没见了,昨天是我们这么多年第一次见面。”

     辛蕙赞一声,“真是够意思,一见面就把自己的豪车送给你开。”

     他笑了,“当然,兄弟就算不见面,也是兄弟。”过一会儿又补一句,像是有点遗憾,“以前留学的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回国以后,反倒没空见面了。”

     辛蕙想想也是,上学的时候她和沈宏光还不是经常混在一起,毕业以后,也是直到不久前才见了面。

     他朋友家住得有点偏,烟城附近也有山,这一片临海背山的住宅一看就是一个富人区,几乎都是别墅。他们到的时候,他朋友已带着夫人在别墅门口等着他们。虞柏谦先下车,他朋友迎过来,辛蕙从另一侧走下来,他朋友不知道是不是没想到虞柏谦会带个女伴来,一看见她,就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就像突然凝固了一下似的,过了几秒,才恢复了自然。

     然后他拍了下虞柏谦,“还不赶紧介绍一下。”

     虞柏谦笑着把她的名字告诉了他们,他朋友盯着她看了两眼,然后笑着自我介绍。“我是柏谦的老朋友,我姓陈,陈岩泽,这是我老婆苏畅。”

     他夫人就从他身后走了出来。陈夫人长得很漂亮,穿一件宽宽松松的连衣裙,辛蕙第一眼几乎把她认作了一个明星,等她上前和辛蕙打招呼的时候,辛蕙才发觉她怀着身孕,一走路就看出来了。

     虞柏谦大约也是才知道,马上责怪好友,“昨天接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我提前带个礼物过来。”

     陈岩泽大笑,“急什么?还有五个多月才会出生。”

     虞柏谦就笑着看了辛蕙一眼,都说物以类聚,陈岩泽一下就把他这个表情捕捉到了,立刻就说:“嗳,不会是你们也有消息了吧?”

     虞柏谦似笑非笑地不说话,辛蕙的冷汗都快出来了,“没有没有,你想多了,我们又没有结婚,哪来的孩子。”

     他朋友也是个豪爽的人,说:“那有什么关系,有了孩子再结婚也是一样的。”

     辛蕙连连否认,转过脸,背着陈岩泽和他夫人,她狠狠地剜了虞柏谦两眼。

     晚饭就是一个小小的家宴。陈岩泽亲自掌勺招待自己的好朋友,他把怀孕的老婆从厨房里赶了出来,把虞柏谦叫了进去,两个男人一边说话一边干活,两个女人反倒是坐等着吃饭。

     苏畅陪着辛蕙聊天,聊着聊着就若有所思地看着辛蕙。“我总觉得你看起来有点眼熟。”辛蕙愕然,“有吗?我是烟城人,是不是我们以前见过?”

     苏畅摇头,“不是的,总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看过你的照片似的。”

     辛蕙愣了一下,就笑起来,“我也这样觉得,我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你长得很像一个电影明星,就那个谁,演《甄嬛传》的,有没有人说过你和她长得很像。”

     苏畅就大笑,“有,有一次上街我带了个墨镜,有人就把我认错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带墨镜了。”

     两个人都哈哈笑起来。

     等两个男人端着菜走出来,看她们笑得欢,就问她们在笑什么。苏畅就把这事当笑话讲给他们听,“我觉得她有点眼熟,她觉得我像一个明星,是不是有点搞笑?”

     陈岩泽就又盯着辛蕙看了一眼,然后望一眼虞柏谦,对自己的老婆说:“菜都上桌了,你还不赶紧招呼客人上来坐,还有闲工夫说笑话?”

     苏畅就叫辛蕙,“来来来吃饭,吃完咱们再笑。”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辛蕙却觉得和苏畅很投缘,这个女子温婉美丽,举止也落落大方,比起她老公陈岩泽,更让人爽心悦目。

     回去的路上她就把这种感觉说给虞柏谦听,虞柏谦想了一下,“看来你喜欢他夫人,不太喜欢我这个朋友。”

     其实他说得有点道理,但一个陌生人,只见了一次,谈得上什么喜欢不喜欢,辛蕙对他这种歪曲事实的能力佩服之极,说:“你怎么不去做心理分析师呢?那样你肯定会名扬天下。”

     他们回到城里,天早就黑了,虞柏谦想带她去宾馆,美其名曰去坐一坐,辛蕙当然不上当,他最后拗不过她,只好把她送回家里。只是看着时间还不算太晚,车子停在了小区路边,他熄了火,一直扯着辛蕙说话,东一句西一句,就是不想放她走。

     辛蕙被他扯得烦,最后甩手下了车,他跟着就下来了。辛蕙只能站住,“你还要干嘛?”

     他靠着车站着,姿势慵懒,说:“你过来。”

     辛蕙离他三米远,防备着他,“你有话就说,我听得见。”

     他拿出打火机点烟,就听“蹭”地一声,脸就掩在火光里,然后他抬头,眉眼清晰,还是懒懒的腔调,“你过来。”

     辛蕙就磨牙,正想骂过去,忽然就看见一个身影,她愣了一下,只能喊了声“爸”。就见虞柏谦的手一抖,指间的那点红光就坠向了地面,他飞快地一脚踏灭,转过身,整个身体已经站得笔直。

     作者有话要说:这一章谦哥很肉麻。。。

     谢谢下面分同学。无语凝噎。

     yuy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2 00:56:09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深水鱼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18:22:19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18:12:50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18:11:57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1 18:1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