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小区的路边,三个人呈三角形站了片刻,然后辛蕙听见老爹说:“这么晚了,一直站在外面说话累不累?有什么话到家里去说。要不要上去坐一坐?”这最后一句话是对着虞柏谦说的。

     虞柏谦似乎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然后他恭恭敬敬地回答:“谢谢伯父,今天太晚了,我就不上去了,改天我再登门拜访,到时候要打扰你了。”

     辛蕙看见老爹点了点头,然后看了她一眼,说了句早点回家,老爹就转身走了。

     她和虞柏谦站着,两人半天没回过味来,还是辛蕙先清醒,说:“你可以走了。”虞柏谦这才像是回神的样子,眼神有点怪异,“那是你爸?”

     辛蕙立即翻脸,“你不都和他都说了话了吗?还用问?你赶紧走吧。”

     他却还是不走,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辛蕙不耐烦,又催他快走。他却抬起头,“我明天到你家来一趟吧。”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辛蕙也不想和他啰嗦了,直接走过去帮他打开车门,就要推他上车。“谢谢你,你不用来,刚我爸说的那些话都是应酬话。这种时候大家都会这样说,客气一下,没人会当真的,真的,你赶紧走吧,我也要回家了。再见,我不送你了。”

     说完,不等虞柏谦回答,她就转身离开了。虞柏谦在她身后喂了两声,她也只当没听见,直到听见他提高了嗓门,“我明天真的会来,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

     她回过头狠狠地瞪他。这次换虞柏谦不理她了,他拉开车门,对着她一笑,橘色的路灯光下,他身姿卓然,笑得像一朵花似的,对她说:“明天等我的电话。”

     转身就上了车。

     辛蕙回到家,毫不意外地看见老爸老妈正严阵以待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她。她关门的动作顿了下,把门扣上。换了鞋走到客厅中央,老妈已指着边上的单人沙发要她坐下来说话。

     她挠了挠头,抓了下头发,心里恨死了虞柏谦。最后她决定主动交代,“爸,妈,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不是那样,那是那样?”老妈沉不住气,首先发难,“不是那种关系,一个大男人,做什么半夜三更的跑到家门口来和你墨迹?你爸有眼睛,都看见了,你不用瞒着我们,我们又不会反对,你已经二十八了,我和你爸也替你着急。楼上的老林家,他闺女比你还小一岁,外孙都上幼儿园了。本来我们以为你和顾承亮总算要修成正果了,结果你跑回来说你们俩吹了,你知不知道我和你爸的心里有多难受?”

     一看老妈说着说着就要抹眼泪了,辛蕙也难受起来,“妈,你别这样。”

     “他是哪里人?”还是做父亲的明智,看着要跑题,一句话就把问题拉回来了。

     辛蕙也不敢再糊弄父母了,但想到虞柏谦也是G市人,就有点不想说,最后回答父亲,“他在江城上班。”

     其实虞柏谦是江城和G市两头跑。这也是她的不情愿之一,和顾承亮分手以后,她很想找一个和G市扯不上关系的人。

     老爹很细心,立刻从女儿的回答里听出了该有的信息,“他在江城上班?他不是烟城人?”

     “不是。”

     这下连粗心的老妈也听懂了,抢着问:“那他怎么跑到烟城来了?”辛蕙没回答,父母顿时都明白了。“他跟着你来的?”她点点头。老爹老妈对视一眼,老妈就说:“那你还说你们不是那种关系。”

     她试图解释,“妈,我和顾承亮刚分手,和他……现在还说不准呢。”

     “可他都追到烟城来了。”老妈停了一下,“顾承亮都从没来过这里。”

     辛蕙就有点难受,“妈你别这样说,他没有对不起我,他不是故意不来。”顾承亮是真的忙,在江城上班的时候,他那个工作经常要加班,有时候回到家里还要忙公司的事情。一年忙到头,难得有几天的假期,他还要回G市去尽一个儿子的义务。有一次两人说好了,过年的时候他跟她来烟城,他自己说的,“我是土包子,我连海都没见过。”可临到订票的前一天,他给他妈妈打电话说不回家过年,他妈妈的电话就接连不断地打过来,一直打到顾承亮答应回家。

     所以真的不能苛责他,这么多年,她还不是一样,也从来没有去过他家。或许不到谈婚论嫁的那一天,他们真的都没机会上彼此的家门。又或者是缘分天注定,他们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

     辛蕙看着老爸掏出了一根烟,“都到家门口了,就让他来家里坐一坐吧。不管你们俩现在是什么关系,就当是一般的朋友吧,叫他来坐一坐,我和你妈不会乱说话的。”

     她想到虞柏谦说的,“我明天真的会来,”也就默认了老爹的话。但她还是跟父母强调了一下,目前他们俩的关系还没确定,她又特别叮嘱老妈,千万别乱打听虞柏谦的事情。只是见一下,什么都不要问。

     做母亲的当然不甘心,“问一下他多大年龄也不行吗?”她说:“这个不用问,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

     “那还有别的,他做什么工作,家里的情况……”

     她说:“妈,这些你就别问了,我和他不一定能成呢,万一你把人家吓跑了怎么办?”老妈没吭声,可接着又说:“我看不一定吓得跑,他都追到家门口来了。”看她瞪眼,又连忙说,“好,好,好,我什么都不问,就看一看,可以了吧。”

     第二天虞柏谦果然如期登门,来之前他给辛蕙打电话,问她老爸抽不抽烟,辛蕙说你带东西来的话我就给你扔出去。他说,哪有空手上门的,我丢不起那个人。

     来的时候到底还是带了两条烟,两瓶酒,一提茶叶,外加一个包得花团锦簇的水果篮。辛蕙妈妈给他开门,看他高高大大地站在门口,两手拎满东西,口里恭恭敬敬地喊阿姨,眉眼英挺,嘴角俊俏,顿时就满脸笑容。

     辛蕙父母留他吃了顿午饭,席间果然什么都没打听。可就算这样,辛蕙见自己老妈也是一脸藏不住的满意笑容。饭后洗碗的时候,她就忍不住对老妈说:“妈你别一直咧着嘴笑好不好?”

     老妈的笑容更大了,“女儿,我很满意。”

     “你见到顾承亮的时候也是这样说的。” 她打击老妈,免得她乐过了头。

     老妈的笑容果然收了一下,停了停才说:“两个人还是不一样,顾承亮没有他成熟,感觉这个更好一些,以后会让着你些。”

     “妈你想得太简单了。”虞柏谦哪有你想的那么单纯。

     老妈对虞柏谦满意了,就对她产生了不满,“你以后不要动不动就提顾承亮,结束了就结束了,还一天到晚想着他干嘛?总有一天他也要结婚,你也要结婚,都要各过各的。这个人妈妈看着很不错,你别错过了他。”

     她低着头洗碗,不吭气。

     过了一会儿母亲把她从厨房里赶了出来,她走到客厅,看见虞柏谦和父亲正喝着茶,父亲正在给虞柏谦介绍烟城的旅游景点,虞柏谦认真地听着,过了一会儿便说:“那我应该趁有空赶紧去看一看。”眼睛就望向她。

     辛蕙爸爸哪有不明白的,立刻就让辛蕙给他当导游。

     他名正言顺地把辛蕙从家里带了出来,一到了车上,人就变了,“导游,下一站我们去哪里?”

     辛蕙给了他一个大白眼,他凑过来吻了她一下,“我表现得还不错吧?”辛蕙两个字回答他,“庸俗。”

     “嗯?”他表示不明白。

     “烟啊酒啊的,你庸不庸俗?”

     他哈哈大笑起来,“这两样东西人人都喜欢,送这种东西是最最保险的,下次你告诉我你父母喜欢什么,我再送别的。”

     “没有下次了。”她说。

     早就知道老妈被骗了,老妈还不相信,看看这人是多么狡猾。

     不过看在他花了不少钱买礼物的份上,接下来两天她真的充当了他的导游。烟城附近的岛屿,著名的大佛,海洋极地世界,石林公园等等,一一带他玩到。

     然后他总算要走了。走之前,他终于把她骗到了宾馆陪他坐一坐。两人坐在海景房靠窗的沙发上看夜景,虞柏谦非要和她挤在一起,房里的大灯熄了,就屋角一盏瓜棱形的落地灯亮着,灯上有厚厚的琉璃罩子,照得屋里黄蒙蒙的。

     他问她什么时候回江城,辛蕙说还想在父母身边多住一段时间。

     他想了一下,说,我过几天再过来。

     辛蕙说你不用来,我又不是不回江城了。

     他还是说,我过几天来。忽然又说:“过几天我要回一趟G市,要不我来接了你,你和我一起去吧。”

     辛蕙对G市有点本能的抗拒,说算了,我不想去。

     虞柏谦微微皱眉看着她,说:“我想把你带走,把你一个人放在这儿,我不放心。”

     辛蕙觉得好笑,“喂,我是在我父母身边,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他不说话,搂紧了她,过了片刻,他说:“跟我一起去吧,你总得了解我的生活,这样我们才能在一起。”隔了一会儿,他似乎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又说,“我不住家里,我一直是单独住在外面的,你跟我过去,不会碰见让你尴尬的事情。”

     辛蕙没说话,过了好半天才说:“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

     他说:“什么问题?”

     “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她抬起头看他,“你不要骗我,我要听真话,你要是骗我的话,我早晚会知道。”

     虞柏谦与她对视着,过了很长时间才说:“你不相信我?”

     “桂妮妮告诉我,没有那个男人有那种度量,愿意去养一个别人的孩子。我也这样觉得。虽然你又会说,这个孩子可能是你的,但你心里很清楚,这个孩子也有可能是顾承亮的。我只想听一句真话,你真的愿意养一个别人的孩子?”

     他似乎有点生气,“你为什么一口咬定这个孩子就不是我的?”

     辛蕙在心里叹气,“因为这是事实,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结果。现在我只想问你,你是真心愿意要这个孩子吗?”

     他长久地不说话,辛蕙心里已有了答案。果然是这样,这个世界上已没有圣父,耶稣早就被钉在十字架上烧死了,没有那个男人愿意无缘无故地养一个别人的孩子。当她渐渐地开始接纳他,他便不再口口声声的以孩子为借口了。

     桂妮妮说他醉翁之意不在酒,还让她试他一下,根本不需要试,当她流露出愿意接纳他的意思的时候,他的不回答,就是他的答案。

     她站起来走到窗边,窗外是大海,是无边的黑暗,如果坠落,那将是万劫不复。虞柏谦在她身后看着她,她站了很长才回过身,“我跟你去G市。至于这个孩子……”她似乎犹豫了一下,“如果你不想要,那我可以……”

     话还没说完,虞柏谦已几步上前吻住了她,把她抵在窗边亲吻着,吻了很长时间,他才说:“这个问题我们过几天再讨论,我先回江城处理一些事情,你等我回来,然后我带你去G市。”

     他又吻她,说:“我早就知道,你会跟我走的。”

     作者有话要说:甜蜜够了,下面要稍微虐一虐了。

     谢谢下面同学的炸弹,泪奔。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2-04 03:21:16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04 00:43:27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2-03 14:16:43

     知知了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2-03 12:50:35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2-03 00:1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