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虞柏谦走了,辛蕙觉得他或许是在讲一个笑话。什么叫“或许我们结婚,这孩子就可以留下来了”,他是在向她求婚么?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是年度第一喜剧了。

     她想起上大学的时候,她去上艺术概论课,那个老师讲到喜剧,说喜剧必须具备的素质就是要有可笑性,要能给观众带来快感。老师还说,喜剧的冲突里一般都会有一个好人,而那个好人一般又都是冒着点傻气的。老师说,这样观众才会笑。

     可她想来想去,虞柏谦都不像是会冒傻气的人。

     她还是对桂妮妮说了实话,告诉了她顾承亮那套设备是怎么来的,然后她为什么会和顾承亮分手,一切的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桂妮妮很震惊,连喝了两杯水,说:“你让我消化一下。”然后她跑了一趟卫生间,回来就对她说,“也就是说,你把自己卖了,给顾承亮换了一套便宜设备,然后这事被拆穿了,你们俩就没法在一起了。是不是这样?”

     她点头。桂妮妮无语了,“你不是在编故事吧?”辛蕙白她一眼,桂妮妮倒在床上,仰天长叹,“想不到我身边也有这样精彩的狗血故事。”

     然后她一翻身又竖了起来,“那那个男人呢?他真的说要和你结婚?”

     辛蕙就觉得这真是一个超级大笑话,她也被天上掉下来的一个金馅饼给砸中了。

     桂妮妮却沉思了很久,然后说:“他是不是爱你?”

     辛蕙愣了一下,想了想就摇头,“不可能。他对我感兴趣,想和我玩玩是真的,要说他爱我,那绝对不可能。”虞柏谦是什么人,她又不是今天才认识他,在沈宏光的嘴里,她听过他多少的故事啊。

     “可如果不是爱你,他为什么愿意和你结婚?那是结婚啊,不是过家家,有可能你们要一辈子在一起。”

     她也想不明白了。要说漂亮,她是过得去,要不然虞柏谦也不会想着把她带出去玩几天。可她的这种漂亮,真的只是一般的漂亮,在美女如云的江城,走在街上,随便就能找出一把像她这样的。肯定不是因为她的长相,那是因为什么?

     孩子?孩子不一定是他的啊。

     她也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

     “你说你们很早就认识,是不是很早以前,你们俩就有过什么交集,你自己都不记得了?”桂妮妮提醒着她。

     她努力地回想着。真的很早了,算起来快有八、九年了。

     沈宏光第一次把虞柏谦带过来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惊讶。因为一看,他就和他们不太一样。他看起来不像学生,虽然他也穿牛仔裤,但他是成年人的气质,气场还很强大,而且他确实也比他们大了好几岁。

     他们那一帮人大部分都是沈宏光的老乡,一听说虞柏谦也是G市人,就都凑了过去打招呼,开场白自然都是家乡话。她那时候为了追顾承亮,经常和一帮G市人混在一起,已能基本听懂他们的方言。长三角的语言很难学,唐晓月还说她,“你这个本事要是能拿来学英语就好了,听力肯定杠杠的。”还感叹着,“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呀。”

     一群人都过去和虞柏谦打招呼,她也跟过去凑了个热闹。大家七嘴八舌都是说的G市话,虞柏谦也用G市话在回应,她脑子一短路,也跟着学了句G市话。说了什么她现在已经想不太起来了,好像是自我介绍,又好像是欢迎光临,她就记得自己一说完,虞柏谦就有点发怔,然后一圈人就笑翻了。

     沈宏光对着她喊:“你别糟蹋我们G市话!” 反正见到虞柏谦的第一天,她是闹出了个笑话。

     后来经常就能见到他,她也明白沈宏光是把他当提款机在用的。她还劝过沈宏光,说:“这次我埋单吧,你不要总是宰谦哥。”沈宏光一点都不听劝,说:“你不用管,让他买吧,他不在乎那点小钱。”

     她还是过意不去,因为那些唱歌吃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沈宏光真的是很卖力地在帮她追着顾承亮。

     有一次她实在过意不去,中途就提前去把帐结了。以前他们唱歌都是去学校旁边那些专做学生生意的KTV,一晚上消费最多也就是两三百,打破头也不会超过五百。可自从虞柏谦来了以后,他不愿意去这种地方,大家都知道是他掏钱,自然是他说那儿就是那儿。

     结果她一埋单,刷卡一下刷走了一千多,一个多月生活费就没了。拿着账单,她心疼了半天,转过身刚要走,结果就看见虞柏谦也往结账的地方来了,一眼看见她捏着账单,有点惊讶,“你把帐结了?”

     她赶紧把账单折一折收了起来,嘻嘻一笑,说:“难得一次,每次都让你破费,真是不好意思。”

     虞柏谦说:“你把账单给我看一看,我把钱给你。”

     她捂紧了账单不给他看,说:“那怎么行呢,单都买了,哪能这样呢?”

     他说:“不要和我抢,你们还是学生,没经济来源。”

     于是她告诉他,暑期她有打工,自己攒了三千多块,所以才抢着埋一次单。然后她也老实承认,这地方确实有点贵,她再不敢随便和他抢单了,虞柏谦就笑起来。

     她看他不像是要回包厢的样子,就问他要去那儿,他指了指走廊顶端的露台,说:“我去哪儿抽一支烟。”她知道包厢里空气不好,他大约也是嫌闹,出来躲一躲。

     然后他们就各走各的,他去露台,她去了洗手间。她进去了一下很快就出来了,没想到走了几步,又在走廊里遇见了虞柏谦,她很惊讶,说:“你这么快就抽完烟了?”

     他一笑,说:“不是的,我忘记带打火机了。”

     她立刻自告奋勇,“我去给你拿。”给天天埋单的金主跑腿,她义不容辞。

     回到包厢她就去那些茶几上找打火机,结果却一眼看见了KTV替客人准备的自制火柴,小小的火柴盒,不是扁的,而是半截手指大小的长方形。

     她拿起就走,出了门她才摇了摇,听见梭梭的声音,感觉火柴不是很多,打开看了一眼,只有三、四根的样子,她微微犹豫了一下,但一想,点一根香烟还是够了。

     虞柏谦这时已回到了露台,她快步穿过走廊,推开玻璃门,把火柴递给了他。

     他笑了笑,说了声谢谢,就侧过身体去点烟。

     没想到夜里的风大,火柴一点着就给吹熄了,点第二根的时候,他侧着身子,双手拢着,却还是没把香烟给点着。

     辛蕙现在回想,都还记得那种大风,入冬变天的时候刮起来的,呼呼的一阵阵来。她当时在包厢里嫌热,把外套脱了,身上就只穿了一件套头的薄毛衣,就感觉那风呼呼地往身体里灌,就像能把人吹透似的。

     当虞柏谦拿出第三根火柴的时候,她很自然地走过去帮他挡风。其实她心里有点急,因为她知道火柴就剩一两根了,再跑一趟倒也没什么,但这样不就显得她办事不给力嘛。

     这一次他终于很顺利地点着了香烟,但姿势却有点尴尬。他低着头,为了不让风把火吹熄,只能离她很近,他几乎就是在她胸口前方点着的香烟。当那根火柴燃起来,他低着头吸的时候,那一团红红的光亮就在她胸口。她当时屏住了呼吸,脸几乎是立刻就红了。

     虞柏谦点着了香烟,就转过脸去吸了一口,好像根本没意识到这个姿势很尴尬似的。但辛蕙发誓,那一刻他肯定是和她一样的尴尬,因为她马上就说:“那我进去了。”而虞柏谦只点了点头,甚至都没转过脸来看她一眼。

     她回到走廊的时候,还后悔得几乎想吐血,怎么那么没脑子,应该建议他到玻璃门里面来点香烟的,而不是自己挺身上前,去当一扇活动的肉屏风。

     但这种小插曲很快就被她忘记了。

     她再回想,好像还有一次,是她喝多了。好像是南哥过生日,那次大家玩得有点HIGH,啤酒瓶放在茶几上,转到谁谁就必须喝酒。喝多的不服气,就继续转,喝到后来,一帮男生几乎都被放翻了,当时就在KTV里包了夜,但女生还是要回去。

     那一次是虞柏谦送她回去的。他因为要开车,从来不喝酒,她从KTV里出来的时候,前面几个女生已经先走了,她因为去洗手间出来的慢了一点。到了外面,风一吹,人就晕厉害。当时虞柏谦把车开到她面前,说:“我送你回去。”她就上了车。

     但她醒来的时候却还在他的车里。车子停在江边,他正和一个钓鱼的老人在说话,她身上盖着他的衣服,她竟然在他的车里睡了一觉。

     她打开车门,他就走了过来,她觉得很不好意思,虞柏谦却说,宿舍楼关门了,他没法把她送回去。

     然后他带她去吃了个早餐,就把她送回了学校。路上她还开玩笑,“我喝醉了没骚扰你吧?”

     他停了下才回答,“除了把我当成别人,别的都挺好。”

     她大惊,“我把你当成谁了?”

     他却又说:“你很乖,一直都在睡觉。”

     辛蕙现在回忆,除了这些,其他的,他们的交集真是少得可怜,至少在她的记忆里是这样的。都是一大帮人在一起玩,她的注意力始终在顾承亮身上,见了虞柏谦,一直是客客气气地喊谦哥,他每次也是笑一笑,大约也是无可奈何地被沈宏光拽着,才不得不和他们混在一起。

     然后就是那三天。再然后就是她给他发短信,告诉他她和顾承亮在一起了。最后宿舍楼前见了一面,他们一别就是七年。

     要是这样,就说虞柏谦爱她,辛蕙死都不相信。

     她最后还是决定去一次医院。

     这次她没去那些公立的大医院,而是去了一家私立的比较有名的妇婴医院。这里挂个号就要一百八,但是医生的态度好,几乎是有问必答。

     诊室里只有她和医生两个人,而且还是个男医生。她看见是男医生,反倒安心了些。丢人就丢人吧,她闭了眼就说:“医生,我想请你帮个忙,确定一下这个孩子是谁的?”

     男医生就一愣,看着她,怔了几秒,但很快他就让自己恢复了正常。

     “你想咨询什么?”

     她的脸已经烧到了耳根那里,但还是说:“我想问一下,前后相隔不到一周,通过推算排卵期,能不能推测出这孩子是谁的?”

     医生又是一怔,“只隔了一周?”

     她简直不敢看那个医生,低着头点了点头。

     医生还是很冷静,拿出专业精神,“你把你的月经周期告诉我,再把那两次间隔时间告诉我,我看一下。”

     她低着头把几个日期都写了下来,男医生拿着看了半天,然后摇了摇头,“你这个没办法确定,排卵期前前后后一般共有十天,你这两个时间,虽然后面一个看起来可能性大一些,但是前面一个刚挨着,也有可能,而且这个事情仅靠排卵期来推测也太冒险了,真的不能确定。”

     她犹豫一下,“你刚才说,后面一个看起来可能性大一些……”

     “这只是一种可能性,前面一个也不能排除,现在谁也说不准。”

     她从医院里出来,走在街上,前面是一个年轻的妈妈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在走路,小姑娘蹦蹦跳跳的,东跑西跑,后来小姑娘一下跑出了人行道,那妈妈就两步上去把她牵了回来,然后她就劳劳地牵住了女儿,再也没放开过。

     辛蕙的目光就一直追着这对母女,直到她们拐弯看不见。

     她在路边随便找了一家餐厅,打算对付一顿午餐。这个地段不是繁华路段,餐馆的生意很冷清。她刚坐下,就接到了虞柏谦打来的电话,问她在哪里。她说:“你要干嘛?”虞柏谦说:“找你吃饭。”她说我就在餐厅里,他就问你在哪儿,她把地址告诉了他,不到半小时,他就找了过来。

     辛蕙这时候已点好了三菜一汤,服务员刚把饭菜端上来,虞柏谦一坐下,就问她怎么到了这里。她说办点事,刚好路过。这里离医院已隔了两个街角,他大约也没想到她是去医院。就说:“天热,你不要乱跑。”

     她指指外面的天,“今天没出太阳。”

     他还是说:“那也不行,你有昏倒的先例。”

     辛蕙就转过脸看着他,餐桌很大,他不坐她对面,偏要坐她旁边,连说个话都要转个脸。她看他半晌,虞柏谦就说:“怎么了?今天才发觉我帅气逼人?”

     她噗一声笑出来,“你是不是对每个女人都这么好?”

     他随口就答,“那当然,女人就是拿来疼的。”说完他才发觉上了她的当,“哎,你设笼子给我钻啊?”

     辛蕙笑着揭穿他,“你不用遮遮掩掩,我听过很多你的故事。”他低头一想,就明白了, “是沈宏光那小子说的吧?”她笑道,“谁让你十七岁就泡了人家的表姐。”他有点咬牙切齿,“那都是前半辈子的事情了。”

     “噢——”她故意把尾音拖得长长的,“还有好长的后半辈子呢。”

     虞柏谦就扭头看她,“你今天对我有点不一样啊,吃醋了?”

     她笑盈盈地给他添一筷子菜,“我没那么无聊,那些日子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想今后的事情。”

     他忽然凑过来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就喜欢你这样。不贪心,不要死要活,还冷静理智,心也够狠。”

     作者有话要说:又是很肥的一章。

     继续含泪感谢~~o(>_<)o ~~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8 11:35:58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8 10:33:32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8 10:32:15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1-28 10:15:00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浅水炸弹 投掷时间:2013-11-27 04:2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