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他们回到唐晓月的小客栈,唐晓月很惊讶,“怎么又回来了?出了什么事?”辛蕙还没说话,虞柏谦已在说:“你这能订机票吧?订两张明天回江城的机票,你打电话问一下有没有。”

     唐晓月还是不明白,“订票很简单。”她看着辛蕙,“到底怎么了,你得告诉我一声啊。”

     她勉强笑一下,“顾承亮到了江城,正在等我,我得赶紧回去。”

     唐晓月顿时明白了,看着她,叹了口气,转身就去打电话。报两人身份证号码的时候,她特意又问了一声虞柏谦,“你和她一起走?”虞柏谦点点头。不一会儿,唐晓月搁下电话,“订好了,运气还不错,刚好还有两张明天飞江城在昆明转机的机票,晚一点打去可能就订不到了。”

     第二天一大早,唐晓月把他们送到三义机场,在昆明转机时耽误了半天时间,等他们回到江城的时候,已是晚上七点多。

     周申开着车来机场接的他们。见到辛蕙,他似乎一点都不奇怪,笑了下,接过她的行李就放到车上,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回到市区,虞柏谦问她要不要先吃个饭,辛蕙摇头,说先送我回去吧。虞柏谦沉默不语,过了片刻,语气有点生硬地说:“先吃饭,吃完饭再送你回去。”

     她还想反对,他语调有点冰冷,“从昨晚到现在,你几乎什么都没吃,你想让自己饿晕么?”他停了停,似乎把自己的情绪按捺了一下,“不管吃不吃得下,你都要吃一点,一顿饭,也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

     她拗不过他,还是跟着他去吃了一顿晚饭,虞柏谦帮她叫了一碗虾仁面,她勉强吃了大半碗。饭后虞柏谦把她送回了家,她开门进屋,桂妮妮一听见声音就从卧室跑了出来,“你总算回来了!”她大呼小叫着,“你要是还不回来,我都想过去把你抓回来了。”

     她放下行李就问,“顾承亮住在哪里?”

     “就路口那家瑞安宾馆,两站路,走过去也没多远。不过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你还是打个车过去吧,也就是个起步价。”

     她点点头,重新提起行李进了自己的房间,桂妮妮一路跟过来,追问着,“你们俩到底怎么了?”她打开行李,把自己的随身物品拿出来,桂妮妮等不到回答,急得跺脚,“你倒是说话啊。”

     她这才抬头,对桂妮妮说:“妮妮,我和顾承亮要分手了。”

     桂妮妮一下呆住,过了好一会儿才说:“怎么会?你实在逗我吧,前几天你们不是还好好的嘛。”她像是不能相信似的,语气有点急促,似乎觉得自己也在里面起了不好的作用,“蕙儿,虽然我总是说,不看好你们,但我可真心没希望你们分手,你不要被我的那些话影响了,我只是那么随便说说,你不要当真。”

     她扯一个笑容,“妮妮,不是因为你说了那些话,回头我再告诉你原因。”

     她洗了一把脸,让自己稍微冷静了一下,然后就出门去找顾承亮。从公寓楼出来,已是晚上十点,她径直向小区外面走,没注意到不远处有一辆车在她从楼里出来的时候已悄然启动,直到那辆车打着大灯,跟在她身后,她不停地往路边让,可那辆车却还是不往前面开,她这才回头去看。

     然后她就看见了虞柏谦的面孔。

     她有些意外,怔了一下,他已经把车开到了她身边,“要去哪儿,我送你过去。”她站着与他对视,他立刻像是不耐烦了,“有什么好想的,快点上来。”

     确实没什么好想的,他就是把周申打发走了,自己在楼下等着她。他知道她马上要去见顾承亮。她上了车,不到五分钟,他就把她送到了宾馆门口,下车的时候,辛蕙向他道谢,“谦哥谢谢你。”他点一下头,几乎不等她转身就开着车离开了。

     她在宾馆的大堂里给顾承亮打电话,问他住那个房间。顾承亮问她,“你回来了?”她说是,我就在楼下的大堂里,他说:“你真的回来了?”她又说是,他又问一遍,“你真的回来了?”

     她从电梯里出来的时候,顾承亮站在电梯前等她。她跨出电梯,抬头看他,他脸上很干净,没有胡渣,只一双眼睛布满了血丝,像是几天几夜没睡的样子。两人在电梯前对视着,顾承亮的眼神中透着绝望、哀求和一点怒意,她被他的这种眼神刺得眼睛生疼,控制着不让自己情绪失控,她说:“我们进去说话。”

     能说什么呢?两人进到客房。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她给他发过长长的一篇留言,凌晨四点发出的,发出的时候,她握鼠标的手都是湿的。

     她不是没有埋怨,她问顾承亮,七年那么长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早点想到要娶我。以前的任何一天都可以,即使那时候你妈妈也是不喜欢我的,但那时候为了你,我可以忍;但现在不行了。

     他看见她的留言就给她打来电话,在电话里求着她,声音那么可怜地说:“你不要和我分手,结婚以后我们搬出去住,我妈你不喜欢你可以不见她,你和谦哥的事情我也可以忘掉,你不要和我分手好不好?”

     他许着这些诺言,他们俩明知道这些都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哀求着她。她流着泪给他说了很多,一件件说给他听,告诉他为什么不行,其实他都明白,到后来她就挂掉他的电话,他又打,她又挂,他又打,直到她不接。

     该说的、该求的在电话里都已经说完了、求完了,他们彼此是这样的熟悉,顾承亮只看她一眼,就知道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他不愿面对这个结果,站在窗前面对着漆黑的夜晚不愿意看她。辛蕙喊他一声,他不愿意回头,再喊他一声,他还是不回头。

     她嗓音暗哑,只能对着他的背影说:“顾承亮,你会幸福的,等你找到一个比我单纯简单的女孩,你就会承认今天我的选择是对的。”

     “你还爱我吗?”他问。

     “仅有爱是不够的。”

     “当然,还要有钱,还要有父母,还要有责任,还要有许多。”他声音干涩,“早知是这样的结果,不如当初我答应了虞少虹,事情还来得简单点。”

     她说:“是啊,当初你为什么不答应呢?”

     顾承亮喃喃地低语,“是啊,当初我为什么不答应呢?”像是听出了他的悔意,她所做的一切顿时都显得那么的滑稽喝可笑,她觉得浑身发冷,也许是宾馆的空调开得太低,她听见顾承亮说,“我告诉你为什么我没答应。”

     她静候他的答案,也许他又会像上一次那样说,我想过和她结婚,可是想到要失去你,我就觉得做不到。但顾承亮却没有这样说,而是问她,“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狐狸和兔子的故事?”

     她问:“什么样的故事?”

     他还是背对着她,“这个故事讲的是:很久以前,有一只兔子喜欢上了一只狐狸,它每天都去对狐狸说,我喜欢你,我要和你做朋友。狐狸先开始不理它,因为它觉得自己在喜欢另一个动物,可是兔子天天都去对它说,直到有一天它和兔子真的成了朋友。从那一天开始,狐狸觉得兔子永远都不会离开它,因为兔子那么喜欢它,就算它想把它赶走,兔子都会留在它身边。它越来越喜欢兔子,喜欢到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步,直到最后,它心甘情愿为了兔子背一身的债务。可它不知道,这个时候兔子却已经想离开它了。”

     他转过身来,“你想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吗?”

     辛蕙浑身发抖,等他说出答案。

     顾承亮说:“最后兔子走了,去找它的新朋友了,而狐狸还留在那里,因为它不相信兔子会离开它。”

     他说:“辛蕙,我不会再有幸福,因为能让我幸福的兔子已经弃我而去。”

     她从宾馆的房间里出来,顾承亮没有出来送她,他们终于当面锣、对面鼓地彻底分手了。她走在宾馆的过道里,觉得两腿发软,她想她不能后悔,就像她自己说的那样,仅有爱是不够的,哪怕兔子先爱上狐狸,到后来狐狸也越来越爱兔子,可那也是不够的。他们终会被现实打败,到那一天,兔子和狐狸还会这么相爱吗?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她没有看见顾承亮从客房里冲出来,他沿着过道狂奔,看着载着她的电梯的数字灯不停跳跃着。从十几,一直跳到一,他流着眼泪。

     他有七年的时间,可以从容地把自己的兔子领回自己的家里,可他明白得太晚了。

     辛蕙走出宾馆,深夜的大街上依然车来车往。宾馆门口停着一辆的士,她刚想上前,门童却抢先一步对她抱歉地笑着,“对不起,这辆车是刚刚有人预定的,人马上就要下来了。”

     “哦。”她赶紧说了声抱歉,门童马上又客气地说:“你要车的话,稍微等一下,我马上就可以帮你叫一辆。”

     她说不用了,我自己在街上拦一辆吧。她向街边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却觉得自己也许走不到街边就会倒下去,于是她停下脚步,缓缓回过身,她想至少要对门童说一声。

     脚步轻飘飘地,她努力向门童靠近,刚迈了两步,有人就从身后抓住了她。

     失去意识之前,她没看见抓住自己的是谁,但她模模糊糊听见那人喊她的声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像隔着云,隔着雾。

     兔子爱着狐狸,狐狸却爱着另一个动物。她想起这个故事,是从这里开始的。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分手了。。。累死了。

     谢谢下面这些同学的炸弹。千言万语。。千言万语。。~~o(>_<)o ~~明天还会有更新,可能又是半夜也可能也到了早上。

     知知了了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4 23:41:40

     秋雨·纸梦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4 18:26:33

     只宝的陈大发扔了一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3-11-24 13:50:18

     发财的苏小只扔了一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3-11-24 13:25:28

     秋阳扔了一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3-11-23 23:08:28